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2、难得有心郎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422 2011-11-03 13:39:33

  那天,司马俊彦回到乾清宫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他还得把下午没批改完的奏章批完,事实上,这些奏章,更像让他循例看看而已,然后做上记号,哪些看过了,哪些没看过。好不容易看完了,值夜的小太监走了进来,说是下午皇后娘娘来过了。他不知道下午皇后来干嘛,但是他知道小太监现在跟他提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夜晚,他不太想见那个女人,转身走进乾清宫的内殿,外面马上就有人端着各种东西进来,准备伺候他就寝。

第二天早朝,又是同样的那些问题,司马俊彦并不厌恶去处理那些事。可是,明明坐在龙椅上的那个人是他,明明他才是那个王,而做主的却始终不是他,往往,事情在他没有开口之前就已经解决了,几乎每次都和他的意思完全相左。

下朝之后,他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朝房里,黑暗寂寞中,他想起了那个喊自己“老爷”的人,自己不过才二十一岁,却被一个小丫头叫“老爷”。他又想到她那么细心的护着自己姐姐的模样,忽然觉得,这辈子,还不曾有人那样的关心过自己吧。伤感间,脑子的闪过一个念头——也许她会。

司马俊彦赶紧找来上官宇赫,让他去昨天的药铺附近打听打听,身边有一个伤了筋骨的女孩儿,怎么也不会走得太远,去那儿应该可以找到那对姐妹。上官一时不知道皇上想干什么,但也不敢怠慢,就赶紧的去办了。

司马俊彦说的不错,上官果然在药铺打听到了俩姐妹的下落,药铺的大夫说,姐妹俩,姐姐叫霍馨,妹妹叫霍然,霍馨那一摔伤得不轻,右腿小腿骨折了。俩人不是本地人,霍馨伤了走不了,姐妹俩便就近在药铺对面的客栈住下了。

上官找到她们的时候,姐妹俩正在为身上的盘缠不够发愁。上官敲了敲门,霍然回头,“怎么是你啊?”上官进屋坐下,霍然连忙起身给他倒茶,“我家公子不放心,让我来看看你们,看来你们真的有麻烦。”上官端起茶杯,边喝茶边说。

霍然瞅了一眼霍馨,眼下她们是真的需要有人帮忙,便把情况都告诉了上官,原来,姐妹俩来京城是为了到京城近郊的山上采药,只说家里哥哥病了,迫不得已才两个女孩子结伴上路来采药。本来这两天就起程回去了,偏偏这个时候霍馨摔伤了,身上的盘缠已经就剩回去的路费了。

上官想了想,两个女孩子,一个还伤着不能动,一直住客栈也不是办法,皇上让他来打听消息,便是有意帮她们,想着还有一处别苑在城东几乎空着,给两个女孩儿住既清净,也不会不方便,便邀请两人去别苑住。

霍然听了有点犹豫,倒不是担心上官是坏人,只忽然间这么大的恩惠,有点不知所措。可上官显然是误会了,“放心,我不是坏人。”“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可以帮你洗衣做饭,当是房钱”霍然连忙解释到。

上官明白了霍然的意思,大概是怕占了别人的便宜将来没法还。上官笑了笑,“城东的别苑一直空着,没什么人住,这段时间你们住那儿,就当帮着看房子,不过你得每天打扫干净了,就算是付了房钱了。”

霍然听了,笑着点点头,连忙道了声谢谢。上官看了一眼霍然,“我只是替我家公子办事,要谢,谢我家公子吧。”霍然有点茫然,看着上官转头出了门,霍然才点了点头,看来只好下次见到他家公子再谢了。

接下来,上官又忙活了大半天,才把姐妹俩终于安排妥当了。路上,霍然问起他家公子,上官告诉她,他家公子是做生意的,家里很有钱,他把这件事办妥了,他家公子肯定不会亏待他的,让她尽管放心的住下。听完,霍然撇撇嘴,“还以为你是大善人,原来是为了讨好老板。”上官没在说话,只要她们住得安心,怎么都好。

上官回去给司马俊彦复命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上官的办事能力,司马俊彦一向放心,知道上官把她们安排在别苑,他就更放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