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要伪装的公主

No.30——劫后余生后的皆大欢喜

要伪装的公主 任小爱 6144 2013-07-29 11:21:49

  嗒塔塔!

“啊……啊……”

寂静的走廊上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剧烈的喘息声,金俊昕盯着凌乱的发型和惺忪的睡眼疾驰在通向急诊室的走廊上。

刚刚回到家一躺在床上,这一个星期的疲倦就向他袭来,可是还没睡多一会儿,他的电话就像催命的一般狂响了起来。金俊昕眼睛都懒得睁开,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就听见那边传来了李羽杰抽泣的声音,虽然声音轻的像一阵风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却像一颗原子弹一样把金俊昕炸的睡意全无,从床上一下子跳了起来,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就朝着医院火速开了过去。李羽杰的电话只有四个字,“娜娜走了。”

这条狭窄的走廊并不长,可不管金俊昕怎么用力的跑向那扇明明就在眼前的病房门,那扇门却离他越来越远,明明就在眼前但就是怎么跑都跑不到。终于金俊昕实在是累的没有力气了,跑着跑着就直接跌在了地上,一抬头突然恍惚看见一个穿着白裙子的背影出现在那扇门的前面,“小娜……”金俊昕愣愣的望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叫出了声。李绘娜听到这两个字浑身一颤,慢慢的转过身来,向金俊昕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金俊昕踉跄的站了起来,开心的准备跑向李绘娜。可病房前的李绘娜却突然离他越来越远,表情也从温暖的笑容变得越来越狰狞,像发了疯一样的大声哭喊着,她纯白的裙子突然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血染得鲜红。她身后的病房突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雪白的悬崖,而李绘娜毫不犹豫的闭上了双眼向后倒了下去。金俊昕立刻像离弦的弓箭一般向着倒下去的李绘娜冲了过去,奋不顾身的跟着跳了下去,“小娜!”

“小娜!”金俊昕猛地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喘着粗气的环顾了一下四周,松了一口气,熟悉的家具摆设,原来一切都是梦,还好这一切都是梦。金俊昕长吁了一口气,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噔噔噔噔噔。”李羽杰三个大字在手机屏幕上不停地闪烁着,金俊昕看着那震动的手机,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涌起,就只是久久的看着不敢接起。终于在手机亮光即将慢慢熄灭的前一秒,金俊昕用力的吐了一口气拿起了电话。刚接起电话一听到李羽杰的声音,金俊昕就抓起外套和车钥匙就飞奔了出去。

李羽杰的电话只有四个字,“娜娜走了。”

该死!那个恐怖的梦!难道要成真了?还是自己现在还在做梦?最好还是梦,一定是梦!小娜一定没事的,自己只是去医院继续陪着她,赶快到医院就知道她没事了,快一点,再快一点……金俊昕一边拼命的摇头自我安慰着一边脚下猛踩油门,疾驰在去医院的路上。

“羽杰!小娜呢!”金俊昕一冲出电梯就看见了在电梯边等他的李羽杰,一把抓住他的手。还好,还好和上一个梦里不一样,还好这个梦里至少还有羽杰陪自己一起。

“俊昕,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娜娜临走前说再也不想看到你了,你真的确定你还要进去看她么?”李羽杰将手搭在金俊昕的肩膀上,一脸悲痛的对他说,“俊昕,既然人都已经走了,你们过去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应该放下了?或许这是老天给你的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们活着的人,都应该向前看不是么?”

金俊昕沉默了半晌,抬起头对李羽杰点了点头,坚定的说,“对,你说得对!经历了那么多恶心的事情,老天终于要把我的幸福还给我了!我应该要重新开始。”李羽杰一听金俊昕没有反驳他,着急的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却被金俊昕给打断了,“我应该跟小娜重新开始,我要娶小娜!李羽杰,哦不,哥!请允许我娶小娜!小娜如果一直不醒过来,我就跟她一起躺着;小娜如果真的走了,那我就娶她的鬼魂!我现在就去跟小娜求婚!”金俊昕越说越高兴,丢下还在发愣的李羽杰向着病房跑去。既然这是他的梦,他宁愿把它变成一个美梦,永远都不要醒过来!李羽杰被金俊昕说得满脸黑线,他说要娶小娜还变成鬼了都要娶?金俊昕是不是受到的打击太大,疯了?娜娜,我们这次是不是玩大了……李羽杰望着金俊昕跑进病房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忍俊不禁。

