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要伪装的公主

NO.14——深陷双世界的苦难公主

要伪装的公主 任小爱 5214 2013-07-29 11:21:49

  金俊昕急冲冲的跑向门口,还来不及张嘴发出任何一个单字,就看见了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病床。病床上的病患被雪白的被单盖过了头,金俊昕浑身颤抖了一下,带着期待和祈求的表情看向缓缓走出来的医生。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递过来的死亡证明给了金俊昕致命的一击。他一个趔趄向后面倒了下去,我的心一颤,赶紧朝他冲了过去。

金俊昕也被送进了急救室,我在门外焦急的等着。虽然医生之后很快就出来告诉我他只是这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也没怎么睡觉,劳累过度再加上受到了刺激才会暂时休克,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但是金俊昕在倒下去的那一刻,我的心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疼痛,他在急救室的每一秒钟,我并不比做检查的医生轻松,虽然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但至少可以知道,我一点都不讨厌他……

可能真的太多天没怎么睡觉,金俊昕呢这一昏迷就是两天,我趴在他的病床边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金俊昕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醒了,呆呆的坐在病床上。他低头看着被子,眼神空洞。

“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也不叫我啊?有哪里不舒服么?我去叫医生吧?”我惊慌的坐了起来,怀着喜悦和担心的心情看着金俊昕。相对于我的慌乱,金俊昕反而冷静的多,没有大哭崩溃也没有颓废不振,他眨了眨空洞的眼睛,转头对着我笑了一下,握住了我的手。

“看你睡得香就没舍得叫你,医生刚刚来过了。放心吧,我没事。”

“真的没事?可是我看你…..”

“金先生你好,我是金董事长的律师张仁华。您父亲在生前曾立下过遗嘱,您的秘书,也就是您父亲的秘书让我到这里来宣布遗嘱。”我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穿着墨绿色西服,梳着油头的男人就走了进来,打断了我的话。当他说出“遗嘱”两个字的时候,我感到金俊昕握着我的手颤动了一下。

“你没看到金先生现在需要休息么?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担心着金俊昕的身体和心情,我拿出了星光集团家二小姐的威严怒斥这个鬼律师。

“小娜,我没事,是我让张律师来的。”

“好吧,你不要太勉强。那我先出去了。”看着金俊昕苍白的脸,想阻止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再不不放心也只能站了起来。

“李小姐不用出去,事实上,李小姐不在我也无法宣布这份遗嘱。”

“什么意思?”

“法律规定,宣布遗嘱时必须保证遗产继承者全部在场。”

“我还是要再问一遍,什么意思?”

“我来宣布遗嘱李小姐就明白了。金先生将他所拥有的星光学院5%的股份留给了金俊昕先生,名下轿车、存款和收藏品也全部留给金俊昕先生,名下不动产除德光路上金俊昕先生现住的别墅外,也全部留给金俊昕先生。德光路上的璀璨铂宫别墅区的别墅留给金俊昕先生和李绘娜小姐共同拥有......”

“金叔叔的遗嘱里还有我么?”听到自己的名字,我惊讶的忘记了照顾金俊昕的心情。不过我和金叔叔不过也才见过一面,遗嘱里怎么会……

“另外金先生名下的冠科集团51%的股份,26%留给了金俊昕先生,25%留给了李绘娜小姐。以上就是金先生全部的遗嘱。”

“等一下!张律师,我并没有要怀疑你的专业的意思,只是我和金叔叔不过也才见过一次,别墅就算了,他怎么会把公司25%的股份留给我啊?”

“我的专业是不允许干涉客户遗嘱的确立的,金先生确实在遗嘱上将冠科集团25%的股份留给了他的女儿李绘娜。”

“女儿?这一定是搞错了!金叔叔姓金,我姓李,这不是很明显么?”

“我无权干涉客户的私生活,遗嘱已经宣布完毕,请两位整理好情绪,尽快来办理遗产继承手续,这是我的名片。”张律师在金俊昕的病床上轻轻的放下了一张名片,鞠躬之后转身离开了,留下了坐在病床边满头问号的我。

“辛苦了,张律师。”金俊昕疲倦而又镇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惊讶转过头看着金俊昕,却看见了一张抱歉的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你早就知道了么?”我看着金俊昕,可是他却眼神游离,不敢看我。“你就赶紧去吧,晚了说不定你就见不到你爸爸了……”“20岁……算起来的话,我和淑芬……”爸爸和金叔叔的话突然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盘旋,还是……我应该说李叔叔和爸爸……“金叔叔认识我爸对吧?你不说的话,我就问我爸了。”我伸出手去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金俊昕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他抬起头来看着我。

