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要伪装的公主

No.29——我可以只要你能醒过来

要伪装的公主 任小爱 5755 2013-07-29 11:21:49

  白色,是一种圣洁的颜色,像天使的翅膀,教堂顶上的十字架。

白色,是一种绝望的颜色,像医院的墙壁,医生的大褂。

刺鼻的消毒水充斥着寂静的走廊的每一寸,距离李绘娜被送进急救室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救护车刚到的时候,警察、肇事者、媒体、粉丝、医务人员都挤在这条狭窄的走廊上叫喊着,安宇被挡在了急救室的门外,只好暂时处理门外人员的一系列疑问,焦头烂额让他无暇分心去担心李绘娜的伤势,只知道自己在看到刚刚地上那一大摊的鲜血时就已经失了魂,现在站在这里面对镜头微笑着叫大家不要担心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收到消息赶来控制局面的Keven带着保镖和保安将无关人等全部挡在了医院外,本来人声鼎沸的走廊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安静让安宇一下子靠着墙瘫在地上,深深的低下了头。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一下子从五彩缤纷的浅海沉入了深海里,身边只有无边无尽令人窒息的黑暗。墙上的大钟格外清晰“滴答滴答”的敲打在安宇的心上,恐怕如果墙上那盏刺眼的“急救中”提示灯再不熄灭,先倒下的会是他。

“嗒塔塔”急促的脚步声迅速的接近安宇,脚步声的主人似乎不愿意再等待一分一秒。金俊昕冲到了安宇面前,毫无停顿的抓起衣领把安宇拎了起来,一拳打在安宇脸上,正要挥出第二拳的时候被及时赶到的李羽杰拉住。金俊昕双手被李羽杰拉着,只能胡乱的踢打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你他妈就是这么照顾她的!”

安宇倚在墙上耷拉着脑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好像刚才挨了金俊昕重重的一拳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又好像他已经不在乎任何事情了。

“金俊昕,你冷静一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娜娜的情况,我们先问清楚再说。”李羽杰跟金俊昕一样的愤怒,只是仅存的理智还是让他分得清孰轻孰重。他从来都不喜欢这个城府颇深的安宇,只是出于对娜娜的尊重从来不曾加以干涉,没想到娜娜竟然在他的手上出了车祸!“安宇,娜娜现在状况怎么样了?”

“不知道。”

“嘭”又是一拳,金俊昕吃惊的看着刚刚还拉着他的李羽杰。李羽杰揪住安宇的领子往墙上重重的一摔,安宇就像是一个没电了的布娃娃一样,不吭声的慢慢从墙上滑下去,好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李羽杰又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拉起来,抵在墙上,恶狠狠地威胁他,“我告诉你,如果娜娜有什么事的话,我拿你给她陪葬!”

“呵呵。”一直没吭声的安宇突然笑了起来,抬起头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透过愣住的李羽杰盯着后面一脸愤恨的金俊昕,“李羽杰,你跟我发这么大火干什么啊?一直算计小娜,骗小娜,让小娜情绪失控冲出去被车撞到的人是金俊昕!我只是让她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我才是那个一心一意爱小娜的人!”他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一把将李羽杰推到地上,一拳扑向金俊昕,“如果你没有告诉小娜,这一切就不会变成这样!犯规的是你!是你把小娜害成这样的!”

李羽杰见两人又扭打在一起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冲了过去将两人分开,“安宇,你在胡说些什么!”

“你问他啊!你问他上次是怎么答应我,拜托我要好好照顾小娜的!”安宇擦了一下嘴角渗出来的血,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金俊昕大喊。

一个星期前,巴黎卢浮宫的一个角落里。

金俊昕看着面前说有通告要先回国的安宇,刚刚就在自己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后面跟了自己很久的小娜真相的时候,他突然出现把自己拉到一边的角落里,拙劣的谎话和现在突然的出现,来意金俊昕早已猜出了几分。还没等安宇说话,金俊昕先摘下了脸上的墨镜,“我不会告诉她的。”金俊昕低着头摩擦着手里的墨镜,眼眸里流出一丝的悲伤,却勉强自己在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抬起头对不知所措的安宇说道,“请你一定,好好照顾她。”见安宇愣在原地,金俊昕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重新戴好墨镜转身向出口走去,突然身后传来了带着些微哽咽的一声大喊。

“为什么?”

