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六章 一薇的去向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2880 2013-08-08 23:30:53

  今天下午按照“国际惯例”老师们要集体开“试后分析会”,所以两节课后我们就放学了。侥幸逃脱了“倒数第一名”的宝座的我,没有心情回家。总觉得从开学以来,有一件事我早就该做却到现在还迟迟未做,我不该再拖下去了。

特意从东侧下楼,只为亲眼看一眼那张红榜,尽管我早已料到红榜上第一个名字是哪三个,可是亲自看上一眼,还是会觉得幸福。我将手里揉成团的成绩单展平,重新看了一眼自己名字后面那庞大的数字,年级506名,与年级第一名的柏润,差了505名,一瞬间,有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失落感。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怀着怎样的情绪来到了一薇家楼下,也不知道如果见到了一薇,我该说些什么,如果见不到,我又该做些什么。抬头看了看那间因为有一薇的居住而让我备感温馨的小屋,我惊喜的发现,窗户是开着的!这是不是说明……一薇没有走?

踏进单元楼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阔别多日去拜访,不带点东西似乎不礼貌,于是我又转身去寻找超市。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我更多的是想给自己一点时间,想想到底该如何面对休学多日的一薇。用脚趾头去猜想都能知道,她的处境一定不会好吧。

挑了一箱牛奶后,我再次回到一薇家的楼下。我告诉自己,只要见到她,知道她平安无事就好。那层楼梯,我上的异常艰难,手中的那箱牛奶也格外的沉重,不知不觉额头冒起了汗珠。

我终于又一次站到了曾熟悉的房间门口,以前,这扇门开启之后迎接我的是一个温婉可人的笑脸,现在,当我敲响这扇门后,迎接我的会是什么呢?

“当当当!”我轻轻的叩响了房门。

“来啦!”一个年轻的男人的声音!会是谁呢?来一薇家走亲的吗?房门打开,果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哥哥,长得很对不起一薇住的房子,他的头从半启的门内探出,满脸问好的看着我。

“你好……请问……胡一薇在家吗?我是她同学,嗯……她这么久没来上学了,我想来看望一下她,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也许是因为开门者在我意料之外,我有些失措的说了一连串的话。其实我好像只需要问胡一薇在不在家就够了。

他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还赐我一个浅浅的微笑,只可惜这哥们儿长的实在不太适合微笑。

“你说的是以前住在这里的人吗?房主确实姓胡,不过那家搬走了,我家年前就买了这套房住进来了。”他说完看我还愣在这里,想把门关上,把门往里拉了一点后,似乎又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又把门推开了一些,重新将那让我浑身冒小鸡皮疙瘩的微笑生拉硬套搬上他的脸。

可是……等我回过神来后,为了打探出一点有价值的东西,我还是强忍着逃离的欲望重新向他发问:

“哥们儿,不是……同学,啊,不对,同志,请问你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搬家,搬到哪里去了?”他的脸让我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配给他一个对得起他的称呼,索性低着头问他好了。低头的瞬间,我看到了一双黢黑的大脚,参差不齐的指甲里里外外粘结着多年积攒的污垢。想起这里曾经居住的是那么爱干净的一薇,有种将他一脚踢到楼下的冲动。罪过罪过,好吧我激动了,我知道他是无辜的。我不能表现出任何厌恶,还要靠他获得一薇的信息呢。

“我什么都不知道,对原先这家一点都不了解。”这次,他毫不疑迟的关上门。我冲着大门噘着嘴翻了个白眼,愤愤的下了楼。一薇搬家了?为什么之前她一点都没有透露给我呢?……

我带着一连串的疑问回家了。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要知道她休学的理由和她现在的情况。

回到家,爹爹和娘亲都没有过问我成绩的事情,因为我没有告诉他们这两天考试了,他们看我每天起早贪黑的上学,也很少追问我什么,怕增加我的负担。至于上学期成绩低落,我给他们的解释是还处在初高中的过渡期,适应了一定会好起来。

