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十章 愚人节的告白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3016 2013-08-08 23:30:53

  关掉手机,我准备踏踏实实学习。先把化学书掏出来,对照着第一页上记下来的今天在课上听不懂的名词,自己在课本上勾画,很多现在习题中用到的东西都是上学期的课本上的,我从抽屉底部翻出它们时,还是全新的,连名字都没有写。我反复研读,让自己明白它们所代表的含义,然后发现,原来真的不是知道公式和知识点就能做的了题的。

于是,我只好把一些重点的公式誊抄到两张便利贴上贴在写字台上,然后掏出今天的作业,每道题都要反反复复对着公式读很多遍才能理解题目在说什么,然后将公式往里面带,发现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由于不懂解题方法,我又只好把学校发的练习册找出来,先自己读一遍绞尽脑汁试图解答出来,虽然我知道这一般都是徒劳的,我怎么可能做的出来呢?可是,先经过一番思考后再去看答案,定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也能很容易找到自己的思路堵在了哪里。

仔细研究过答案之后,我明白了解决此类问题的基本套路,然后将答案拿开,凭自己对于思路的掌握按照“因为所以”的套路把题目解出来。我为以这种方式学会解决每一道题而欢欣雀跃,感觉自己越学越有成就感,每一道题目得出答案都是一个新的进步。

这样做题速度显然很慢,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完成了两个章节的练习册习题,做过去的纸张上有五颜六色的各种标注,我喜欢边做边总结,尽管最后我才明白,我根本不会返过来看做过的题。

做过练习册上的题目后,我又返回来做留的作业卷,发现没有了答案,我依然解不出题来,每到题可以比刚才多往下进行几步了,然而每道题都是老师精心筛选的全国各地模拟题,怎么可能千篇一律呢。忽然,我灵机一动,打开电脑从网上挨道题百度,找到解答过程后像做练习册上的题一样挨道完成。

等我把化学作业完成,已经凌晨零点半了,看来其他作业只能放弃了。分析了一下今晚学习的效率,我决定在短时间内暂时放弃语文英语和史地政的作业,但是史地政的知识点要补齐、要背诵,剩下的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攻克数理化。大家都说,在理科中,化学算是比较偏文一些的学科,而我背和理解的能力都比较好,还是很适合先从化学入手的。

分析完目前的战况,发现今天是四月一日,北方四月天并没有一丝春的消息,将自己的一只脚放在小腿上捂了一下问题,居然能把自己冰一激灵。我拿着刚刚补好的了地理笔记,打来一盆洗脚水,边烫脚边背地理知识点。

凌晨一点,我最后从手机上看了一眼柏润的照片,钻进了被窝。努力学习了的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累了,我该睡觉了,明天还要继续。

早晨起来时,胃里面翻江倒海,赶紧冲到厕所趴在马桶旁呕吐,可是肚子里的东西都消化干净了,只能呕出一堆酸水,伴随着哗哗涌出的眼泪。头发凌乱的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一副病态的惨白。我有预感,感觉自己身体似乎出了问题,可是,我不能告诉父母,我害怕他们眼中的惶恐,一切压力,痛苦,折磨,让我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好,我年轻,所以我能挺住。

一把凉水洗过脸之后,腹中的痛感稍有减轻,我一点点的将凌乱的自己梳洗干净,在镜中赐予自己一个坚强的微笑,走了出去。在经过橱柜的那一刻,我伸手麻利的从后面抓起一包三九胃泰塞进了校服口袋。喝掉它,这是我今天到班以后的第一件事,当然,后来我才知道,今天只是开始,还有很多以后。

我掐算好了时间,按时出发了。果然,他生活很有规律,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路口,我又与柏润相遇了。似乎一缕薄荷气息的清风袭来,整个人都精神了。

到了校门口,我在他斜后方保持一米多的距离推车而入,看到他的同学开玩笑的掀起他的小白帽露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听到他和同学有说有笑的交谈着昨天的物理题,偷偷的抿着嘴笑。

“囷囷,你鞋带开了。”我低头,发现我的鞋根本没有鞋带。好吧,愚人节骗我很简单,像“鞋带开了”这种玩笑谁都可以对我屡试不爽。居然连杜小小都能轻易把我骗了。

“陈柏润在前面。”我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小小说。

“刚被人家骗了就想再返回来骗人家嘛?人家才不上你的当!哼!”说着将大嘴巴撇的老高,正好托住了滑下来的眼镜。

我用大拇指和食指一起将她的眼镜拈起,重新帮她扶回她那两扇快要关紧的“小窗户”上,指着前面小声说:

