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三章 青涩的伤痕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4057 2013-08-08 23:30:53

  军训的第六天,只要再熬过这一天,第二天上午毕营仪式结束就可以回家了,大家都异常兴奋,训练也非常配合。其实这几天的训练倒没有几分苦头,只是彼此都不太熟悉,显得难熬了些。

那天中午,大家一人端着一碗泡面坐在床边玩手机。我因突然的腹痛而激动的冲着厕所窜去,算算我已经六天没有解过大手了,因毒素排不出来而冒出很多痘痘,走路时就像两腿之间夹了一根棒槌一样难受……在我的不懈努力憋的满头大汗使出浑身力气之后,那道“闸门”终于打开。

当我一身轻松回到宿舍时发现那碗泡面已经凉了,一层红色浮油飘在表面,让我有种这就是引起我便秘加重的罪魁祸首的恨意。我端起泡面,便朝门外的垃圾桶走去,然而,正待我松手之时,一双小肥手将我拦了下来。

“囷囷~~~,你这碗泡面……可不可以送给人家啦,人家好饿了啦……”不用说,小小呗。

我爽快的递给了她。她激动的连鞠三躬,泡面汤撒了一手。

“快吃吧,不够我这还有呢,都撒出来了哦~”

小小见状从她的血盆大口中伸出小舌头将手上的汤汁舔了个净,不知是因为太饿了一个油滴也舍不得糟蹋还是因为觉得别人的东西她那样表现会更凸显珍惜。

不管属于哪种,总之小小的确是连面带汤喝的一滴不剩,然后骄傲的举着连粘在泡面盒上的汤汁也都舔舐干净的小桶冲我炫耀:

“囷囷,快看,人家都吃干净了,是不是很乖?”……

此时的王亚已经睡着了,她每天中午都有小睡一会儿的习惯,令我佩服的是,她只睡二十分钟,可以做到不多不少不用外物叫醒。这对一个能从晚上七点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两点的人来说,

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呢。不过那几天的我从不午睡,我不相信有谁会像老妈那样不厌其烦的一次次叫我、拉我、踹我,直到我醒过来……

所以我又照常爬到了小小的床上,小小不是个可以谈心的朋友,因为她的世界只有她的爸爸,张口闭口都是“我爸爸说了……我爸爸对我可好了……我爸爸可辛苦了……”那些不了解小小的同学都曾怀疑小小是不是没有妈妈,其实不是,我老妈和小小爸认识,所以我清楚,在小小家,是女强人配家庭妇男。

我和小小坐一起也不过是毫无兴趣的听她讲述小小爸怎么含辛茹苦十六年将她拉扯大,究竟听进去多少,我也不知道,只是简单的觉得,有个人在旁边,似乎就比没有强,就算心里孤单,别人从表面也不会发觉,不是吗?当看到别人也一样或两个或多个凑在一起时,我也曾想过她们会不会和我一样?这个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的吧。

“囷囷啊,你是不知道人家爸爸包的鸡肉馅包子有多好吃,鸡肉馅你吃过嘛?不说话就代表

没吃过是吧?嘻嘻……一猜就没有啦,因为人家的爸爸才是最会做饭的啦!……囷囷……怎么了?”

看到我将食指举到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小才停止了唾沫腥子横飞的“演讲”。只听一薇背对着我们拿着手机抽泣:

“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考上一中之后互相照顾一起考好大学的吗?我们不是说好了谁都不能拆散我们的吗?我们不是说好了大学毕业就结婚的吗?我们不是……为什么,为什么突然不要我了……呜呜呜……你混蛋……”一薇狠狠的按下了挂机键,就像捏在手里的不是手机而是她口中那个混蛋一样。随即就是一阵刺耳的嚎啕大哭:

“他不要我了……哇………………!”这种哭喊让我们嗔目结舌,是的,一薇平时温婉大方的形象彻底颠覆,女人果真是脆弱的可怕。

可是最令我惊讶的,却是那些冷漠的同学们,像看戏一样伸过脑袋巴望了一下,相互耳语了几声,便又各聊各的了,除了雷打不动还没从梦里醒来的王亚和不明所以的小小,其他人没有一个表示出关心的。