金俊昕站在雪白病床前瞪大了眼睛,看着安然的躺在病床上的李绘娜。她素面朝天,皮肤吹弹可破却毫无血色,紧闭的双眼有种不可侵犯的神圣。长长的睫毛向上卷翘着,又透出一股调皮,好像等一下就会眨着那双大眼睛看着你。她身上的管子和床边的仪器已经被全部撤走,整个病房里只有她的病床显得格外空旷清冷,好像全世界都放弃了她一样。金俊昕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走到床边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上她的脸颊。他已经那么努力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梦,都只是自己的噩梦,小娜不会死,不会的!可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自欺欺人的谎言在瞬间全部瓦解,理智让他回到了现实,回到了这个冷冰冰的没有小娜的世界。

一直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金俊昕兀然无力的顺着病床滑了下来蹲坐在床边,他抓住李绘娜的手,止不住的眼泪大地的落下。

“为什么?为什么你又要丢下我!”

“在法国的时候你连说都不说一句就走了,现在我把你找回来了,可是你又要丢下我了么?”

“你真的舍得羽杰,舍得大家,舍得我么?我们都计划好了不是么?那些幸福你真的舍得不要么!”

金俊昕已经在床边泣不成声,想到当初在法国一直玩在一起的小女孩突然消失不见,想到自己每天去卢浮宫门口坐着痴痴地等着她回来,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了她却又要失去她!

在李绘娜昏迷的时候,金俊昕遵照医生的叮嘱,一直跟李绘娜不停地说着话。一开始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不停的认错求她醒过来看看自己,如果再不醒过来,这么喜欢她的自己要怎么办!他在想,小娜是不是在惩罚自己,惩罚自己骗她设计她,于是他开始给她讲第一次见到她的场景,第一次想保护她的时候,第一次想把她紧紧的拥到怀里再也不放开的时候,第一次知道是兄妹时的无力……讲着讲着,他偶然间发现李绘娜的眼角居然慢慢的滴下了一颗晶莹的泪珠,他欣喜若狂,每天更加开心的给李绘娜说故事,更开心的是李羽杰还带来了DNA阴性鉴定结果,知道自己再一次有了可以继续守护她的资格之后,金俊昕越来越坚定。小娜如果一直不醒过来,自己就跟她一起躺着;小娜如果真的走了,那自己就娶她的鬼魂。可是车祸前发生的故事都说完了李绘娜还是没有醒过来,金俊昕就只好握着她的手给她讲以后的故事。

小娜,等你醒过来,我就全权让出冠科集团的管理权,到时候你就是星光和冠科两个集团的负责人,我要让你成为两个集团真正的公主。

如果你觉得这样太累了只想继续做你的明星,那我会替你承担这一切。我们就在德光的别墅里搭一个工作室,你在拍戏的时候我就坐在一旁看财务报表。可是你太美了,我又怎么能专心工作呢,所以只能可怜财务总监一遍一遍的帮我修改核对……

等你醒过来,我们就结婚,办一个盛大的世纪婚礼,学校和公司全部放假三天为我们庆祝。我们再办一个校园祭,奖品还是法国游,说好了这次谁都不许临阵脱逃失去比赛资格,我们要真正获胜一次,然后用这个假期去度蜜月好不好?我要带你到圣母的面前,好好谢谢她让我遇到了你,我会向她发誓,我愿意成为你永远的家人,终身的伴侣,就连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

等你醒过来,觉得这里没有值得你留恋的了,我们就一起回法国。你不喜欢说法语,我就做你的贴身翻译,我们去环游世界,什么公司电影我们都不要管了,就一直这么在一起……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陪你,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只要你可以回来,叫我做什么都可以……

“只要你可以回来,叫我做什么都可以……”金俊昕哭的没有力气了,呆滞的坐在床边喃喃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忽然从他的头顶传来了一个天籁一般的声音,好像天使的歌声上帝的福音在指引着绝望的小孩,“不可以再骗我,也不可以有事情瞒着我。还要做煮饭婆,话说你会不会做饭啊?如果不能吃的话还是算了,贴身翻译是一定要的,如果要环游世界你还需要再多学几门语言,校园祭什么的还是可以考虑的……”

“小娜……”金俊昕惊喜的仰起满是泪水的脸庞,愣愣的对上李绘娜那一双明亮的眸子。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的洒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的李绘娜身上,好似为她披上了一层天使的光圈,令人舍不得眨眼。她温柔的好似三月旭阳的笑容跟李羽杰同出一辙,此刻正毫不吝啬的照耀着金俊昕。

