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要伪装的公主

No.27——真相大白前的真相大白

要伪装的公主 任小爱 5428 2013-07-29 11:21:49

  不知不觉的天渐渐的黑了下来,冠科集团的会从天亮开到天黑是常有的事,所以员工们虽然满脸的倦意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一个个的在听到金俊昕散会的指示之后立刻变得活蹦乱跳,有几个迅速收拾好东西后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赴约会去了;也有一些激进分子散了会也不着急回家,一边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格子间,一边仍然激烈的讨论公司和他们自己的将来;关系好的三五聚在一起计划着去楼下的烧烤摊撮一顿犒劳一下自己,一瞬间原本熙熙攘攘的会议室变得安静了下来,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两个人。金俊昕在座位上对着电脑不停地敲打些什么,他对面的李绘娜慢条斯理的把东西一件件收进自己的fendi小包里,收拾完了也不走,靠在椅背上玩手机。

对于两个平时见面就会吵起来的人,现在的气氛安静的有点过分了。他们仿佛像两个互相不认识的人一样,大家都在的时候显不出什么,只剩下两个人单独在一间屋子里就显得格外的局促和尴尬。

李绘娜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盘算着该不该跟金俊昕说安宇约自己吃晚饭的事情,可是看金俊昕全神贯注的用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又不好意思打搅他,是有什么重要的工作么?

金俊昕其实根本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才随便打开了一个文档在里面胡乱敲着键盘。看李绘娜没有要理他的意思,也更没有要走的意思,是在等自己么?如果是这样,自己是不是应该主动示好?“要不要……”

“小娜!”金俊昕的后半句话被硬生生的堵在喉咙里,看着安宇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金俊昕的心陡然一凉,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么?你干嘛穿成这样?”李绘娜厌恶的瞟了一眼,只见安宇一身Armani春季新款西装,脚下踩着HermesJude,价值不菲的Rolex静静的躺在他的手腕上,尽职的散发着一股铜臭味,“你的生日,过了啊。我的生日,还没到啊。”边思考边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虽然自己和金俊昕平时也穿名牌,但安宇平时却是从来不追求这些东西的,也不知道今天撞了什么邪……

“什么日子都不是,就是想跟你随便吃个饭,我包下了你最喜欢的那家顶楼牛排店,我们去吃牛排好不好?”

金俊昕不动声色的继续假装忙碌着,心里还在盘算着李绘娜会不会记得自己生日的时候,安宇一句“随便吃个饭”差点噎得他一口气没上来。他刚才趁着两人说话也偷着瞟了安宇一眼,安宇今天这一身的行头又包下了餐厅,实在看不出来这顿饭哪里随便了。

“我刚从片场回来,这是戏服。时间有点赶,我就买了穿了过来。”安宇见李绘娜一直没出声,心虚的补了一句,“不好看么?”

“好看好看!就是你不经常这么穿,我看着有点不习惯而已啦!你看某些人,每天就像是把钱穿在了身上一样,就怕别人不知道他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没有。”李绘娜说完还瞪了金俊昕一眼。

“把你手上的Prada放下,脚上踩的Gucci和身上穿的这条Hermes套裙脱了,再跟我说话。”金俊昕头都没抬就气得李绘娜想把手里的Prada砸过去,要知道女生的包都是可以当凶器的,更何况还是个漂亮女生的包。在冠科集团负责人血洒自己公司会议室之前,安宇赶紧把李绘娜拉出了案发现场。

看着安宇把李绘娜拉走之后,金俊昕一只手撑在了额头上,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到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慢慢的合上了电脑,合上了自己刚才慌乱中敲打的满满一屏幕“李绘娜”。

顶楼牛排店是一家位于霄云大厦32层的米其林三星级西式牛排店,不仅食物美味,更是以透过整间餐厅的落地窗看到的市中心美景而闻名,可这都不是李绘娜偏爱这家餐厅的原因。在和安宇一起做练习生的时候,李绘娜曾经答应请安宇吃一顿好的,那个时候对于好的概念就是贵的,于是就带安宇来了这家一顿饭相当于有的人一月工资的地方。

还记得那个时候安宇一进门就看花了眼,一顿饭后更是大大称赞这里的东西有多好吃,装修得有多好看,窗外的景色有多美,最后还一脸憧憬、信誓旦旦的说,“以后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包下这里,跟我未来的女朋友求婚!”