想到一薇这几天对谁都是笑脸相迎,包下了打扫寝室的任务,为很多不会叠“豆腐块”的同学叠被子……可在她伤心时,却只得到了漠不关心,看来一中的确人情味缺失。

那时的我对于失恋还没有亲身经历,搜肠刮肚也没有合适的词语去安慰,我只想到了电视剧里常出现的那句:“你还会找到更好的”,说真的,我不想模仿着说这些俗气到几乎就是废话的安慰,但是说点什么总是比不说强的,我从小小床上翻出一块湿巾,确认是没有被她“毒害”过的后,默默的递给了一薇:“别难过,你还会找到更好的。”我用小到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说。

我想,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我彻彻底底的觉得,没有人会真正的同情弱者,受再多的苦,也要将眼泪滴进心里,融进血液,化为重生的力量,等候那些曾看不起你的人的膜拜。

当天下午,一薇称身体不适请假休息,教官组织我们每人准备一个节目利用一下午进行筛选,然后参加晚上的联欢晚会。我们围成一个圈,表演的站在中间,大部分都选择唱歌,实在唱不出来的学几声狗叫。有些人的歌声的确还不如狗叫声来的曼妙。我和王亚,小小坐在一起低声聊天。

“一薇被杨林甩了?”王亚小声问我。

“哦……原来混蛋叫杨林啊,话说你不是外地的吗?来这才几天怎么知道的呢?”我有些疑惑

“哈哈哈,我太他妈了解他了,啊哈哈哈……”王亚的反应让我更加不解,一直男低音的她发出如此刺耳的笑声,招来了大家纷纷投来的白眼。

“好了囷囷,你不要问了,告诉你也是假的。”王亚随即补充道,嘴角裹挟的那一抹笑隐藏了诸多复杂的情绪,让我难以捉摸。

小小“蹭”的一声起身,才让我在沉思中回过神来,有时候我自己都分不清我是在愣神还是在沉思,因为每一次缓过神来都不记得自己想出过什么结论来,尽管真的用脑子想了。原来轮到小小唱歌了啊,小小自信地踱着外八字走进大圈圈的中央:

“那个那个……人家就是有名的杜奀啦,没错,那个那个……杜奀就是我啦,我知道你们都认识我,嘻嘻,大家有时候叫我小小,人家也喜欢小小这个名字,大概是人家性格比较小女生那种啦,人家其实不会唱歌的啦,可是呢……既然大家这么热情,人家就……嘻嘻……人家就学两声狗狗叫好啦。喵呜!”……那一声怪叫不亚于母猫发春。随即传来阵阵夹杂有谩骂的起哄声。杜小小!咱能少丢人吗!

小小回来就轮到我了,虽然我唱歌比狗叫还难听,但我还是选择了勇敢的唱,也确实唱了一首勇敢的歌,静茹的《勇气》,我想唱给一薇听,虽然她当时不在。我也唱给不久后的自己听,因为害怕失去,我没有勇气选择拥有。

晚会时,夹在玩的正嗨的同学之间,我有些透不过气。我不开心,我想念那个虽然吵闹不懂事但是却义气却将我当领袖当公主一样的初中班级。

我悄悄掏出手机,感觉有很多话想说,却打了不知多少遍后将一条“我想你”发了出去,屏幕上显示“刘头已送达”,我安心的笑了。这时教官从后面轻轻拍我示意我出去。在心里暗自倒霉,唯一一次偷偷玩手机还被抓到了,要是他报告给成哥,我这新买的手机可就要在成哥的办公桌里静置三年了。怎么办呢?呵呵,老实承认坚决不改不正是我一贯的作风吗。

他带我来到会堂的最后一排空座示意我坐下。还没等他说话我便抢先开口:

“教官,我是第一次在公众场合掏出手机,我想报告给我的爸爸妈妈明天帮我准备好吃的,您看都我们都这么多天没吃好的了,这样也是人之常情是吧?……”

教官一脸困惑的看着我,半天才明白过来:

“哦~~~~~你小子刚才玩手机了呀!”