吃过晚饭,我躺在床上开始分析自己现在的局势,整个高中,我已经荒废了六分之一还要多。我企图在最后的高考中做一名幸运儿,可是我凭什么?自己不努力,凭什么幸运之神垂青于我?我为什么没有勇气告诉别人我喜欢着陈柏润?不是因为羞涩,是因为505名的差距吧?!连小小都在为喜欢的男生做着自己的改变,而我在干嘛?一个浑浑噩噩的女孩,即使外表清秀,也比不上一个积极向上的杜小小。一中百分之九十多的一本率,是不是会将我排除在外?一中百分之百的二本率莫非要因为我而变成百分之九十九点几?……

三月底的天气,深夜还非常冷,冷到将没有盖被子就睡着了的我冻醒。在一连串的自我质问自我反思中,我居然睡着了。伸手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半夜两点了。

我再也没了睡意,起身之后,第一次,我上高中以来第一次,在家里以学习为目的打开了书包。

我把每一科的资料全部掏出来,盯着那些新的连名字都还没“舍得”往上写的课本和练习册,茫然了,害怕了,后悔了。我像看戏一样看着每一个努力的孩子奋战蜀山题海,他们现在无暇理会,但是将来定会有一天,同样像看戏一样看着被甩的望尘莫及的我吧?这样一个混吃等死的我,怎么面对刘头口中的“女强人”三个字?我是懦夫,不懂为自己努力的懦夫!可是,我不是懦夫,我骨子里不该如此,我只是不小心昏了头,走错了方向。能够重新改造自己的人,只要我自己,我相信我的可塑性,我也相信,对我自己的改造,将是我自己一项浩大的工程!

我想了那么多接近柏润的机会,可是为什么我却偏偏没有想到,如果我考进年级前四十名,就有机会和他坐在一间考场呢?哪怕他坐第一考场第一桌,我坐第一考场最后一桌,也是一种幸福不是?

我找出一张A4纸,和上次给小小列计划的纸一样。我翻开了所有科目的课本,发现如果想要现在提高成绩,最好的方式就是从史地政入手。于是,我精心的绘制了一张如何在一个月内提高史地政三科成绩的详细规划。我清楚自己不学文,我只是想,在下一次考试的成绩单上,我的排名可以不那么难看,我感觉的到数理化的困难,等我的排名有所改观之后,再想办法吧。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知道,我迫切的要脱离最后一个考场,我迫切的要靠近他所在的考场,我迫切的……想改变自己倒数的现状。

我给自己规定,用一星期的时间补足从高一到现在的所有史地政笔记,因为我们每次考试都要把以前学过的内容按一定百分比出题。不管能不能听懂,每一节课都要认真听,独立完成作业,哪怕写到深更半夜。第二个星期就开始定时定量的背诵文科知识点……我把每个时间段该做什么,具体完成哪些内容,要达到什么水平……一个月的安排清清楚楚的排列在表格上。

等我完成这些之后,都已经清晨五点钟了,外面依然乌黑一片,没有所谓的黎明,可是我觉得,这一天,我是迎着黎明生活的。我掏出昨晚的作业,一如从前,只字未动。大致的看了看题目,一道不会。我又重新放回,掏出政治书,站在窗口大念形而上学。

早晨我早早的出门,迎着小冷风向学校驶去,昨夜没有睡好,可是我却格外精神,没有一点恍惚,大概是因为我有了目标吧,一切都觉得有了干劲。

“喂,你听说没有,高一有个挺漂亮的女生,疯了。”从我旁边骑过去的两个高二年级的女生在聊天。我稍加了点速度,不紧不慢的挨在她们后面,因为……我听到了令我难以接受的消息,我要弄清楚!

“啊?怎么个疯法?你怎么知道的?”

“都已经辍学了呢,现在在精神病院呆着呢,我表姑不是精神病院的医生嘛,绝对靠谱的消息,别和别人说了哦。”

……

“嗤!”一个急刹车,我险些与那两个学姐发生追尾,还好在即将碰撞的时候回过了神。

迎着冷风,我听到了我最不想听到的消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