金俊昕站住,“因为我已经失去了用那个身份守护她的资格。以后,我会用另一个身份继续守护着她。”安宇看不见,在说完这句话后,没有回头的金俊昕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安宇反应过来的时候,金俊昕已经走了,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在这里站了多久。没想到不仅自己知道他的事情,金俊昕居然对自己的事情也这么了如指掌,而且准确猜到了他的来意。没错,他是来警告金俊昕不许把小男孩事情告诉李绘娜,不然他就要告诉李绘娜金俊昕是怎么为了吞并星光集团,设计一步步接近她。可是没想到,自己准备好的一大堆说辞一个字都没用上,金俊昕居然自己就自愿把小男孩的身份让给了他,还请自己要好好照顾小娜……金俊昕,你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做出的这个决定?

“请问这里有李绘娜的家属吗?病人大出血,需要紧急输血!”护士小姐的一声询问,把三个人的思绪拉了回来。金俊昕第一个冲了上去,激动的握住护士的手,搞的护士小姐差点没幸福的晕了过去,“我,我来!我是她,我是她哥哥!”

“我也可以!我也是她哥哥!”李羽杰也扔下安宇冲了过去。

“好,那你们先跟我去抽取血样,如果确定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给病人输血了。”护士小姐带走了金俊昕和李羽杰后,安宇又退回了墙边,顺着墙慢慢的滑了下去,深深的埋下了头。

小娜,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骗你,我不应该跟你说那些话。你醒过来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不会再逼你了,只要你没事,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可是为什么,现在你躺在那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护士小姐,我们要等多久才会出结果啊?”金俊昕右手按住自己肘窝处的棉花,左手费力的拉住给他们抽血的护士。

“一会儿就好了!你们先回去等吧,等结果出来了我马上来通知你!”护士小姐甩开了金俊昕的手,踩着小根鞋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李羽杰拉住瞎着急的金俊昕,摇了摇头示意他先别着急,拉着他走回了走廊。金俊昕不安的不肯坐下在急救室前焦急地踱步,李羽杰瞟了一眼角落里低头蹲着的安宇,叹了口气坐在了离急救室最近的椅子上。没过一会儿,两位护士小姐就抱着化验单回来了。

“你好,李羽杰先生,你的血液和病人的血型相符,请跟我来抽血。”

“好好好!”

李羽杰一溜烟的站了起来,准备跟着两个护士走。金俊昕一看他们完全没有理自己,拽住其中一个护士的胳膊,着急的问道,“那我呢?我也是病人的哥哥,我也可以给她输血!”

“你是病人的哥哥?”被留下的护士翻了翻化验单,从下面拿出一张单子,一脸疑惑的问。“可是先生,你的血液和病人的出现排斥现象哎。如果是亲人的话,一般是不会发生这种情况,请问你们有做过DNA检测么?”

“DNA……应该有吧……”金俊昕使劲的回想,老爸只跟自己说过李绘娜是他跟淑芬阿姨的孩子,没说过有没有做过什么DNA测试啊!但是没有做过测试的话,老爸又是怎么确定李绘娜就是自己妹妹的?

护士一看他吞吞吐吐的态度,不难烦的挥了挥手,“先生,科学是很严谨的事情。我建议你还是等病人好了,再一起去做个DNA测试确定一下比较好。”

“那护士小姐!”金俊昕又抓住了着急走的护士,“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现在就做DNA检测?”

“现在?”

“对,现在!你不是都有我们的血么!还是不够?那你再多抽一点!”

