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要伪装的公主

No.31——公主幸福归位骑士远走

要伪装的公主 任小爱 6426 2013-07-29 11:21:49

  “娜娜。”突然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徐徐的响起,李绘娜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睁开了眼睛,呆呆的望着他。

病房门口站着的那个身着西装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正是星光集团的董事长,李振国。乔颖儿识趣的跟李振国打了个招呼客套了两句就离开了病房,跑得比刚刚逃命的三人还快。只剩下两人的病房寂静无比,李振国把带了的补品放到一边后,就搬了一把椅子在李绘娜的床边坐下,沉默不语。李绘娜也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之前自己搬到德光别墅的时候,李振国不好反对只好派司机送了她,还说什么时候要是住的不开心了,随时可以回来,她永远是星光集团的二小姐。可李绘娜自认自己是母亲跟别的男人的私生子,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叫了二十多年爸爸的人,觉得如果再见面两人都会尴尬便没再和李振国联系过,只是偶尔叫李羽杰带问候回去。现在知道了眼前这个和蔼帅气的老头还是自己的老爸,还是那个奸诈的老狐狸,李绘娜不知道有多开心,多想上去抱住他,可就算眼泪再怎么在眼眶里打转,李绘娜还是伸不出手,叫不出那声爸。

“身体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李振国忍不住尴尬,咳嗽了两声,帮李绘娜掖了掖被子,抬起头想对朝李绘娜笑笑,可却对上了李绘娜通红的双眼。“娜娜,怎么了?怎么哭了?有哪里不舒服么?”李振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满脸的泪水,激动的站了起来,想为她拭去眼泪。李绘娜终于忍不住心里委屈又开心的情绪,扑到李振国怀里泣不成声,“爸!我真的好开心!我真的好开心你可以是我的爸爸!我真的好想你……”李振国心疼的抱着怀里的李绘娜也忍不住老泪纵横,轻轻拍着李绘娜的后背,轻声安慰她。因为自己和她母亲的事情,李振国一直担心她会有什么心理阴影,看她喜欢看走秀就把她送去了法国散心,结果她在法国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一个小男孩,自己把她接回来的时候没让她跟那个小男孩道别还弄得挺不愉快的。这个孩子从小就孤僻,李振国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就只能一个劲的宠着她。直到之后金政和病危的时候,跟自己坦白了他和淑芬的事情,说娜娜不是自己的血肉。自己现在非常的后悔,为什么当时脑袋一热就直接相信了金政和,没有自己再去做一个亲子鉴定,如果自己可以理智一点做一些所有正常人都会做的事情,娜娜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李绘娜的情绪慢慢的平稳了下来,尴尬一过李绘娜就开始叽叽喳喳给李振国讲自己离开家之后发生的事情。在说道自己和金俊昕的事情的时候,李绘娜显得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她知道老爸和冠科集团的矛盾,一定会大力反对自己和金俊昕的恋情,没想到李振国一听到李绘娜说决定跟金俊昕在一起的时候,李振国这只老狐狸居然露出了只有在看着李绘娜和李羽杰时才会露出的欣慰表情。

“金俊昕这孩子确实不错,你昏迷的这几天,他彻夜守在你的床边寸步不离,让我这个当老爸的都自愧不如啊!而且他主动来找我认错求我原谅,并把自己一半的股份转给了你,说明他是一个很有担当的好孩子啊。如果你愿意跟他在一起促成星光和冠科两大集团的长期合作关系,那是再好不过了。”

“老爸!你到底是心疼我给我找个好人家,还是心疼你公司的股份啊!那金俊昕给你俩股份你就把女儿送他呀!那他欺负我你管不管啊?”

“怎么说话呢!老爸当然是心疼你啊!金俊昕欺负你?你只要不欺负人家我就烧高香了!你个小丫头!”

李绘娜满脸黑线,李羽杰都担心她被金俊昕欺负,怎么自己的老爸反而担心自己欺负别人,不过这么说起来,确实自己的老爸要更了解自己一点……

刚刚父女二人说的正欢的时候,病房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秦钰珍风情万种的出现在李绘娜的病房门口,身着不符合她年龄的亮黄色Valentino春季新款风衣,敲门的手还停在空中。出于礼节李振国起身对她象征性的点了下头,刚要坐下却被秦钰珍叫住了,“李董,介意我和娜娜单独谈谈么?”

