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二十四章 你醉还是我醉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2002 2013-08-08 23:30:53

  虽是凌晨时分,但小店里依然很热闹,大多都是刚刚下了夜班的人。

我们进门时,小店门口拴着的大狼狗伸着鼻子凑过来使劲的嗅,不时的“汪汪”叫唤着。它一定是嗅到了南囡身上强烈的羊肉味,我赶紧把南囡推了进去,向门口的招待点了一小盘羊肉。

“小姐,一小盘羊肉可能对您和您的同伴两个人来说有点少。您看是不是……”塌鼻梁的招待有些犯难的对我说。

“够了够了,不够我们再要好吧?”我冲她坏坏一笑,赶紧去追南囡,还是我们常进的那个单间。

没过一会儿,一小盘羊肉端了上来。南囡将它们统统丢进了涮锅里,便从旁边的冰柜中抱出好几瓶啤酒。

“你呀,之前也没喝过,就先从啤的开始吧,要不要我给你起个头?”她冲我晃了晃手中的酒。

“不要!不是说了嘛,今天我喝。”

“呶,给你。”她将一瓶酒熟练的起开,重重的放在我的面前,挑衅般的看着我。

“先吃肉,一会儿肯定喝。”南囡又从书包里拎出了装羊肉的塑料袋,那袋本来冻得结结实实的羊肉早已化的软塌塌了。

“傻妞,你过得怎么不好了?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她边搅拌着锅里的肉边随意的问道,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的关心。

“你又帮不了我,跟你说有P用啊。”我本来设想的这次见面应该是柔情蜜意感天动地姐妹情深的,可是,她张嘴就是那种口气,于是,我回应就是这种口气了。

“不愿说算了,自个儿受着吧!我告诉你刁囷囷,你少以为自己压力有多大多么无人理解,你活该知道嘛?”南囡伸手指着我,咬着后牙根似乎很解气的说。我讨厌别人用手指我,她除外。

“不知道啊。”我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百无聊赖地摆动着手中的筷子,不时从碗里沾两下放到嘴里舔舔涮料。

“谁让你非得那么要强了?谁让你有朋友不愿意麻烦了?谁让你刁囷囷的面子就那么金贵了?活该吧你!我就等在那,你要是有事随便一个电话我南囡TM飞着赶到你身边,你用吗?你不用我!你过得好可以不用告诉我,你过得不好的时候,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居然短信里还说无颜再问我好不好,我不好!我TM最爱的姐们跟我说无颜了,我好个毛啊!”

南囡越说越激动,我定定地看着她,其实她的情绪我完全理解,我是她最依赖的人,叛逆期的她不服她母亲管束,也因为童年的阴影而拒绝爱情拒绝男人,身边其他的女生也都因为嫌弃南囡是没人要的孩子而疏远她,她只有我,她自然心疼我。

“南囡……我们走的路不同,有的时候无法感同身受。”

“走的路不同什么意思?你刁囷囷走的是阳关大道我南囡走的是歪门邪道是吗?你说的那句无论我们各自在什么领域都是亲人的话喂狗了?”

“没完了是嘛?叫你出来不是看你撒泼的,我跟你说了你能替我解决什么?你除了会说一堆没用的废话能替我解决什么问题?我愿意说就说,不愿说就自己受着,你南囡要是有意见要是受不了现在就捞出你的羊肉赶紧滚蛋!”

她总是这样,喜欢没完没了挑战我的忍耐程度,等到我忍无可忍的时候,她便开始默不作声,似乎是无理取闹的我欺负了忍气吞声的她。

“……”她果然沉默了,直直的看着我,眼里没有一丝情绪,是愤怒还是悲伤?我没戴眼睛,窥测不出。

我举起酒瓶,凑到嘴边,想到人们常说的啤酒和马尿似的,又没有了喝下去的勇气。虽然我一阵“机关枪”将南囡轰了回去,可这一闹,我倒是清醒了很多,我也分不清所谓的清醒具体指什么,只是知道,自己活在现实里,再借酒浇愁,总有醒过来的时候,醒过来,该面对的还要自己面对,买醉只能延长自己陷入迷局的时间而已。

我又重新放下了酒瓶。

“呵、怎么不喝了?”南囡眉毛上扬,嘴角的弧度恰到好处的表示了轻蔑。

我什么也没说,将酒瓶递了过去,她会意。

接过酒瓶,扬起脖颈,将嘴巴张成O型,“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一瓶下肚后,她将酒瓶倒转过来,两三滴酒滴沿着瓶壁滑落下来,落在桌子上。她豪爽的一笑,又起开第二瓶……

我欣赏着她灌酒的姿势,没有一丝阻止的欲望,她醉了,她只有不讲话的时候,才是有女人味的,她毒舌,太毒舌,好心也有表达的遭人恨。

停歇的时候,还不忘指着我再次骂我几句,我微微一笑回应给她,骂得好,我在心里告诉她,我的确活该,活该好强,活该好强还不早点努力,活该不早努力成绩不佳还怨声载道,活该怨声载道了还不找好姐妹倾诉。

“骂够了?”她喝酒,我吃肉,她骂着,我笑着。我瞅了瞅时间,已过了早晨四点。

“嗯……”她眼睛迷离的看着我,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走,我送你回去。”

小店这个时间难得的清静了,我将她的胳膊跨住,一点点的挪出了店,在路边等候出租车。

在车上,她趴在我怀里,不时从嘴里吐出几股酒水。我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将她从车里托出来,又托上了楼,把她重重的扔在了床上,我确信我吃下去的羊肉所产生的能量,全部在此刻消耗殆尽。

将她安置好,我留了张纸条:

“死丫头,醒来的时候给我来条短信,起来洗个澡吃点东西。”将纸条贴在床头,准备离开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又在底部添上了一句话:

“抱歉,我没喝,所以随我姓刁好了,反正你很屌。”

然后帮她盖好被子,关上了房门。看了看表,快五点了,这个时间出租车并不好等,深深的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决定散步回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