“啊,那倒不用了。”金俊昕突然伸过来的胳膊吓了护士一条,护士看了看金俊昕着急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那,先生,我会帮你先登记一下然后排在等待检测的队伍里。”护士在化验单上飞快的写着些什么,又顿了顿,抬起头对金俊昕说,“不过我觉得你们是兄妹的概率会非常小哦,先生最好还是先做好心理准备。”

“真的么!那太好了!”金俊昕激动的抓住护士的肩膀使劲摇晃,护士差点要被他要散了。奇怪的看着这个人,心想他脑子没问题吧?不是兄妹这么开心,难道里面躺的是他老婆不成?“护士小姐你一定要尽快帮我确认检测结果!出结果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金俊昕哪管护士小姐拿不拿他当病人,听到自己和李绘娜可能不是兄妹的消息,自己高兴的简直快要跳起来了。

一旁意志消沉的安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大步走到了两人的面前,一把抓住护士的胳膊,瞪大了布满血丝的眼睛,“你说什么?你说他们不是兄妹?”

“先生,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而已。”护士皱着眉头挣脱开安宇,赶紧远离了这两个人,这年头疯子真多,今天就碰见了俩。

安宇意味深长的看着一边狂喜发疯的金俊昕,突然大声的笑了起来,那张比哭还难看的脸让金俊昕都愣住了不敢出声。安宇笑到哭了,又哭到笑了,终于喘着粗气停了下来,看着金俊昕,“金俊昕,现在看来我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安宇嘲讽的笑了笑,拿上自己的东西,“祝你们幸福。”

安宇故作潇洒的说完转身就走了,看着他桀骜不羁的背影,金俊昕当然不知道他戴上墨镜是为了遮住自己的泪流满面。

小娜,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比不过一个利用你算计你的男人!就算只是万分之一不是兄妹的可能,看着眼前狂喜的金俊昕,如果你知道的话,应该跟他是一样的表情吧?就算金俊昕还是是你的哥哥,你都对他这么念念不忘不肯接受我,如果真的不是兄妹的话,我难道还会有胜算么?其实从第一次告白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输了,输的彻彻底底。我曾经以为挡在我们之间的是李振国,所以拼命的努力想要成为配站在你身边的男人,现在我什么都有了,却失去了你。李绘娜,你变了,以前那个只看着安宇的李绘娜,再也回不来了。既然这样,李绘娜,祝你幸福。这一次,我真的应该放手了。

李羽杰抽血回来听到这个喜讯也跟金俊昕一样高兴的上窜下跳,嚷嚷着一定要现在就去找医生帮他们做DNA检测,然后一溜烟的就跑了。只留下金俊昕一个人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望着那盏刺眼的“急救中”提示灯,距离金俊昕到这里又两个小时过去了,急救室里的人儿似乎还是没有要醒的迹象,金俊昕突然理解为什么安宇刚刚在这里的时候会是那副样子,这种无尽的等待使人觉得渺小绝望,无能为力。

终于在金俊昕觉得双腿麻痹的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那盏刺眼的灯灭了下去,“咔嚓”一声急救室的大门被推开了,几个医生和护士推着一张病床走了出来。金俊昕一眼认出躺在床上戴着氧气罩的李绘娜,连忙冲到了床边拦住队伍,“医生!她怎么样了?”

“先生请你不要耽误治疗,病人刚刚脱离危险,但是还在观察中,只要能醒来就没事了。”一个护士挤到金俊昕前面,拦住他,不让病床的行进速度慢下来。

“那她什么时候会醒来?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她?”

“等下病人转移到普通病房就可以来探望了,至于她什么时候会醒来要看病人自身的恢复情况,很抱歉我们无法提供准确的时间。”金俊昕抓着李绘娜的手,一路跟着病床小跑到病房,一直到他们把李绘娜放在病床上也从未放开。

医生告诉金俊昕虽然李绘娜还没有完全醒过来,但是她的大脑和感官都已经清醒正常运作,建议家人可以多根她说说话,来加速病人苏醒的速度。金俊昕把李绘娜转到VIP病房,为了天天陪着她就向公司和学校请了假,让李羽杰帮忙从家里拿了几件换洗衣物,也住在了病房里。一个星期过去了,只有在李振国,肖舞他们偶尔来看李绘娜的时候,金俊昕才回到德光路的家里稍微梳洗休息一下,余下的时间,除了上厕所以外金俊昕都寸步不离的守在李绘娜的病床边,握着李绘娜的手陪李绘娜聊天,有时候说着说着累了就直接趴在李绘娜的边上睡着了。李羽杰实在看不过去了,会带着饭上来逼着金俊昕吃了,让他去沙发上小睡一下,睡不到半个小时金俊昕就会自己惊醒,然后继续跑到李绘娜的床边跟她讲话,李羽杰常常不知道金俊昕都跟李绘娜说了些什么,又为什么天天讲还有那么多话可以讲,好像要把这一辈子的话都在这两天说完一样。