李绘娜有一搭没一搭的扒拉着盘子里的沙拉,回想起曾静的青涩岁月,不由得笑出了声。

“在笑什么?”安宇招呼来一旁的侍应生撤去李绘娜面前惨不忍睹的沙拉,换上了主菜。“怎么了?今天的不好吃么?”

“没有,挺好的。”

“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第一次来这家餐厅,我说要在这里跟我未来的女朋友求婚的事吗?”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安宇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双手交叉撑在自己的下巴上,视线固定在李绘娜的脸上。

“当然记得啦!我还记得我听完就给你看了帐单上的价格,之后你就再也不提这事儿了!哈哈哈!”李绘娜陷入回忆里说的高兴,却全然没有看见安宇脸上闪过的一丝动容。“现在你当然不会再被账单吓跑了,就连随便请我吃个饭都这么大手笔,你这两年的偶像也不是白当的嘛。”

“小娜。”安宇突然伸手抓住了李绘娜正在切牛排的手,李绘娜手里的刀“咣当”一声掉在了盘子上。“我早就不是以前那个因为一千多块钱就会被吓到的安宇了,你有了第一辆兰博基尼的时候,我也买了布加迪威龙,我有能力照顾你。”

“那又怎样?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在乎我家的钱,我也更不在乎我的朋友的钱。”李绘娜不动声色的想抽回自己被安宇握住的手,却没想到他抓的更紧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不管今天安宇怎么强调只是“随便”的吃一顿饭,那种第六感的雷达还是不停地在李绘娜头上嗡嗡作响。尽管自己一直试图转移话题,但他就偏要往这方面引。

“小娜,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第一次在练习室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你明明什么都有,却还是让人这么心疼?为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却还是想要给你更多?于是我更努力,努力的想让你快乐,努力的想拥有可以守护你的能力。现在我回来了,小娜,我喜欢你,让我来照顾你吧。”

“安宇,你明知道,我对金俊昕……”李绘娜斟酌着用词,虽然自己跟金俊昕已经成为了兄妹,但是这份感情也不是说扔就能扔了的啊!

“你跟金俊昕是不可能的!”安宇突然激动的提高声音打断了李绘娜,他眼里的厌恶和不屑是李绘娜从来没有在他身上见过的,她甚至不知道,这种眼神也可以出现在一向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安宇身上。

“我知道,可是你也不能要求我这么快就改变喜欢他的心情啊!安宇,我承认做练习生的时候我确实喜欢过你,可那都是小时候事情了,你现在突然告白,我……我得考虑一下。”

“我明白了。我愿意等,不管多久。等到你放下金俊昕,等到你想起我。”安宇眼里划过一丝失落,但在听到李绘娜说要考虑一下的时候又很快亮起了光芒,好像刚刚那种奇怪的眼神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又恢复到了那个温柔的安宇,握着李绘娜的手,温柔的说着誓言。

“各位亲爱的旅客朋友,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就要降落了,降落时间为巴黎时间十二点四十五分,巴黎地面气温华氏28度。请您调直座椅靠背,收起小桌板。Ladiesandgentlemen……”

突然响起的广播打断了李绘娜的思绪,李绘娜揉了揉太阳穴,从躺椅上坐了起来收起脚板。这几天只要没事儿就会想起安宇那天向她告白的场景,想起安宇最后眼睛里熄灭的光。导演通知要去巴黎拍戏的消息之后,自己主动去约他一起再逛一次卢浮宫,他也还是意志消沉的样子,虽然上次自己小心的措了辞,但有些话是不是还是伤害到他了?