“快看,他不就在咱前面嘛。”

“哇唔,我的囷囷呀,你真的没有骗人家呢!你不知道,人家今天可是有准备的呢。人家今天,嘻嘻……人家……”说着将书包赶紧摘下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封好的信封,笨蛋,好歹也要装纯一下用个可爱点的信封嘛!居然用这种最传统的白色信封。

我大概明白她要做什么了,因为我知道,有多少视感情如衣物一般换来换去的人每年在对不同的人虚情假意说着我爱你,又有多少视感情如地雷般小心翼翼不敢触碰的人会趁着愚人节的机会表白出自己的心意,当被拒绝后,再说出一句“愚人节快乐”后转身抹泪离去。

“人家要行动喽,嘻嘻!”说完还故意将拿着信封的手藏在后面,点起脚歪歪斜斜的朝目标奔去,我赶忙在后面为她那双承受如此重负的双脚默哀了三秒,然后快步赶上去一探究竟。

“啊……不好意思,同学,人家想找你说点事情。”小小拦下了柏润,边挠头边口齿不清的说到。

柏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错愕的看着小小。

“人家……人家……人家,哎呀!人家注意你很久了,这是人家给你的信。”小小双手捏着信的尾端,低着头红着脸毕恭毕敬地送上,像当年小日本递投降书一样。

“愚人节快乐。”他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回赠给了小小一个帅帅的微笑,转身离开了。只可惜仅此一个微笑,低着头的小小却还没有收到。

我就站在旁边注视着这一幕,他却头都没歪一下,哪怕一眼都没有看我。我安慰自己,站在小小旁边,大概其他人都很难被注意到吧。

突然感觉自己被猛的一把抱住,一股窒息感压迫的我连连咳了好几下才透过气了。

“杜小小!你抱我干嘛!”

“囷囷,你没看到嘛!小润润肯定对人家有意思呢!”

“你先把我放开!恩恩,对,先放开。我真的没有看到他对你有意思诶。”

“今天是愚人节啊囷囷,他没要人家的信对不对?那就证明他本来是想要的啦!证明他是要接受人家的只是今天因为节日的原因,才没有答应的嘛!”我抬头一看,小小早已羞红了脸。

“好吧,你可以这么理解。”说完便“噔噔噔”地上楼了,让我再看一眼柏润的背影也好啊。可是,他早已没了踪影,不会是被小小给吓的跑掉了吧?

今天一整天,大家都在有意识的开着各种玩笑,我也多次被骗,但我却无心主动向谁开玩笑。我喝下胃药之后便又给自己灌下一罐咖啡。在各种科目各种知识盲点的压迫下,我突然间觉得,我似乎一夜之间成了班里最爱学习的人之一,其他同学都没有我之前想象的那么拼命。原来主观的印象可以在自身情况不同时发生很大的转变啊。

不过,除了小小早晨向陈柏润的失败告白外,还有一场无声的表白,被我看到眼里,也疼在心里。

我看到黄哥一上午的心不在焉,似乎在纠结着什么。中午放学,我收拾东西准备去食堂时,看到黄哥将一个写着“我喜欢你。”,署名为“老黄”的卡片悄悄放进了卢淼的书桌。

我终于明白自己果真是想多了,我心疼温馨,也心疼那个开学第一天说自己的梦想就是“娶到温馨”的黄哥。

晚上回到家,我想……我也该在愚人节开一个玩笑了,打开手机,找出了那个已经两个多月都没有点击过的号码,编辑了一条短信。

“打胎应该去哪?要多少钱?”

“我陪你去!钱你不用担心,乖,你什么都不用解释,我陪你去处理完之后,告诉我是谁,我去教训他,然后离开那个混蛋好不好?回到我身边吧,只有我能保护好你,我不在乎过去了。”两分钟后于海洋给我回了短信。

“打个车胎,不必麻烦你了。愚人节快乐。”发送出去,我的眼眶湿润了。能被你拙劣的谎言欺骗的人,如果不是智商低,那就一定是爱你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