唯一一次金俊昕舍得松开李绘娜的手还是在李羽杰拿来DNA检测结果单的那一天,他拿着单子在病房里跑跑跳跳了好一会儿才又回到床边,继续握着李绘娜的手,李羽杰记得那一天金俊昕连觉都没有睡,一个晚上不停地在跟李绘娜讲话,虽然不知道金俊昕说了些什么,但是看他一脸幸福的样子,应该是在告白吧。李羽杰想到这里傻傻的笑了笑,把瓶子里凋谢的花拿出来扔掉,再把手里的鲜花拆开插进去,准备把花瓶放回原位。

“小娜!”

金俊昕突然的一声让李羽杰分了神,手一松花瓶从手里滑落了下去,碎了一地。他顾不上一地的玻璃碎渣,冲到病床边,紧紧地握住了病床上刚睁开眼的人儿的另一只手。“娜娜!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李绘娜艰难的抬起沉重的眼皮,转了转眼珠,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想坐起来可是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李羽杰似乎发现了她的意图,轻轻的扶着她按了按钮把床调了起来。李绘娜看到李羽杰,用力挤出了一个安慰的微笑示意自己没事,喘着气费劲的吐出了一个字,“水……”

一直愣到现在的金俊昕终于反映了过来,连忙起身倒了一杯水送到李绘娜面前。李绘娜转头看到金俊昕,呼吸立刻变得急促,泪水涌满了眼眶不停的打转。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抬手将水杯挥了出去,颤抖着挤出了一个字,“滚……”

水杯撞在了墙上,破碎的玻璃残渣和水花溅在金俊昕身上。李绘娜眼里闪过一丝不忍,大颗的泪珠从明亮的大眼睛里落下,双手紧紧的抓住两侧的被单。李羽杰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他们之前发生了些什么,又顾忌李绘娜的身体,不敢上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金俊昕看都没看自己被玻璃碎渣割破的手背,一把抱住话都还没说完的李绘娜,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背,“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抱的那么紧,那么紧,好像要把李绘娜揉进自己的骨头里,好像稍微一松手李绘娜就会消失不见一样。李绘娜傻傻的愣在那里,不知道是没有力气推开他,还是不舍得推开这么温暖的怀抱。她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一个星期里,金俊昕每天都在想,只要她能醒过来,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不管她醒来之后怎么打怎么骂,就算她说恨自己再也不想见到自己,只要她能醒过来,自己就再也不会放开她。

李绘娜早已泪流满面,因为金俊昕的这一抱而逐渐抽泣了起来,她慢慢的伸出手扶上金俊昕宽阔的后背,放声大哭,结果吓到了一直抱着她的金俊昕。金俊昕松开李绘娜,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脸,心疼的为她拭去眼泪。可是李绘娜却越哭越大声,一把推开金俊昕转身抱住李羽杰越哭越大声,一边哭一边对金俊昕大喊着,“你走!我不想要看到你!”李羽杰想推开李绘娜看看她到底怎么了,却没想到李绘娜抱的死死的不肯松手,哭得更厉害了。刚刚恢复的李绘娜身上还插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仪器管子,随着她越哭越大声,一边的一台机器突然“嘀嘀嘀”的狂响了起来。李羽杰只好抱紧了李绘娜安慰她,跟金俊昕摆摆手示意他先离开。金俊昕也被吓得不轻,连连摆手向门口退去,“好好好,我走我走!医生说你暂时不可以太过激动!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金俊昕走了之后,李绘娜终于渐渐的停止了哭泣,慢慢扬起满脸泪水的小脸,哽咽的对李羽杰说,“哥,我真的好爱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