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要伪装的公主

No.23--黑暗中若隐若现的毒手

要伪装的公主 任小爱 4566 2013-07-29 11:21:49

  黑压压的乌云像是吞噬了天空,蜻蜓沿着林荫小道的石砖静静地飞着,仿佛是翻越了千山万水特意来吊唁一般。细细的春风轻轻拂过宾客的脸庞,却好似利刃在这些神的杰作上划出了一个又一个无形的伤口,鲜血淋漓。

李绘娜穿着一身纯黑的紧身连衣裙,脸上依旧是那副盖住了半张脸的巨大墨镜,没人看得到她的表情,又或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毕竟她和她的亲生父亲相识也不过一天。无边无际的黑云无尽的弥漫着悲伤的气息,她转头看了看远处的金俊昕,再笔挺的西装也无法掩盖他的颓废。用发胶强撑的头发,红的吓人的眼眶和不知道几天没有打理过的胡茬,这个站在灵柩前一一接受大家安慰的少年,脆弱而又坚强的让人心疼。冠科集团前董事长金政和生前为人和善,虽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却树敌甚少,来他葬礼吊唁的人非显即贵,上到政府官员,商界大亨,影视明星,下到公司普通职员,从远处望去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像是要吞噬大地。

作为刚刚认祖归宗的冠科集团二小姐,李绘娜被请到了金俊昕的身边一同接受慰问。就在她面对宾客不知道要怎样管理自己表情的时候,天空中突然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轰隆”的一声闷雷,一辆黑色的加长版林肯横在了灵柩的正前方,保安人员愤怒的冲上前去想请司机离开。突然一个响雷响彻天空,林肯加长的车门被司机缓缓的拉开,在司机的伞下,一双修长却上了年纪的双腿踩着纤细的高跟鞋探了出来,镜头上移,丝毫没有走形的身材和美丽的面容,如果不是眼角略微的细纹和蕴含无数阅历的风韵出卖了她,说她和李绘娜同龄也有人相信。这个丰姿绰约的女人拖着曼妙的身姿和一身裘皮大衣款款的向李绘娜和金俊昕走来。李绘娜以为这又是什么达官显贵的贵妇人,伸出手的瞬间,脸上却被狠狠的甩了一巴掌,惊讶的转过头来的时候,五个红指印清晰可见。

“妈!”如果贵妇人的举动已经让李绘娜震惊,金俊昕的这一声妈差点让李绘娜跌坐在地上。“妈,你干什么!”金俊昕冲上去把李绘娜护在怀里,怒目圆瞪。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我以为你已经被这个小狐狸精迷得团团转了呢!连公司的股份都心甘情愿的分给她一半。”秦钰珍维持着她优雅的身姿,说话声音细细软软却句句锋利,远处不明就里的宾客可能还以为他们只是扯闲篇唠家常。

“妈,她是老爸和淑芬阿姨的孩子,股份也是老爸给的,你连躺在棺材里的老爸都要骂么?”

“呵,”秦钰珍冷哼一声,“好个虎父无犬子啊!你爸当初就是被生出这个小狐狸精的老狐狸精给迷的七荤八素,如今子承父业,你为了这个小狐狸精连亲妈都不认了是吧?”

“妈!”金俊昕那俊美的眉眼皱到了一起,没想到和母亲这么多年没见,再次见面居然是这番场景,“伯母!”金俊昕还没来得及张嘴,李绘娜却抢先一步跳了出来,“你一定要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场合纠缠这些么?最近这些事情已经闹得公司股价节节下跌了,虽然你跟金叔......跟爸已经离婚了,今天这么多客人都在,你好歹看在过去的情面上也给金家留点面子吧?”李绘娜站在金俊昕的前面,高扬着头,刚刚那一巴掌的五个红指印还清晰可见,就像是受了伤却还是倔强的弓起了后背的小猫,似乎毫不畏惧面前的老虎。“轰”的一声雷响,硕大的雨点混着雪像一根根针一样砸了下来,助理们连忙拿出了伞给少爷小姐夫人们打上。

秦钰珍似乎是完全没想到,这个黄毛丫头挨了一巴掌之后还敢站出来跟自己叫板,愣了一下,又抬头看了看这鬼天气,似乎打算先放过李绘娜,“呦,这么快就把自己当金家人了,不过金叔叔还是爸,你选一个再叫吧。刚才那一巴掌,就算是我给冠科家二小姐的一点见面礼了,阿姨以后再教你怎么做人。”