“你曾经说过,妈妈和心爱的人偷情被你爸发现,你妈外遇的对象……就是我爸。”像是一个原子弹一样,金俊昕的话把我的脑细胞轰炸的一点不剩。

“我再问一次,你早就知道了么?”金俊昕不说话的表情成为了压死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转过头,不想让他看到我“啪啪”往下掉的眼泪们。我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金俊昕。“我……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关上病房的门之后我大口的喘着气,终于站不住了顺着墙壁蹲了下来。

“哎,你看。那边那个人像不像是李绘娜啊?”突然从旁边传来了几个女生的窃窃私语声,我赶紧擦了擦眼泪裹紧大衣,快步走向电梯。

出了医院之后,我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不想回学校,也不想回家。刚好前面的公车站来了一辆公车,我想也没想就坐了上去。不知道是从哪里来,也不知道开向哪里的公车,还真像我的人生呢。

刚好公车上的人不多,大多是年过半百的老人,没有人认出我,我坐到最后一排的角落继续停不下来的流泪,哭累了就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终点站,是司机大叔把我摇醒的。我迷迷糊糊的下了车,却猛然发现,我偶然间踏上的一辆公车,竟然把我带到了十年前的海边。

回忆如潮水般涌进了我的脑海,十年前的海边,妈妈死去的地方,也是我不再和李宇杰说话的地方。

“哥!小娜不玩了,你快出来吧!哥!”一个稚嫩的声音响彻恬静海边的天空。十年前的一个夏天,那时候我们还不像现在这么富有,爸爸也没有现在那么忙,我们一家四口一起坐着公车来到了这个海边享受一个悠闲的周末。爸爸跑到远处去买吃的了,妈妈躺在沙子上看书,李宇杰说要和我一起玩捉迷藏,躲进了水里,可我都已经认输了他却还不出来,我急的大喊了起来。

“怎么了小娜,你哥哥呢?”妈妈从一旁赶过来询问了一下情况之后就和我一起找了起来,突然我们看到了不远处李宇杰的一只鞋孤单的躺在沙滩上,妈妈嘱咐我在岸上等之后就跳了下去。或许是听到了妈妈跳下水的声音,李宇杰突然从一旁的一块大礁石后面冒了出来。

“妈妈,哥哥在这呢!你快上来吧!”看到了向我跑过来的李宇杰,我开心的朝妈妈大喊。已经游到了大海远处的妈妈听到我的喊叫声,赶紧向回游。可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晴朗的天气已经变得阴云满布,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原本平静的海平面开始变得狂躁起来,妈妈渺小的身影在海浪的不断攻击下终于失去了方向,在水中不断挣扎。我大喊了一声妈妈之后就像疯了一样冲进海里,一不小心栽倒在了海滩交界处。

“拦……拦住小娜!”在水中挣扎着的妈妈突然冒出水面,大声的喊叫了起来。李宇杰听到之后停住了向前冲的脚步,转身死死地抱住我。我不断的挣扎大喊哭泣,可都无助于是,只能在李宇杰怀里看着妈妈面带着微笑沉了下去。

李宇杰慢慢松开了我,我没站稳一个趔趄要摔倒,李宇杰过来扶住我,我一把推开他,狠狠地甩了他一巴掌。然后越哭越大声,最后蹲在了地上。李宇杰站在对面看着我,过来也不是,不过来也不是,最后只能静静地站着看着我。

大家都说我长得像妈妈,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所以每当我看到自己的笑容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妈妈在海里的微笑,好像是对死亡的期盼的微笑。

突然有一个人坐到了我的身边,把我从回忆的潮水里拉了出来。我转过头,看到了那张好久不见的脸庞。李宇杰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在我的边上,完全无视我惊讶的目光。我张了张嘴,“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你难道已经知道了么?”“比我还早知道么?”“这样的话你也还是我哥对么?”这些问题在我的脑海里盘旋了好一阵子,可终究也没能问出口,不知道该先问哪个,也不知道问了还有什么意义……

“娜娜,哥哥很想你。”在我们两个面向大海共同沉默的时候,这句简单却又温柔话语,直愣愣的扎进了我的最脆弱的心房,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在一瞬间爆发开来。我胡乱抹着脸,终于抑制不住哭出声来,我一把抱住李宇杰,把整张脸埋在他的肩膀里放声大哭。

“哥!你知道么?我不姓李!我今天才知道,我叫了二十年爸爸的人根本就不是我爸!我是妈妈和别的男人的孩子,我不属于星光集团,不属于这个家……”

“谁说你不属于这个家,你是我的妹妹!这一点就算你再怎么恨我也不会改变。”

“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恨你!我早就不恨你了!我知道妈妈的死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我只是没办法恨抛下我的妈妈。”

“好了,没事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李宇杰像是哄小狗一样捋着我的头发,温柔的。我在他的怀里哭了个够,然后累的睡了过去,他后来把我抱上了车,一起回到了家里。