其实安宇条件不错,对自己也很好,在金俊昕出现之前自己确实也以为自己是喜欢他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金俊昕那个混蛋就住进了自己的心里,牵动着自己的情绪。好像除了他以外,心里已经没有位置给任何人了。可是他们是不可能的啊!如果是他不喜欢自己或是别的问题,自己多努力去解决就好了,可是血缘的问题要怎么解决?金俊昕是自己的亲哥哥这个问题要怎么解决?既然知道是不会有结果的,还不如早日放下。或许是自己太封闭了,眼睛里只看得到金俊昕一个人?如果回头看看,会不会发现其实安宇对我更好,才更适合我呢?李绘娜想的头都要破了,无奈的使劲摇了摇头想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掉,只留下最正确的做法。

“你别想了。有时间胡思乱想,还不如多背背台词。怎么在法国生活了那么久,法语还是这么烂……”坐在李绘娜旁边的Keven实在看不得这个冰山美人一脸愁云的样子,叹了口气,假装一脸嫌弃的开导她。说着又从包里掏出来了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放在两人中间的小桌子上,开始一样的一样像施法一样的用在自己身上和脸上,时不时的还对着一边的李绘娜一顿狂喷,“来,补点水。”

“是,我的大经纪人!不过我总是觉得,除了长的没我好看,其余各方面来看,你才应该是女明星吧?”李绘娜看了看一边正在云里雾里好像修仙一样的Keven,一身精心搭配过的休闲衬衫配皮鞋,再加上精心抓好的五级大风都吹不乱的发型,这才是明星机场秀该有的阵仗啊!再低头看看自己,顶着一头刚睡醒的凌乱卷发,一身T恤短裤再加人字拖,还有自己脸上的这副大框近视镜……嗯,果然自己比较像Keven的经纪人。哦不,是助理。

“你还知道你自己不像个女明星啊!那我就拜托你,好歹收拾一下自己好不好,真不知道那边躺着的那两个是怎么被你这副模样,迷得鬼迷心窍的……”Keven怕被李绘娜听见,心虚的越说越小声,假装咳嗽了两声,迅速转换了话题,“对了,你的台词背下来了没有啊,一会儿可落地就开机啊。”

“差不多啦,除了法语那部分。我一看见法语就头疼,人家都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我怎么觉得听起来就像嗓子里卡了口痰呢?”

“哎呀,这么恶心的比喻你也说的出口!我的大小姐啊,等下要拍的除了法语还有几句你告诉我!等一下你跟金俊昕做一辆车,好好跟他请教一下!”Keven直接一个暴栗砸在李绘娜头上,动作太过迅速,连自己都吓了一跳,看到李绘娜吃痛的脸又心虚的伸手帮她揉,可他不知道李绘娜现在性情大变,根本不会跟他计较。

“好痛啊,你下手也太狠了吧!你想谋杀亲艺人啊!我知道啦,一会儿跟金俊昕确定了发音我就会好好背的,该死,金俊昕那个笨蛋法语怎么会这么好的……”

因为Keven大经纪人的一个暴栗,李绘娜一下飞机就兢兢业业的跟在金俊昕前后。金俊昕一开始先是受宠若惊,在得知了她的来意之后就开始故意支使李绘娜帮他干这干那,玩的不亦乐乎。剧组的人看到都吓了一跳,以为李绘娜转性了在狂追金俊昕,就连安宇心里也“咯噔”一下,但是碍于怕过去被李绘娜问起法国的事情,只好躲得远远的。到了片场等待开拍的时候,金俊昕更是变本加厉,如鱼得水。

“小娜子,我口渴了。”李绘娜从Keven手里一把抢过来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小娜子,太阳好大啊。”李绘娜用剧本跟在金俊昕前后扇风。

“小娜子……”

“小娜子。”

“小娜子!”