“我是姑娘!”

“我当然知道你是姑娘,我今天找你呢,是想问问你,你明天走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舍不得我而流泪?”教官在捂着嘴偷笑了半天后突然有些局促不安的说道。我似懂非懂。

“我在当兵之前有过一个女朋友,你很像她,特别像。都是乌黑的头发,在人群中给人一种孤傲的感觉,可是唯独不同的是,你比她更喜欢低着头”他目视着前方灯光交错的舞台,眼睛里晃动着光芒。

“拜托以后要说她像我,而不是我像她,不过也没有以后了。”我说的干脆利索,低着头没去看他的眼睛。其实我想说,虽然我没有恋爱过,但没少被追过,但这样的台词,未免太耳熟了点。

“我以前听说过别的教官带的班级在临走时都会有小女生因为舍不得而掉眼泪,如果能看到你因为舍不得我而落泪该有多好。能告诉我你的QQ吗?”他的声音多了分颤抖。

“能啊”我几乎是在他那个“吗”字出口的瞬间回答了他,看过那么多小说的我懂得一个表白的人在等待未知的答案时内心的焦虑,何必折磨别人呢。

他大概没想到那么顺利吧,讶异的有些激动,赶忙掏出准备好的笔,翘起二郎腿掀起了裤腿角。

“你这是干嘛?”

“被我们连长看见我就惨了,我写在腿上,晚上回去找个隐秘的地方誊下来然后就赶紧洗掉。”我忍不住想笑,熊样儿吧你。

我悄悄的挝着手指数着数编够了八位数字。

“你再念一遍我看看对不对”这……

“啊……你念一遍吧,我听一下。”他很听话的小声念了一遍给我。

“没错,我回去了。”

“太好了,我后天用我们连长手机加你的号码”

“咦?你们连长手机你也能用啊?”我忍不住又回头多问了一句。

“给他送一只烧鸡就可以拿来玩半个小时啊”呵呵,那真对不住了,让你白白浪费一只烧鸡,我心想。扭头回去了。

第二天,我们都早早起床收拾好了内务和行李期待随时出发。小小将穿了七天的臭袜子像定时炸弹一样埋在了她那床被子里,也不知道下一波过来军训的孩子中哪个会是拥有这床被子的“幸运儿”。

打开手机准备给老爸老妈打个电话通知他们准备火锅,一开机就收到了昨晚刘头回复的短信:“怎么换号了?我也想你。”

“您怎么知道是我”

“我能感觉到。丫头,我买新车了,有空回来一趟,带你兜兜风去”我没有再回,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见我通知家里准备吃的,小小也按捺不住了:“囷囷,好囷囷,手机借人家用用好不好了啦。”都这声调了我岂有不借之理。

“喂,爸爸吗?哇!爸爸,人家好想你了啦!!!哇塞……又听到你的声音了呢……”

我一把抓过手机:“大姐!电话费很贵知不知道。”然后又举到她耳边。她用她结实的大手将我的小手紧紧扣在了掌心中,让我想抽都抽不出来。

“爸爸……人家想吃西红柿鸡蛋馅的饺子好不好……什么?不会包?那你现在动手研究好不好?人家好饿呢这些天,你一定要给人家做出来,三盘子就够了哦~”她松开手时,我的手已经麻了……

离开前,我们排着队从教官面前走过,我们班真的没有一个女生哭,反倒像春运回家过年一样喜气洋洋。就差集体高唱:“有事儿没事儿,回家过年~!”了。也许是因为QQ号码骗了教官,有些良心不安,我觉得我不挤出点眼泪非常不合适,奇怪的是我这样想后立刻就有了成效。我果真流泪了,教官看见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当然,我不是因为舍不得离开而掉眼泪。王亚问我究竟因为什么。我说:“只是为了掉眼泪而掉眼泪,信吗”她摇头。

“那么,就是为现在的自己的而掉眼泪吧……”她点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