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致即将毕业的我们

畅想未来

致即将毕业的我们 hrdmch 2704 2013-08-02 11:18:37

  “去做吧!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吧,等快到终点的时候,你一定要去验证自己的想法,无论对与错……”

这是她的父母,在世上所有的父母不同,又有一些小小的不同。

斐念想到自己的父母,二十年前的他们,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在怀春的年纪,有着对未来的梦想,只是走走停停、林林总总,直被社会的现实打破,结婚、生子、抚养、老去,遵循着从上古时期传承下来的千年传统,一成不变。

二十年后的自己和现在的他们有什么不同呢?

只是比他们的学历高,多懂些文化知识,走在世界科学发展的前沿,看待事情更加地直观。在某些专业技能上比他们强,更容易比他们能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

然而,彼此之间对待各人各事物的态度却不同。

“决定一切的态度”。

经历了社会的无情,我们反而比他们更加世故;在这个狂燥的社会,内心比他们更加空虚、孤单、口是心非;做事情,站在起点,就想要知道终点,不如他们脚踏实地地从一而终地做好一件简单的事;想做一件自己人生中的大事,但总觉得自己不行,从不付诸于行动去尝试。

斐念好似思考了一个世纪,呵呵,又说对了那奇妙的思想。有些晃悠,有些迷罔。好像一眨眼,那颗爱的结晶,像变魔术似的变大了,家人,老师,同学,社会给予她可以思考的思想,让她自己去适应这个万变的世界的发展。

“夏聪,我准备把那个兼职给辞了。”淡淡的口气,陈述一件无自己的事情。可是听者却不似这种漫不经心。

“干嘛要辞了,那么好的工作,傻啊你!”一记枣轻敲在斐念的额头。

“不想干了,就辞。”还是那欠揍的口气。

“出了什么事,到底怎么回事,”简单的话语透着紧张“虽说是兼职,但这对学生很不错了。”

“这不是快放假了么,想找个适合的长期的全职。”

“那个公司不要全职吗?”

“要……”

斐念没说:只是自己不愿在那地方呆。不知道为什么,斐念感觉那个兼职单调到枯燥,天天上不同的B2B网站发贴、留言,没什么技术活,没有提升的空间。但让自己一个学计算机的学生抛弃五年的计算机,去做一件无何相关的工作。斐念舍不得,这可能是一件很残忍的事件,斐念想。

经历过后,斐念每次回想起来,都要狠狠地解剖自己。当初的自己到底是在乎什么样的面子?

——却不知

梦想在现实面前是那么地推不自残。

大学类似于以前的学校不同,明明很关心对方,却不会多问。因为我们都懂得,长大的空间。

“友情”有时也是需要一些距离来修饰的。

只是因为经历,从小到大的教育都不如自己的亲身经历。

“我有一同学,现在在北京工作,他那边正好需要一个懂计算机的,工作2000,管吃管住,咱们暑假可以去,你看那边怎样?”。自己的能力弱小时,记得还有我们。夏聪的眼神告诉告诉你们,告诉斐念。

呵呵,好似又转了一个话题。(* __ *)嘻嘻……

“2000,不错哎,”亲爱的朋友们,简单地去想,去经历,2000元,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多么幸福的事。“那主要做什么工作内容?你什么时候去?可以在那边长期发展。还是北京,那可是首会呀”。呵呵,真是群没什么什么也没的小丫头。

“看管那些设备,维护网络。咱不是学过CCNA(网络技术、网络设备互连、组网技术),只要学过这门课程,对于公司的网站进行后台,而且我也有同学在那,有什么不会可以问,刚进入公司都有师傅带的。”

“还有师傅带,那可真不错。”斐念对于这一点对奇,“有句话这样说的:‘师傅带进门,修行靠自身。’是手把手地教,如果是这样的话,不错,对于咱们这倦有理论没经验的大学生来说,是一个好的成长的过程。”

“嗯嗯~~(⊙o⊙)千现在这个社会都是这样。要不然,等到两三年的我们,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大多都结婚了,家庭的负担,根本让无暇顾及那么多。生活容不得我们去多想。我们还没去想好该去做什么,生活已经把我们推向下一个十字路口。所以,斐念,你怎么想?要不,咱俩一块吧,北京一直都没去过,去看看国都吧。就算找的工作不太理想,就当是去旅游。看看外面的世界,也算是给自己一些经验。嗯?”

该怎么去形容夏聪的表情,是炽热,是期待,还有一点点的不自信,担扰。

斐念不知怎样去回答,难道要她去打断朋友对生活的满腔的热情。

“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吗?父母帮我们做了十几的决定,好不容易有自己展翅飞翔的那天,反而犹豫不决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呀,你呢?”

“如果可以,就去吧!”

“年轻”不就是要我们去闯荡,等我们老了,哪还有那个力气,哪还有飞蛾扑火的心,应该在对的时间里做对的事。

“夏聪,你说你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在郑州呆两年,好好工作,然后找个好人,把自己给嫁了。呵呵,很简单的梦想。”

“你向往的生活是我们每个人最终的归属。等我们的心累了,对社会疲累了,烦了,厌了,就回去,‘家’,那个地方,是每个人的温暖。”斐念看着夏聪,那眼神好似有千言万语。

“别别~臭丫头,不许含情脉脉的,想说什么,嗯?”

“我不想要一所房子,虽说那意味着一个家。哎,夏妞,我想一辆房车,里面有一张小床,放一些生活的物品,随时随地的去旅游,要是没钱了,就停留在当地,了解当地民情的同时,还能赚些外快。”

“在这些热燥的社会,身体和心灵要同时向前行进,要么旅游,要么歇菜;要么被这个社会同化。我们选择前者,行扁舟,踏垂柳,累时,停下,等等那遗落在人间的灵魂。”

“啊哈哈,啊哈哈,~~·~”

⊙﹏⊙b汗o(&gt﹏<)o不要啊

“你是在抒发你那伟大的情感,还是在说恐怖的小说。啊哈哈,遗落在人间的灵魂。请问,小仙儿,你这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啊!”

“唉呀!这不是夸张手法的形容么。死丫头,不许笑,不许笑……”

哈哈,草地上,两个年轻的身影随风飘扬……

待第二天,斐念去做兼职时。

“经理,我想辞职。”斐念说这句话时,有些胆怯,怕经理说些难听的话,或是经理扣着自己说的几句话,不给自己发这几天的工资。作为一名打工者,想到这大概也只有这些了。

“怎么了,在这干的好好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在这感觉很不错。我是个还没毕业的学生,能来这学习是一历炼。在这我学到在大学里所永远学不到的知识。在大学里,我学到了高深的理论知识;在这里,我将我所学到的知识得到了验证,理论联系实践,很不错。而且,在这里,我也学也到在,在社会上,一些简单的为人处事。在这里,我相当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这些前辈们很耐心地教导我;在这里,我带着学生的心态在这里工作,用一个孩子的心来对待别人,这些前辈们指出我的错误,包容我。”

“总之,在这里,我有好多好多的感想,好多好多的对人处事的观念的改变。”

“嗯,能学到很多东西,不错。那你,确定是要今天下午要离职吗?”

“嗯”

“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今天下午就走。”

“经理,那工资呢?”

“咱的工资是每个月10号发的,你虽是兼职的,但也得按规定,下个月的10号,你过来,把你的工资结算一下,好吧!”

“嗯”

“出去工作吧!”

“嗯。经理再见”

再也不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