“金俊昕,你不要太过分!”李绘娜从更衣室里奔出来,一套低胸黑色紧身的特工服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金俊昕看呆了一口水全喷在了向他冲过来的李绘娜身上。李绘娜被喷到之后就像是突然被点了穴一样,愣在了离金俊昕一米远的地方,双手在身两侧慢慢握成拳头,气的全身都在颤抖。她慢慢举起了右手指着金俊昕,咬着后槽牙说道,“金俊昕,你……”

金俊昕看李绘娜真的生气了吓得一激灵,赶紧放下东西抽了几张纸小跑过来,给李绘娜上擦擦下擦擦,边擦嘴里边嘟囔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住,我真不是故意的……”

之后李绘娜和金俊昕的角色就完全掉了个。李绘娜带着墨镜坐在休息椅上,手里拿着饮料,金俊昕在一旁站着给她捧着剧本,一句一句教她,还得时不时的往她嘴里送着剥好的橘子,金俊昕一脸苦瓜像,在李绘娜转过头来看他的时候还得立刻赔上笑脸,心里忍不住的感叹,自己刚才都是遭了什么孽啊……背得差不多了,李绘娜慢慢开始逗着金俊昕玩。

“啊达鲁巴特!”

“不对是,啊哈鲁巴特。”

“啊它鲁巴特!”

“是啊哈鲁巴特!”

“啊啊鲁巴特!”

“哎呀不对,是啊它鲁巴特!”

“你刚刚明明教我的啊哈鲁巴特啊!你到底会不会说法语?”李绘娜悠闲地吃着冰激凌,在墨镜后面偷笑一旁被自己气的满脸黑线的金俊昕。“好了不逗你啦,我都背下来了。谢谢你啦,刚才喷我一身的罪过我就原谅你了。”

“还真是谢谢你啊。”金俊昕没好气的说,咬牙切齿的顺手从旁边拉了把椅子在李绘娜身边坐下。

“不过你的法语为什么这么好啊?我觉得法语好难啊,小时候在巴黎住了那么多年法语也还是一团糟……我知道了!”李绘娜突然一拍脑门,一脸坏笑的看着金俊昕,“因为交过一个法国的女朋友对不对呀?”

金俊昕一愣,又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若无其事的拿过李绘娜的饮料喝了一口,“我倒是想呢!是因为我小时候也在巴黎住过一段时间,”说着眼睛看向远方,回忆着往事,继续剥着橘子塞到李绘娜的嘴里,“那个时候我爸妈老吵架,我外公就带着我来法国住,直到后来我爸妈离婚了,我爸才把我接回去。真巧,巴黎这么小,说不定小时候咱俩还碰上过呢!”

“真的假的啊?这么巧!”李绘娜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连墨镜都摘下来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金俊昕。

“真的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就是在巴黎遇到的。”

“那你们现在还有联系么?”李绘娜恨死自己了,为什么这句话要问的这么酸溜溜的,就像刚才问他是不是因为交过一个法国女朋友一样。

“联系?”金俊昕好笑的重复了一遍,“我跟她就见过一次面,当时我才九岁,哪懂得要什么联系方式,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了。这么多年大家都长大了,就算见了面估计也认不出来了吧。”金俊昕往李绘娜嘴里塞了好几瓣儿橘子,一脸惋惜地说。

“九岁,还就见过一次面?你居然还一直记到了现在?”李绘娜喊着橘子,含糊不清的惊讶道。

“因为我是真的很喜欢她啊!她当时梳着一个小马尾,一身粉色的小裙子,脸和眼睛都圆鼓鼓的特别可爱。我一路跟着她在卢浮宫里瞎逛,她突然停在了一副圣母像的前面,我就躲在不远处的柱子后面偷偷看着她,可是她看着看着就哭了起来。我当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又不知道她会不会讲中文,犹豫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用法语跟她搭讪,没想到她居然会说中文……”

“那副画叫什么?是什么圣母像?”李绘娜突然坐了起来,紧紧地抓着金俊昕的手,一脸的激动。

“那幅画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