秦钰珍的一声娜娜叫的李绘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前两次见到她还是小狐狸精长小狐狸精短的,今天就算给老爸面子也为免叫的太亲热了吧?怎么自己出了个车祸大家就都转了性了,乔颖儿是因为跟老哥在一起,那这位秦阿姨……难道跟老爸在一起了?也不像啊……

李振国听到这话迟疑了一下,又转头看了看似乎没什么事儿的李绘娜,无奈的笑了笑。想着这孩子成熟了,有些事情也该学着自己解决,自己这把老骨头就不必再过多的插手她的事情了,于是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就离开了病房。秦钰珍漫不经心的拉过一旁的椅子在李绘娜边上坐下,似乎有“长期抗战,你死我活”的架势。

“李小姐,你到底想要什么?”秦钰珍的一句“李小姐”打断了李绘娜的胡思乱想,她赶紧在病床上正襟危坐,心里嘀咕着果然是因为自家老爸的面子才会有了之前的那一声“娜娜”,“以李家的实力,金家的钱对你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俊昕也连自己的股份都分给了你一半,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他?”

“秦阿姨,虽然你是金俊昕的母亲,但你不是一定就要扮演恶婆婆的角色。我们的生活已经够狗血了,不需要再加上这一段了。我不会跟你声嘶力竭的强调我们的爱情有多么可贵多么纯真,求你成全我们。按照八点档剧情的发展,我会跟你说,开个价吧,要多少钱才会同意让我跟金俊昕在一起?”

李绘娜一番话说的秦钰珍哈哈大笑,她知道自己儿子的眼光一定不俗,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居然语不惊死人不休的反客为主,跟自己谈起条件来了,真是有意思,也不枉自己一把年纪了还来帮自家儿子扮演恶婆婆的角色。她笑的咳了两声,重新调整了一下坐姿,打算不再继续逗李绘娜,虽然这姑娘的反应确实很有意思,但鉴于自己还要去赶飞机,秦钰珍低头打开手包打算表明自己真正的来意,可没想到病床上的李绘娜又开了口。

“秦阿姨,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与其挖空心思猜测我要什么,不如有空多关心一下金俊昕。”秦钰珍的身形顿了一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李绘娜见她有要听下去的意思,便继续说道,“还记得第一次在法国遇见金俊昕,是他安慰因为羡慕圣母像中那种简单幸福而哭泣的我。他说他也无法再拥有这种简单的幸福,那时我还以为他的母亲跟我的一样已经不在了。秦阿姨,比起我来说你们真的拥有的太多太多,至少你们都还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感受彼此的体温。金叔叔已经不在了,为什么你就不能放下过去的恩怨多关心关心金俊昕呢?他可是您的亲儿子啊……”

“住口!”秦钰珍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喝斥,她浑身发抖,两个眼眶里布满了泪水,修长的睫毛因用力而止不住的颤抖着,“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知道金政和是怎么逼我放气抚养权的么?在美国,我没有一天不想念俊昕,想着他是不是长高了,是不是也在想我。无论金政和如何施压,至少我现在还在这里!没有像你的母亲一样,索性抛弃你们兄妹俩一了百了!”秦钰珍几乎是喊出了这一番话,稍微平静了一下后看着面如死灰的李绘娜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也觉得自己不应该跟一个晚辈计较,便整了整衣领重新坐下,“对不起,我失言了。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上一辈的事情,想必你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同意你跟金俊昕在一起。如果你想用金俊昕来报复你童年的不幸,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秦阿姨,你不用为我妈抛弃我感到抱歉,我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反而应该是我对我妈有歉意才对,天天对着我和哥哥两个她与不爱之人所生的孩子,会痛苦到想要结果自己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听着一个声音平静的撕开自己的伤口,仿佛那一地的血根本不是自己的一样,李绘娜欣慰的笑了笑。她并不是在敷衍秦钰珍,而是在经历了这次身世之乱后,真的看开了,可以像个局外人一样平静的去评论去讲述这一切。她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报复,虽然我妈是你和金叔叔婚姻的第三者,但金叔叔也是我父母婚姻的第三者,同样的你和我爸也是我妈和金叔叔的第三者。这种事情谁是谁非根本说不清楚,而且也没必要说清楚,因为我不在乎你们上一辈的恩恩怨怨,相信金俊昕也不会在乎。简单来说,作为旧识,你们可以大可以继续仇视对方;可作为父母,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够祝福我们。”

