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战苍穹

第43章 真是废物!

战苍穹 钢铁之躯 2015 2013-08-02 11:52:49

  陈希月背对着长辈们,所以在长辈们看来,赵应只是虚抱了陈希月一下而已,但是另一桌的陈家小辈却不同了,赵应捏那一下,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眼睛瞪得老大,对赵应的胆大,他们真是大开眼界了。

杀意,在陈涛和陈霸天眼中流露出来。

这种被锁定的感觉,赵应当然能够感觉到。不过他却不以为然,别过脸挑衅的看了陈涛和陈霸天一眼,冷不丁还遇上了杨芸恼怒的目光,顿时吓得把脖子缩了回来。

此时陈希月也怔怔了看着赵应,手中还拿着那朵野菊花,她也想不到赵应竟然会如此大胆,所以竟然连尖叫都忘记了。

而这个时候,赵应连忙对陈家家主和赵家族长道:“小子还有些事要忙,就先行告退了。”

陈家家主淡淡一笑,道:“嗯,有事就先去忙吧。”

不顾客厅中那些人各种各样的目光,赵应朝着门口走出,陈涛和陈霸天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看着赵应出去时的背影,纷纷冷冷一笑。

“你既然找死,那也怪不得我们了……”

刚走出客厅,赵应正要得意大笑,手指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痛,痛得赵应脸都抽搐了起来,小丫头冷冷的声音出现在他耳朵里。

“混蛋,刚才手感真不错吧!”

赵应得意的心顿时跌倒了谷底,他连忙讨好道:“啊美女,我……我刚才,对,我那是对陈涛进行挑衅,只是挑衅而已……”

“你当我是笨蛋呢,我不理你了!”

赵应满头大汗,正要解释,却看到后面杨芸已经跟了过来,看这丫头眼神阴沉的样子,赵应知道自己恐怕又要悲剧了。

谁知道,杨芸来到这里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到武师二段了。”

这丫头气息凝重了许多,感觉上已经和赵月差不多了。

她倒是和赵应很有缘分,不但是同年同月同日生,连到达武师的时间也差不多。

到达武师境界,杨芸参加试练,会出危险的可能性也比较低,说实话,她还是赵应在赵家当中唯一关心的人,所以赵应也可以安心一个人行动了。

“那正好啊,有你的存在,多杀几头凶兽,超过陈家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杨芸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他,道:“你现在还笑得出口吗?你难道不知道,虽然刚才宴会上两方都说握手言和,但是陈涛和陈霸天那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我知道你最近实力涨的很快,但是你又怎么可能,会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

杨芸说的急切,看这丫头确实还是在关心自己的安危,赵应也不忍心让她担心,便道:“我确实实力增强了许多,虽然不能说打败他们,但是逃命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不一定要和他们碰面呢,你看你亲哥哥我算是个诡计多端的人吧?怎么可能会死在两个煞笔手上?”

杨芸可不这么认为,他知道武师五段的强大,那绝对是可以横扫武师五段以上的,即使人数多点也不是问题,更不用说赵应是武者九段了。

她正要说话,没想到赵应目光忽然冷了下去,他拍拍杨芸的肩膀,道:“你先回去,晚点我再和你说。”

杨芸回头一看,原来李晶就站在她后面,知道赵应和李晶关系诡异,她也插不上手,低声让赵应小心点后,她这才离开。

看到她,赵应得意的心情顿时变得非常不爽。

李晶上前几步,打量了一下赵应,脸色却没有以前那么冰冷,不过却依然冷淡。

“知道今天为什么宴请陈家么?因为我们两家已经在筹备婚礼的事情了,三天后的下午,你们会进入凶兽山林,而我会嫁到陈家中去。”

赵应就知道是这样,心中早就有了预料,所以他就看着李晶,没有说话。

“等我杀了陈涛,消息传回去,看你们还怎么拜堂?”

见赵应没有反应,李晶也懒的理,继续道:“试练后,你把得到的魔晶给联盟来人,然后你就离开栖霞镇,听说你不但得到了家族武技,还得到了五百灵玉,我们赵家也算对你不薄了,所以希望你可以适可而止。”

“该拿到的我也都拿到了,这破地方你以为老子想呆在这里,老子还得为我家宝贝丫头出去找灵药呢。不过等老子干掉了陈涛,真期待你那时候会有什么反应,不过那时候你们想杀我也找不到了……”

二话不说,赵应就转身而去。

李晶倒是没想到赵应这么干脆,再看向赵应离去时傲气的背影,她嘲讽一笑,道:“真是个幼稚的家伙,受不得激,真实废物?”

旋即她目光沉郁,道:“他们肯定会在试练上对付他,他区区武者九段,依靠一份那什么炼体战技,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虽然他不学无术,但总归是我的骨肉,也罢,我就向陈凯为你求一下情吧……”

“希望这一次,你会懂的知恩图报。”

转入一个长廊,小丫头把李晶喃喃自语的话复述给赵应听,赵应听后置之一笑。

“喂,你娘亲这么小看你,你真的不在乎么?”

赵应淡淡道:“在乎了只会让自己难受,我又何必白白去承受这痛苦?她既然认为我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我若是气坏了自己,那才是真正的蠢货,我要做的,就是彻底击垮陈涛,还有那陈霸天。”

“好吧,我也不管你的,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我肯会哭得很惨……”

赵应回头看着这赵家大院,这是他呆了数年的地方,陌生而熟悉。

这里原本是他自己的家,却没有一丁点的安全感,就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给不了他安全感。

他何曾没有难受过,只是因为麻木了而已,才不会愚蠢到在脸上表现出来。

“你去向他为我求情,但是又谁为他向我求情……”

临近试练和婚礼,对于要参加试练的几个年轻人来说,无意是紧张的,而对于其他所有人,面临着喜庆的日子,他们纷纷绽放笑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