“妈!你够了!”秦钰珍看也不看身后对自己怒目相对的儿子,从助理手中接过一束花,放在了金政和的墓前之后,就婀娜的走回了车上。雨滴一颗颗的打在车上混着雪变成了泥浆,模糊了车窗里那张风韵犹存的面容,和深不可测的目光。

“小娜,你还好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妈今天会来闹,你......”李绘娜伸出手制止了金俊昕再继续说下去,“我没事,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可是......”李绘娜推开了Kevin为她打着的伞,一个人提着裙子向雨中走去。金俊昕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可是李绘娜一个欠身,金俊昕的手就悬在半空中,什么也没有抓到。刚踏进雨中一步,瓢泼的大雨就立刻将李绘娜打湿了,雨水混合着泪水一并流了下来。

“娜娜!,哎呀,会着凉的呀,娜娜!”Kevin心急的举着伞追了上去。金俊昕看着那两个远去的黑影,想追过去将那个抱着身子瑟瑟发抖的女生狠狠的抱进自己的怀里,想告诉她自己多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想向全天下人证明他想保护她的决心,可是他做不到,至少对自己的亲妹妹,做不到。

“我不同意!”李绘娜猛地站了起来,把遗嘱一把摔在会议桌上。正对面的张律师被她吓了一跳,金俊昕像是见怪不怪一样继续摆弄着他的戒指。“为什么要一起在别墅住上一年?男女有别不知道么?”

“金小姐,董事长的遗嘱就是这么规定的,我也没有办法,而且你们是兄妹啊!”

“认识不到半年的哥哥叫哥哥么?那叫陌生男人!还有张律师,我姓李,不姓金!”李绘娜气的又一屁股坐下,看着一脸无奈的张律师,想必为难他也没有用吧.....冠科集团前任董事长金政和果然是老狐狸,临死前设立的遗嘱不仅把财产分的一清二楚,还设立了特别条款,规定儿子金俊昕,女儿李绘娜必须要在德光路上的别墅里共同住上至少一年,来增进迟到了二十年的兄妹情感,否则将无法继承财产。“张律师,25 %的股份我不要了行么?反正我对冠科也没有兴趣。”

“你就这么怕和我住在一起么?”李绘娜想要缴械投降,可偏偏有人嫌这个局面还不够乱。“怕和我这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你会控制不了自己,产生了情愫,给冠科家的丑闻再添上一笔‘***么?”金俊昕语不惊死人不休,连张律师听到这番话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李绘娜强忍住怒气,冷笑道,“金大少爷未免也太敢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谁不知道我李绘娜的粉丝连起来可以绕地球一圈,我是怕你金大少爷把持不住自己,毁了我苦心经营的形象。”

“好了好了,两位少爷小姐,我们赶紧把遗嘱签一签,要吵回家再吵好不好?”

“我是不会签的!我现在确实是要回家了,两位慢聊。”李绘娜站起来准备要走,“你觉得你现在还回得去李家么?”金俊昕的一句话让她停住了脚步,“你知道该管李振国叫叔叔还是爸么?或许李叔叔并不在意,可你自己也不在意么?”金俊昕说完,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他使出了浑身解数说服李绘娜搬进别墅,为了让她留在自己身边,甚至不惜伤害到她。

李绘娜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如果不是太过了解她,她浑身细微的颤抖,怕是连金俊昕也不曾察觉。她现在确实需要静一静,李振国和李宇杰就算知道了真相,也还是会把她当作星光集团的宝贝二小姐来爱护,她现在既是星光集团的二小姐,又是冠科集团的二小姐,可两者却都当的一点也不理直气壮,或许搬出来住一段时间也不是什么坏主意。

“张律师,”李绘娜重新坐回椅子上,“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们来签遗嘱吧。”

初生的红日透过稀薄的云层,将光影投射到白花花的雪地上。久违的晴天,若没有昨日的漂泊大雪,也无法见到今天这美景了。李绘娜笨拙的把车塞进车库,踩着一双小细跟的皮靴,带着一副挡住了半张脸的蛤蟆镜,推开车门走到了别墅门口,刚好迎面撞上了刚刚停下银色兰博基尼的金俊昕。金俊昕皱了皱眉头,要下车窗,摘掉了看着像和李绘娜戴着的情侣款墨镜。“小公主,能不能麻烦你把车停到车库里面去?”