语毕,病房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沉寂。如同高手对战的战场一般,硝烟弥漫,却不见一刀一剑,两个人都在用强大的定力侵蚀着对方精神领域。许久,秦钰珍垂下了眼帘,伸手从Hermes手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绒布包在手里摩擦着,自嘲的笑了笑。她眼神复杂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目光笃定的姑娘,似是决定了什么,“这是我进门的时候,金俊昕的奶奶给我的。当初离婚时闹得不太愉快,金政和也忘了把它要回去,就一直放在我这里。现在,该把它交到真正的主人手里了。”秦钰珍边说边打开绒布包,从里面掏出一个镶着金边的翠绿色的翡翠镯子,递给李绘娜。

“秦阿姨!这太贵重了,我……我是喜欢金俊昕,可我俩都还没正式在一起呢!哪就到了结……结婚这一步啊?而且我俩还这么年轻都没定性,过两天吵一架我俩就分手了也说不定呢!再说他也没说过要娶我啊,我……”李绘娜没有接镯子,语无伦次的解释着,从慌张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应该是被秦钰珍这一举动吓得不轻。

“好,那我就让俊昕亲自把这个给你。”秦钰珍好笑的看着她,把镯子收了回来,重新塞进绒布包里。

“秦阿姨,我……”李绘娜像个痴汉一样伸手想拉住头也不回就往外走的秦钰珍,委屈的小声嘟囔着,“我……我也没说我不要啊……”

秦钰珍一边偷笑一边踱出了李绘娜的病房,却在刚一出门的时候就被一只黑手拽到了一边,吓得刚要叫出声,却又被另外一只黑手迅速捂住了嘴。秦钰珍一把拉下金俊昕的手,狠狠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你小子!有你这么对自己老妈的么!”

“嘘!”金俊昕紧张兮兮的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看了看李绘娜的病房,鬼鬼祟祟的把秦钰珍拉到了一边,“妈,你小点声!被小娜听见了怎么办?”

“小娜,小娜!你就知道小娜!”秦钰珍抄起自己的Hermes手包就朝金俊昕砸了过去,“你还知道我是你妈!我帮你演这个恶婆婆的角色,去探娜娜的口风我容易么我?这刚一出门你就要过河拆桥,谋杀亲妈啊!”

“好了,你别打了!”金俊昕着急的大喊一声,又怕被李绘娜听见紧张兮兮的转头,看病房没有动静才放心的转过头小声道,“我错了我错了!你快告诉我小娜怎么说的啊!”

“怎么说的……说你俩根本没在一起,而且这么年轻,说哪天吵个架她就不要你了也说不定。”

“什么?她真的这么说啊?”金俊昕吃惊的说,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秦钰珍看着一旁垂头丧气的儿子忍俊不禁,笑这俩孩子在一起久了,性格都有些像了,都这么好骗这么好玩,让自己忍不住就想逗逗他们。没想到金俊昕真的低下头一副受了伤的样子,秦钰珍立刻不玩了故意咳了两声拍拍金俊昕的肩膀,正色道,“娜娜的意思是说,你都还没求婚,她为什么要嫁给你啊?她不要这个镯子,是要你和戒指一起亲手给她戴上。”

“她真的这么说?”金俊昕一听到这话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激动的抓住了秦钰珍的胳膊。

“金俊昕同学!你还有别的台词吗?”秦钰珍吃痛的把胳膊从金俊昕手里拽了出来,不耐烦道,“真的真的,所以你快去求婚吧!老妈我还要赶飞机回美国呢,就没办法亲眼见证这浪漫的一幕了,先走啦!”秦钰珍又鼓励的拍了拍金俊昕的肩膀,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转身要走却被金俊昕又拉住了,“哎呀,你又怎么了?等一下你老妈我要是误了飞机你负责么……”

“你在美国的时候……真的每一天都在想我么?”金俊昕抓着秦钰珍的衣角可怜兮兮的问。

秦钰珍呆呆的愣了半天,看着眼前自己日夜思念的儿子不知道说什么好。金俊昕直勾勾的眼神里期待又怕受伤害,秦钰珍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干咳了两声别捏的抽回了手,嘴硬道,“我……我瞎说的,谁想你啊。”突然又反应过来不对,“哎?你都听见我们说的话了?那你还问我干什么的,真是的。我走了!”

“你喊的那么大声,我不想听到都不行!”金俊昕死皮赖脸的追上秦钰珍挽住她的手跟她一起往前走,还时不时的往她胳膊上蹭,“所以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想我,妈,你快说嘛,说你一直在想我呀!”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那么粘人!”

“妈你能不能不回美国了啊?”

“不行。”

“那你能不能……”

“不行!”