在她醒来之后李羽杰已经把DNA检测结果告诉了她,她差点高兴得差点从病床上跳了起来。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撞出了真相,也撞出了李绘娜的真心。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忘掉金俊昕,忘掉这些违背道德的心动,可在被火车撞飞的一瞬间,在她昏迷的这一个多星期里,她的脑海里就只有金俊昕。带着口罩装劫匪的金俊昕,给她帽子缠着她的金俊昕,摩天轮下告白的金俊昕……那天她刚醒过来的时候,她好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要醒过来面对这一切;恨自己为什么在知道了金俊昕设计自己、虚情假意的接近自己,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喜欢他;恨他们之间这道无法跨越的血缘鸿沟。可是现在李羽杰居然告诉她,她不是金俊昕的妹妹,是金政和搞错了,她是如假包换的星光集团二小姐,和金家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李羽杰还给她讲了这一个星期里,金俊昕是怎么寸步不离的照顾她的,又是怎么尽最大努力想要弥补他所犯下的过错的。金俊昕主动把自己一半的股份转到了李绘娜的名下,现在李绘娜是冠科集团最大的股东,用李羽杰的话来说,只要她愿意,她随时可以免去金俊昕总经理的职位,把他从自己家的公司里赶出去。其实就算金俊昕不这么做,她也早就决定原谅他了。李绘娜在这一个星期里虽然昏迷着,可也能感受到身边一直有一股温暖坚定的力量,让她可以安睡,这次经历了生死之后,她只希望以后每天这股温暖的力量都能陪在自己身边。

“干嘛?跟见了鬼似的。”李绘娜坏笑着把瘫坐在地上的金俊昕拉了起来,嘴一撇一副欠揍的样子,“阎王爷说有个人欠我太多,把我放回来讨债了。咱俩来聊聊赔偿的问题吧,你……”话还没有说完李绘娜整个人就跌入了一个炙热的怀抱,金俊昕最大限度的把她捆在了自己的臂弯内,瘦骨嶙峋的李绘娜硌得他生疼,可是这种疼痛感让他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

随着“啪”的一声彩纸碎片散落在了他们身上,李羽杰,乔颖儿和肖舞一群人举着礼花和气球欢呼着冲了进来。

“哥,你来这么早干嘛?我还没有好好欺负他呢!”李绘娜从金俊昕的怀抱里抬起头,一脸不满的瞪着李羽杰。她还想好好跟金俊昕待一会儿,这个傻哥哥这么早冲进来干什么……

“欺负他?我看我再不进来你就要被他吃了!”李羽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恐吓了一下李绘娜,看着金俊昕还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李绘娜身上,皱了皱眉头抬起手指着他俩,“喂喂喂,金俊昕,咱俩兄弟归兄弟,你跟我妹妹在一起我也很支持,但是好歹我也算个长辈,你你,你给我把手松开……”

李绘娜悠闲地坐在床上看热闹看得不亦乐乎,突然被一个庞然大物挡住了光亮眼前一黑,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前就是一张放大的金俊昕的脸,唇间一片柔软湿润。不知道过了多久,金俊昕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的唇,轻轻吻了她的额头,把她抱得更紧了,似是在回答李羽杰,却目不转睛的神情望着李绘娜,“我再也不会放开了。”

“我说,你俩能不能不腻味了。娜娜还是个病人呢,你让她歇会儿。唉……之前怎么没发现你俩是这种类型的呢?”乔颖儿从她VictoriaSecret的巨大奶妈包里掏出一个保温壶出来,到了一杯绿的发黑的不明液体,幽幽的端到了李绘娜的面前。“这是我特别为你制作的营养蔬菜汁,养颜又健康,美丽又大方!哎呀,反正什么时候补充点维C都是好的嘛,你哥说特别好喝,所以我特意拿来给你补补。快喝吧,要一口气喝完哦!”

“乔颖儿,你……”李绘娜看着眼前贤妻良母版的乔颖儿,怀疑真正的乔颖儿是不是被外星人抓走了。不然怎么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娜娜”,“你哥”的叫,还居然专门做了蔬菜汁给她?通常情况下乔大小姐不都是应该一口一个我家Charles的,然后扑过来把金俊昕拽走的么?刚想张嘴问问清楚,就被乔颖儿无情的打断了。

“没礼貌,你现在要叫我大嫂!”

