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十五章 我们的距离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2644 2013-08-08 23:30:53

  如果有一天我当了老师,我一定不会当着其他同学的面指责学习不好的孩子,哪怕他真的使用了自己的小伎俩,因为我清楚一个学习不好的孩子有多怕面对被点起来之后说不出答案的尴尬,有多讨厌“享受”其他同学异样的眼光,有多渴望有个人能鼓励且真心地帮助自己。

当然,不会有那么一天,因为我并没有做老师的打算。

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吧,在一中的校园里,优异的成绩就是话语权就是通行证,如果不服输,如果想向别人证明些什么,不管愿不愿意,这都是我不得不做好的事情。

在厕所里解决生理问题时,我想到了这些,一种强烈的学习欲望瞬间点燃。于是我连在厕所的时间都不放过,开始在脑子里回忆起了自己前些天用心背过的政治知识点,等我把能想到的全部在脑海中温习过一遍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蹲在那十多分钟了,屁股都凉了……

回班的路上我设想了半天我该以怎样的姿态重新走进教室,是一副壮士一去兮又复还的大义凛然状呢?还是一副低眉弯腰乖乖巧巧的小丫头片子状?在我还没有做出决定的时候,竟然已经无意识地推开教室的大门若无其事的坐到了座位上,算了,看来这个问题不用纠结了。教室里静默了几秒钟,我知道,那是老师和同学们都把目光投向了我。

剩下的课我听得非常认真,我发现我竟然也能像张焱那样眼睛盯着老师手在下面疯狂的记着笔记,其实我也发现,老师唾沫横飞地讲课时的目光,与我目不转睛盯着她想要榨干她所有的知识细胞的目光相撞时,眼里会闪过一丝欣喜。大概每一个负责任的老师都是这样吧,不管她嘴上说什么,心里都是为自己学生的进步而欣喜的。

下课后我低头看到我的笔记,由于眼睛没有和手同步,很多字迹都摞在了一起,不过没关系,利用课下时间抓紧整理出来就好了,不管好看不好看,只要我自己看得懂就好了,黄哥的笔记不就是这样的吗?

“当!”一个纸团正中我的脑门儿。捡起来后环顾了一圈,大家都像没事儿人一样,该学习的学习,该睡觉的睡觉。

“中午米线。”一看内容我就知道是谁了,这家米线店,不仅价格便宜味道还特别好,吃过那家米线之后别的米线店我就再也没进过。那是我和王亚一起补课的时候耐不住饥饿偷偷跑出来觅食的时候发现的,这家店的米线似乎可以让人上瘾,每隔十天八天我们就要光临一次。

而且这件事根本不用争取意见,不用说:“中午去吃米线可以吗?”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俩都很想吃,谁先绷不住了提出来了另外一个一定是巴不得跟着去的。

想到早晨和小小的争吵,我最终没有主动去告诉小小我中午不能和她去食堂了,尽管我知道她跟我发了脾气很可能中午怄气,自己直奔食堂不会等我,可是又觉得直接把小小甩下可能不妥,于是就麻烦了黄哥放学后转告她。

反正……黄哥中午已经不需要忙着东奔西跑了,他现在只会忙着和卢淼利用大家都去吃午饭的时间讨论一些偏难怪题,等大家都回来的时候,他们才各自从书桌里掏出点食物吃掉。

我和王亚都喜欢各自要一大碗米线,据我们观察,由于这家的大碗给的很实惠,只有一些瞟肥体壮的大汉才会点一份大碗的。而我们的要求也都是一样的:鱼丸,加一份金针菇,微辣。

大概是我俩常去,也大概是我俩的饭量真的惊人,店主对我们很熟悉,只要看到我们进去,不用再强调就已经开始着手准备了。

当我们挺着圆滚滚的肚子心满意足地出来时,发现回学校的公交车已经赶不上了,只好去路边打车。还没走到,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折了回去,我返回到米线店旁边的那家蛋糕店,买下了一块蛋糕。

回到班里的时候还没有上课。

“小小中午去吃饭了吗?”我问正准备做题的黄哥。

“我把你的话告诉她了,她说她要减肥,中午不吃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小小,发现她迅速收回了好奇地看着我的目光,舔了舔舌头,好吧,我知道她看的并不是我。

抽出一张便签纸,我在上面写下:

“别生气了,饿坏了吧?中午不能不吃,下午会熬不住的,快吃吧,咱俩这关系不应该怄气。”正想贴在蛋糕盒上给她递过去,转念一想,又把它团成了纸团,我才不要对她那么客气,是她先以瞧不起人的口气跟我说话的!跟她客气?岂有此理!

重新抽出一张纸,这次我写下:

“上面那层奶油长胖,打开之后给我送过来,你吃底下那层蛋糕就行,不用谢我,我只是怕你饿疯了上课把自己舌头吃掉而已。”

然后我拎着蛋糕走到她桌前,她赌气地把脑袋别了过去,我将蛋糕小心翼翼地摆放在了写着“CBR”的位置。

第一节课物理,下午第一节上物理真的很受折磨,尤其是我中午吃的肚子鼓鼓囊囊还没有时间午休,而且我们的物理老师只是一个学校实验室的实验员,讲课没有经验且没有任何吸引力。

只是,每次我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的时候,眼睛总是很自觉地瞟到卢淼,看到她听得那么津津有味,就像在听一场会令人受益匪浅的讲座,我便又打起了精神。

第二节课是体育,物理课下课后,小小端了个小盘子过来,上面一大坨奶油!这家伙也太实在了吧?居然真的把奶油帮我留了下来。

“给你,囷囷,人家实在太饿了,物理课的时候帮你把奶油弄下来然后把蛋糕吃了。”小小嘟着大嘴巴穷尽所能冲我卖萌。

“既然那么饿就把这些都吃了吧,又不常吃不会长肉的,我不饿。”此时的我竟有些母性大发像安慰自己的小宝贝一样安慰起小小来。

“真的嘛!哇塞!囷囷你坏丫头不早点说,人家课上看着这堆奶油流了半节课口水呢!”我晕……还好我没吃,不然不知道这里面掺进了多少“小小口服液”呢!

“咣当!”高兴地手舞足蹈的小小一不小心把奶油全部扣在了地上……没办法,悲催的我不仅要随她一起清理现场,还要安慰这个可怜的痛失了爱餐的“小”女人!

体育课上,大家集合完毕后就各自进行自己的活动去了,我们学校的体育课是整个年级一起上的。小小自然有事可做啦,又拉着我跑到操场上寻找那个其实我们两个都想看到的身影了。

“囷囷,你帮人家找找,人家最近眼神不好怎么找不到小润润的身影呢?”小小脖子很短,短到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所以只能看到她的头像一个大球一样在身体上不停地滚动,转向不同的方向。

“我看不到啊,没戴眼镜,你等等,我回班去拿。”我二百五十度近视,根本看不清操场上奔跑的影子们,回去拿眼镜到并非真的想帮小小找到他,主要是因为什么,大家一定都知道吧?

我跑的飞快,毕竟晚回来一会儿可能就要少看柏润好几眼呢。

在我下楼的时候,看到了楼道口一个一手提着球鞋另一手抹着汗的身影,呆住了……他回来了!和我相向而行,这一次,这个楼道里只有我们两个……他能不能注意到我呢?

正当我还在进行着思想活动时,他已与我擦肩而过,我看到的,是一张毫无波澜的脸,平静地让我无比失落。

我呆在原地很久,伸手摸了摸脸,依然滚烫着。他回来了,我还出去做什么?

算了,这节课翘掉吧,回班学习。我想……我和他的差距不在于空间,而在于学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