“……”

李绘娜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前面走远的一老一少,幸福的笑了。自己本来是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动静才出来看看的,没想到却看到了金俊昕跟妈妈撒娇的一幕。自己这算不算是误打误撞的解开了金俊昕和他妈妈的心结呢?回头是不是能用这件事讹金俊昕一顿饭?想想就开心。

“娜娜,你一个人在门口傻笑什么呢?”

“你怎么来了?”李绘娜被从走廊另一端走过来的Keven吓得一激灵,裹紧了病号服回到病床上。

“我当然是来看你!顺便通知你,过两天等病好了之后就要开始电影的宣传和演唱会的准备……”Keven翘着千年如一日的小拇指,屁颠屁颠的跟着李绘娜走进病房,假装左顾右盼,心虚的越说越小声,到最后几乎要跟喘息的音量一般大了,但还是没有逃过李绘娜的千里耳。

“庄俊男!你有没有人性啊!”李绘娜果然不出所料的发了飙,连名带姓的吼出了Keven的本名,“我出了车祸!车祸!你懂什么叫车祸么?你空手来看我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我过两天就复工!你小心我打电话去劳动局,告你剥削工人!”

Keven倒抽了一口冷气仿佛不敢相信李绘娜居然真的连名带姓的叫他,一跺脚小拇指一甩,撒娇又讨好的摇着李绘娜的胳膊道,“讨厌了!说过不要叫我本名的!好好好,你大小姐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我来安排,都交给我!”Keven有担当的用力一拍胸脯,见李绘娜不为所动,立刻改了戏路,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块手绢在脸上胡乱擦着假装抽泣,“导演老师们要骂就骂我好了,反正公司是你家开的你少上几个通告也不会饿死,不像我们这些可怜的打工仔,下个月的房租还没有着落,又要天天担惊受怕,恐怕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一脚踢开,只能露宿街头啃面包了,我怎么这么命苦啊……”Keven越演越起劲,一下子扑到李绘娜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李绘娜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起没吃完的薯片津津有味的吃着,不耐烦道,“回头我找人把你衣帽间那一柜子Amani和Hermes拿去二手市场,肯定够你买一套房子的。”

Keven一听见李绘娜要卖他的二马“噌”的一下窜了起来,一下子躲得老远,轻轻拍打着自己脖子上那条Hermes的领带,像是在轻轻告诉它不要怕爸爸绝对不会卖掉你们的,又像是在为李绘娜有这么邪恶的念头而安慰自己受伤的小心灵。

“你手上拿的什么呀?”李绘娜一问Keven才想起来,自己手上还拿着刚才在询问台,护士小姐让自己转交给李绘娜的一个东西。“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粉丝的信,刚才一个护士小姐让我转交给你的。”说着递了过去。

“哎呀,我头晕,你给我念吧。”

Keven怏怏的打开信封,心里想着这个小祖宗真是已经快要懒死了,但还是乖乖的给她念道,“给小娜的一封信。小娜,我马上就要回美国了。我知道无论说什么也无法替我自己辩解,我偷走你和金俊昕童年最美好回忆的事实……”听到这里李绘娜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从Keven手里抢过那张带着淡淡薰衣草香的白色信纸,赤脚站在地上继续读下去。

给小娜的一封信:

小娜,我马上就要回美国了。

我知道无论说什么也无法替我自己辩解,我偷走你和金俊昕童年最美好回忆的事实。我也知道我自己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做了很多的错事。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只是不希望带着遗憾离开,所以我决定用这种方式跟你道别。

我曾经以为挡在我们之间的是身份是地位,所以拼命的努力想成为被李家接受的男人。在美国训练时,不管是练声还是练舞,我做的比任何人都认真,就是为了能早日回到你身边,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我有能力照顾你!可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曾经挡在我们之间的不是身份地位,而是是软弱自卑的我。

现在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你看着金俊昕的眼神,你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已经清楚明白的告诉了我,如今已经没有“我们”。在我知道DNA鉴定结果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明白,以后你的身边,不会再有我的位置。

虽然不想承认,但金俊昕对你的爱确实不比我少,甚至多过于你对他的爱,相信你们在一起会幸福的。输给这样一个人,输给这样的你,我一点也不觉得不服气。

我接到了好莱坞的邀约,去客串一个小角色,可是我真的放不下你,所以我决定把这趟当成是一场疗伤之旅,如果我想明白了可能两三个月就会回来,如果一直想不明白可能就不会回来了。如果你不开心或者想我了欢迎随时打电话给我,我会立刻从大洋彼岸飞回来把你抢回我的身边。

小娜,祝你幸福。

安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