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情窦牵引的梦

第二十二章 她和她

情窦牵引的梦 念贞妹妹 2277 2013-08-08 23:30:53

  我习惯进家门之前,收起所有的情绪。爹爹和娘亲忙于工作和家庭之间非常不易。我不能做出一些实质性的分担,却还拿着他们倾注着希望的学费荒度着我这颓然的青春,这本就是不孝,自然更不该在他们面前表露出大人眼中的无病呻吟。

看看到了放学的时间,该若无其事的回家了,收起所有的负面情绪,又在路边买了一瓶冰镇的饮料,边走边用它敷我那红肿的眼睛,我该尽量不让爹爹和娘亲看出问题的。

“囷囷,你嘴唇怎么发红呢?是不是不太舒服?”吃饭时妈妈关切的问我,她和爸爸从我回家起并没有过问过我与考试有关的一切,大概是也感觉到了我的压抑吧。

“啊……是啊是啊,我吃完了,今天想早点休息。”

“你今天为什么没有把书包背回来?外套也没拿?”爸爸问。

“早晨走的急书包里没带东西,所以就懒得背个空书包回来了,外套忘了,我觉得不冷。”搪塞过去后,我放下饭碗钻进了房间,一头砸到床里。

“要不要吃点感冒药啊?”我听到了妈妈的问话。

“睡一觉就好!”用最后一点力气给了老妈答复之后,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愣神,愣了好久好久,我想,我快要死了,我这是一种作死的状态。

想到之前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为学习所做的各种安排,为一个翘首以盼的进步而做出的改变,想到那个似乎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陈柏润,想到爹爹和娘亲还在为我而付出很多很多,想到……对,我还想到了两个人。

我曾多次在内心五味杂陈的时候翻开手机的通讯录,那么多名字,那么多号码,从头看到尾,我知道,只有三个电话,是我随时拨通都会有熟悉的声音安慰我的,当然,这是在半年前,现在已经成了两个。

那个我半年来总是怀着一点点却又异常强烈的希望拨打的电话,从来没有通过,那是胡一薇的。另外两个,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允许自己播出。

那是我的两个挚爱的闺蜜。

在我读高中之前,我亲自发了同样的一条短信给她们两个:

“亲爱的,我要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去学习和生活了,听说高中的学习很忙很累,所以平时就不和你联系了,有需要的时候,再打电话给我吧,等我三年后,给你一个亮闪闪的交待。”

一个回:

“混蛋囷囷,我告诉你啊,我可以保证这三年绝对不打扰你的学习,但是考完大学你得补偿我啊,要是敢把我忘了,信不信我把你卖骨头换钱花?!”这是南囡。

另外一个回:

“宝贝囷囷,你安心学习吧,我一定不打扰你的学习,等你考完了我们一起庆祝哦,有需要我的时候就随时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手机为你二十四小时不关机哦。”这是戴枳。

我既没有南囡那么“凶悍”,也没有戴枳那么“甜心”,她们之间也彼此并不熟识。但是,我却视她们两个为此生最珍贵的姐妹,珍贵到不需要常联系,却从不用担心失去。我爱她们,爱她们各自经历着我或许潜意识里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南囡是我的发小,四岁那年,一个很漂亮的阿姨独自领着一个很爱哭的小女孩住到了我家楼上,从此,我们就成了互相抢玩具玩的伙伴,只是,所谓的抢只是一种形式,每次我都会在她马上要咧嘴大哭的时候及时的让给她。可是,我学不会没有争吵的直接给她,因为我想让她知道,不是我不喜欢,是因为在乎她的眼泪,才会忍痛割爱。尽管那时候并没有现在想来那么细致的内心剖析,但我模糊的记得,我就是那么想的。

后来我们知道了,南囡的妈妈是未婚生女,她的爸爸欺骗了南囡妈,在有家室的情况下在外面生下了她,在南囡两个月大的时候,她爸爸的原配找上门来,羞辱了南囡妈,而那个对两个女人不负责任的混蛋,灰溜溜的回到了原配身边。在残酷的真相面前,南囡妈选择了沉默,在不需声讨任何公道的选择下,沉默的将孩子养大。

南囡看似是个假小子,其实内心非常脆弱,父亲是她永远不想直面的伤疤,她害怕,害怕母亲有了后爸之后,也会像她的生父一样抛弃她。

她满身的流氓习气,高中没有考上,可是我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喜欢模仿那些流里流气的人从而保护自己的单纯姑娘,大概只有我会心甘情愿用“单纯”二字来形容她吧,在她叛逆的无法管制的这些年,失望之至的南囡妈也不再愿意悉心调教她,而她唯一听的,是我的话,不管行动上改不改,起码会面儿上虚心接受。

这么多年,我们一个澡盆儿洗过澡,一个饭碗儿吃过饭,一张小床儿睡过觉。后来因为南囡妈工资下调支付不起这里的房租,在两年前搬到了一个廉价小区里。

我想,她是一个会含着眼泪笑着挥剑在自己肩头决然一抹的女孩,我要做的,是默默的举起酒杯,将那醇烈的酒小心翼翼的洒于咧开伤口之上,催她落泪,任她在泪水中苦笑、狂笑、进而癫狂,然后与我,紧紧相拥。

而戴枳,是我相识于网络的暖心姐妹,我本不信网络,也几乎不会添加网络好友,而小枳是如何存在于我的好友列表中,我不记得了。不排除那个唯一知道我QQ密码的人——南囡无意中为我添加上的可能。我只记得,她乐于分享我的喜怒哀乐,我发到空间每一条心情,都有她贴心的问候,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她总能在第一时间送来最理解万岁的话语,默契程度远高于十几年交情的南囡。

我想……真正懂你的人,是不需要朝夕相处的,朝夕相处了解的只是习性,却无法洞察内心,最深处能够有心灵交汇,一定是两个灵魂深处节拍吻合的人。

我和戴枳,就是这样的人。

她长我一岁,高我一级,她爱左岩,执着的让我害怕,害怕她同一薇一样受尽伤害、在独孤中疗伤。我爱她,是同性之间单纯的友情中最炽热的一种。

人在最失望最无助的时候,当感知到对自己充满信任和信心的人是你只要想伸手就能够到的时候,却犹犹豫豫不愿意伸出那只手,因为,谁都愿意以风光的姿态展现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谁都愿意,可以自己爬起来,然后笑着对她们讲出那些让你哭过的事情。

然而,我还是按动了手机,编辑了短信。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我学的不好,过的也不好,更没有颜面再去问你现在好不好。”

然后,同时发给了她和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