“大嫂?!”李绘娜吓得差点把那杯蔬菜汁泼在乔颖儿的脸上。该死的李羽杰!昨天汇报工作的时候怎么一个字都不说!好歹也应该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吧!她还是个病人呢这么被吓真的好么!不过话说老哥还真有办法,居然把对金俊昕一网情深的乔大小姐都搞定了,看来自己和金俊昕之前是白操心了……想到这里李绘娜谄媚的对乔颖儿笑了笑,举了举手里那杯幽绿的蔬菜汁,“谢,谢谢大嫂。”

“乖,快喝吧。”乔颖儿爱怜的抚摸了一下李绘娜的脸庞,吓得李绘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又差点没把蔬菜汁扔出去。她看了看手里那杯绿油油的蔬菜汁,心想乔颖儿不是在整她吧,还美丽又大方,她看是痛苦又悲伤才对!不过连李羽杰这种挑嘴的家伙都说特别好喝,应该也不会太差吧……李绘娜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把杯子送到嘴边。在她仰头味蕾接触到那汁液的一瞬间,李羽杰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个味道简直就不是人类可以创造出的味道!你能想象把腐烂的尸体和香菜芹菜香椿等一系列有味道的绿色蔬菜榨成汁,再埋到化粪池之后的味道么?对,你没有猜错,那杯蔬菜汁比那个还要难喝!李绘娜当时就后悔了想把杯子放下,可是看见乔颖儿那满脸的期待,还不停地强调,“一定要一口喝下去哦”,“对身体很好的哦”……李绘娜只好硬着头皮把一整杯灌了下去,然后勉强的冲着乔颖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好喝。”然后在乔颖儿开心的转身的时候焦急的接过了金俊昕递过来的如同及时雨一般的一杯水毫不犹豫的干了,然后在乔颖儿转身回来之前赶紧把杯子扔到了金俊昕的怀里,顺便瞪了李羽杰一眼,她现在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李羽杰能成功拿下乔颖儿了,这简直就是为了爱情不要命啊……

金俊昕和肖舞在一边忍俊不禁,李绘娜威胁的瞪了两个人一眼,但没有起丝毫的作用,于是李绘娜便不嫌事儿大悠闲地发话,“既然这个东西这么营养,又这么好喝,应该大家一起分享啊!大嫂,你不介意我分给大家喝吧?”

金俊昕、肖舞和李羽杰的脸当时就绿了,但是敢怒不敢言只好面面相觑。乔颖儿一听李绘娜这么喜欢自己特制的蔬菜汁,连蹦带跳的从大包里面又掏出了两大个保温壶,激动的举起来摇晃着,“当然没问题!我早就想到了,所以做了好多好多!大家不用着急,每个人都有!”

“哎呀!”金俊昕突然大喊一声,一副惋惜的样子,“我突然想起来,我公司还有个会要开,这种好东西我可能就无福享受了,真是太可惜了!那我先走了啊,小娜我回头再来看你。”金俊昕说完就飞快的亲了亲李绘娜的脸颊,脚底抹油像一阵风一样冲出了病房了。李绘娜狠狠地望着金俊昕的背影,心里暗骂道,这个混蛋!不是刚刚才说再也不会放开了么!现在一个蔬菜汁就吓跑了,混蛋!

“俊昕,我想起来了!是那个星光和冠科的联合会议是吧?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李羽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拍脑门,抓起外套也追随着金俊昕而去。

“那……你们聊,我去个厕所!”肖舞呵呵的干笑了两声,想了半天也找不到好的借口,只好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解决,也迅速逃离了案发现场。李绘娜从门缝看到肖舞出去之后愤恨暴揍的那两个不讲义气的家伙,就你们有公司别人都没有是不是!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李绘娜躺在床上看热闹看的不亦乐乎,却见着刚刚还一脸愤恨的乔颖儿把目标转移到了她的身上,又举着一杯绿油油的蔬菜汁向她逼近。李绘娜紧张的吞了口口水,“那个,我……”

“哎!你别说你也要上厕所啊!反正你身上一堆的管子你也下不了床,来来来,喝了这杯再去!”乔颖儿意识到了李绘娜的意图连忙打断了她,硬是把杯子往李绘娜手里塞。李绘娜眼看着乔颖儿一步步的逼近,可身子已经抵到了床头无处可逃了,只好认命的结果了杯子闭上了眼睛准备开灌。

“娜娜。”突然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李绘娜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睁开了眼睛,呆呆的望着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