我忘了问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当然也不会知道金俊昕一直站在我们身后,看着这一幕。

日子继续一天天的过着,无论少了谁地球还是一样的转。那个莫名其妙的校庆就这么混乱的结束了,第二天回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员工已经在拆除那些不必要的装饰,只留下了少部分的一些让它们自生自灭。至于校庆比赛的结果......金俊昕没有参加最后一轮的比赛,而我唱完之后就直接跟着金俊昕跑下了台,所以校方取消了我和金俊昕的参赛资格,安宇和乔颖儿自然就理所应当的登上了排行榜的冠军和亚军。根据比赛规定,安宇和乔颖儿可以不用参加期末考试并且一起畅游法国,而我和金俊昕只能苦命的准备考试,顺带应付我们刚刚死去的老爸留给我们的冠科集团。我死都忘了不了第一次参加冠科集团股东大会时的场景……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金俊昕坐在桌子的正位上尴尬的看着我,一堆老头老太太也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但谁都舍不得朝我开第一枪。在我还没走进会议室的时候,这些冠科集团的小股东和老股东,还有老小股东们尽他们所能,对于会议桌上放着的写着李绘娜三个字的牌子,表示了他们的惊讶。

“这个位置仅次于少东家的李绘娜是谁啊?”

“是个唱歌演戏的,我们家儿子可迷她了……”

“那怎么会在这?她有多少股份?”

“李绘娜是那个星光集团家的二小姐吧?”

“她怎么会有咱们冠科的股份?”

“你看报纸了么?听说她和咱们少东家结婚了?难道又离婚了,所以分到了股份?”

……

“各位有什么想问的,请现在当面问我本人。谣言止于智者,我相信在座的各位绝对不会相信某些八卦小报的捕风捉影。”我放下咖啡,抬头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些老小股东们见我先站了出来,都纷纷低着头不敢看我。“既然大家没有疑问的话,我就开始自我介绍了。我是李绘娜,是你们口中的唱歌演戏的,也是星光集团家的二小姐,bytheway,谢谢你儿子喜欢我。我现在手上有冠科集团30%的股份,仅次于你们的少东家,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开会了么?”我满意的看着这些老头老太太们说不出话来的表情,转头看向金俊昕。

“你能不能别一上来就给老股东们下马威?我知道你是星光集团家的二小姐,可你现在也是冠科集团家的二小姐!请你考虑一下公司的利益!”会议一结束,金俊昕就把我拽到了他刚装修好的办公室里。

“不然你让我怎么说?要告诉他们事实的真相么?那会比他们刚才说得难听一百倍!”我双手环胸看着金俊昕,竖起了我全身重新长出来的锋利无比的刺。“还有,我不是什么集团的二小姐,我是李绘娜!”说完我转身开门,金俊昕一把关上了被我拉开了一半的门,把我重重的甩在了墙上,我吃痛的叫出了声。金俊昕死命的瞪着我,像是要用眼神把我撕成碎片,我从来没有见过金俊熙生气过,现在的金俊昕,好可怕……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我爸,也就是你爸花了一辈子打造出的帝国,我不想看它毁在你的任性里!”或许是我的表情管理出了问题,又或者是金俊昕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可怕,他转过头深呼吸,又转回来想继续跟我理论,可是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逐渐飘远,我们之间0.1厘米的距离只留下了暧昧的气息,我们都愣住了,金俊昕看着我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身子越来越往前倾。

“想亲我么?”在他快要亲上我的时候,我抬头看向了他。“作为冠科家的二小姐容我提醒你一句,这叫做***哥。”压在我身上的金俊昕明显浑身震了一下,我趁着他愣神的功夫推开他,跑出了办公室。

“李绘娜!”远处传来的一声腻味的喊叫把我从回忆中来了回来。我抬头一看,乔颖儿不顾形象的从远处向我冲了过来。“李绘娜!你最近去哪了?怎么你和Charles都不怎么来学校了呢?”

“最近比较忙,公司事儿有点多。”

“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自己的男朋友应该自己管好,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你一般都会这样说的啊。”乔颖儿双手一抱胸,好像是在学我的样子。

“是么?我以前都不会好好的回答你的问题么?”

“对啊!所以你到底怎么了啊?难道发烧了么?”乔颖儿一脸困惑的看着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把手伸到我的脑门上试温度。

“我真的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谁……谁在关心你啊!我是……我是怕你放弃Charles,我都没人炫耀了。”乔颖儿别扭的转过头。我无奈的笑了笑。

“好好,我不会放弃Charles的,可以了吧。”

“怎么可以不放弃啊!Charles是我的!你还是早点放弃吧!”乔颖儿一听到我说不放弃马上又着急了起来,推了我一下,一跺脚转身跑走了。我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羡慕起乔颖儿来。是因为她的单纯,她的简单,她的快乐,还是……她的可以不放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