“小公主?”一脸的不耐烦,口吻轻佻,李绘娜还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金俊昕和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大男孩是同一个人,演技这么强大何必还来星光学院?

“哦,不好意思,之前背地里都是这么叫你的。还是说,你还是更喜欢我叫你,小娜?小娜,把车往里停停吧,我都没有地方停了。”金俊昕露出一脸的痞气,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懂,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喜欢的女生,他只知道,他怕自己控制不住那颗想不顾一切冲过去,把面前这个女生抱在怀里的心。

“既然是公主就该有仆人吧。”李绘娜走过去,把车钥匙扔给了金俊昕,“我今天第一天拿到驾驶证,不想你那一车库的宝贝被我撞烂的话,就当一回我的仆人吧。”看着走进别墅的李绘娜,金俊昕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一个多月以前的李绘娜,连话都不愿意跟他多说,现在少骂他一句都觉得难受,还是该笑吧......无奈的把车停好之后,金俊昕搬出了自己的行李,“帮小公主拿吧,王叔。”谢绝了管家大叔的好意。

德光路是有名的富人区,一排排别墅像城市规划的模型一样美好,美轮美奂的外表之下,别墅里的狗血**宫斗争宠又有谁在乎呢?现在德光路上房价最贵的璀璨铂宫别墅区里的一栋别墅三层欧式别墅里,正上演着本世纪最狗血的戏码......虽然谁都没敢开第一枪,但空气里弥漫着的烟硝还是让刚踏进玄关的金俊昕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富丽堂皇的大厅里,Kevin的化妆镜和唇膏被丢在了一旁,在他手中取而代之的是数不清的名牌包包和鞋子,把他装饰的像棵圣诞树一样。肖舞也没闲着,把一堆的床上用品和抱枕像是农民工一样扛在肩膀上从客厅往一个房间运。安宇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穿着舒适的拖鞋,不知道从哪搞了两杯咖啡和肖舞一起走进那个房间。金俊昕皱了皱眉头,看着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人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嗒嗒。”

金俊昕走到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你,你,你,还有你,未经别人允许就擅自闯入别人的房间,知道这是违法的么?”

“房产证上有我的名字,请问我在自己的房子里,进自己的房间,是违反了哪条法律?”

“小公主,这栋别墅有三层,十几个房间,你干嘛非要我的房间?”

“我只知道,这间面积最大,采光最好,位置最佳,”还有你的味道……李绘娜心底的声音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慌了神,“房......房门上又没写你的名字,谁先占了算谁的。”金俊昕看了看竖着刺的小公主,一步一步走近,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只能放下一张纸的时候,他突然坏笑着向一旁一歪头凑到小公主的耳朵边上,“这个房间闹鬼,晚上你可别哭着来找我。”说完拿起手边的包往肩上一抡扭头就走。

“你你你你!你才是不要趁晚上一个人都没有来侵犯我们家小天后!不行,我们家娜娜太危险了!娜娜,我决定住下来陪你!”Kevin搬东西时下去的兰花指,一生气又翘了上来,这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安宇和肖舞听到这句话,也不甘示弱。

“那我也要住下来。”

“那我也要,我也要!”

“都住下来啊,反正冠科家有的是钱,不在乎让二小姐白养你们几个。只是如果晚些时候如果发生血案的话,溅了一身的血可不要来怪我。”李绘娜举起手中摸好果酱的面包,众人看着她手中还没放下的刀子,乖乖的闭上了嘴。

安宇和乔颖儿在帮李绘娜搬了家之后,两个人就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愉快的飞到了地球的那半边。他们在巴黎的塞纳河边享受着香醇的咖啡的夕阳的时候,因为失去了比赛资格而没有免除期末考试的李绘娜和金俊昕只能苦命的在学校和公司之间来回奔波。为了避免见到对方,李绘娜用似乎要把自己劈成八瓣的架势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与事业中。娱乐圈老将Kevin大美人都被她操到了去医院挂了两次点滴的地步了,她自己却像超人一般24小时的运转着。

可怜的李绘娜不仅在公司要受大小股东和员工的气,回到家里还要面对让自己不知所措的冠科家大少爷。这位大少爷还经常喜怒无常,会给复习到深夜的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她盖上被子,又会在她端来食物的时候重重的关上房门。可是李绘娜不知道,在她睡着之后金俊昕是怎么看着熟睡的她流泪,她更不知道,他有多少次把做好的想要送去给她的食物倒进垃圾桶。他们是无解的死循环,是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对幸福的人类的报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