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4、人面不知何处去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474 2011-11-03 13:39:33

  司马俊彦再次来到别苑的时候,看到霍然正陪着霍馨在桌边写字,他在窗外站了好久,霍然只是笑盈盈的给姐姐磨墨,后来还是霍馨先看到他。霍然这才放下手上的东西,从房里走出来,还带着霍馨刚刚写完的一幅字,递到他手上,“你看,姐姐的字,很好看吧。”

他接过来,字是写得不错,看来是苦练过几年,他回过头看她,她却一直盯着那字,眼里写满了羡慕。

“你怎么不写?”他把字递还给她问。

“我不识字。”霍然埋着头,有些无奈的说。

“小丫头,这才几天啊,就学会了骗人!”司马俊彦满不在乎的说。

“我没骗你,我是真不识字,爹娘没教我。”

看着霍然满脸的委屈,眼泪都快出来了,他信了,可是,她们家世代行医,她还认识那么多草药,不识字,不是太奇怪了吗?司马俊彦没有再多问,他怕再多说一句,她的眼泪就真的掉下来了。

司马俊彦连忙转了话题,他问她,如果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一直被别人霸占着,她会怎么办。

“拿回来,如果真的很重要的话就一定要拿回来。”

“你不怕对方不肯还吗?”

“那也要拿回来,因为那本来就是我的,而且对我来说很重要。”

多简单的答案啊,“本来就是我的”这个答案让他有点发愣,原来就这么简单,反对的权利一直都在他的手里,辅臣们一早就答应过,他大婚之时,便是亲政之日。可是偏偏他娶的皇后是首辅大臣欧阳千山的女儿,辅臣们才会继续肆无忌惮。太皇太后总说时辰未到,可是如果他什么也不做,时辰永远也不会到,何况,以太皇太后现在的状况,怕是很难救得了他了,他必须自救。

大概又等了半个多月,那天的早朝,当辅政大臣们热烈的讨论着一切的时候,当首辅大人,欧阳千山做出最后总结,要拍案定夺的时候,司马俊彦忽然开口,“欧阳爱卿此言差异,”然后,他慢慢的道出自己的想法,然后,他不断地找出各种证据来支持自己的想法,文武群臣好像被怔住了,他第一次这样轻松的诉说着自己的想法,第一次照着自己的想法解决着问题。虽然欧阳千山一再的发难,可是最终,当欧阳千山发现,整个大殿上只有他一个人反驳着皇上的时候,他的反驳也变得苍白和突兀了。

司马俊彦说不出自己当时有多兴奋,他只有一个想法,他要马上见到霍然,然后告诉她,他成功了,他好想跟她一起分享那一刻的兴奋,这半个月的忙碌,已经让他好久没见到她了,他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别苑的。

可是,别苑里一个人也没有。他急得满院子找人,别苑的每一个角落。他几乎都去过了,可就是没有一个人。

最后,看门的小厮实在看不下去了,问他,“公子,你找什么呢?”

“住这儿的人呢?”

“今天应该是福伯福婶去庙里上香的日子,至于那姐妹俩也是坐着马车走的,其他就不知道了……”

小厮接下来还说了什么,司马俊彦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只是不知道,姐妹俩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有什么地方可去。又是要去哪儿,还得特意雇辆马车,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回到屋里,坐下,又剩下他一个人了,他有些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再回来找她们的,就算日子再寂寞,就算再孤独,也不该奢侈的把霍然留在身边,因为,迟早她都是会离开的,除非……

司马俊彦猛地回过神来,他被自己的“除非”吓到了,而后,他又自嘲的对自己笑了笑,就算有“除非”,那又怎么样呢?那也只可能是“除非”了,因为她们这一走,大概永远也不可能再回来了,他甚至连霍然家住哪里都没有问过。他又扫视了一遍整个屋子,霍然竟然如此狠心的一封信都没有给他留下,他摇摇头,是他忘了,她不识字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苑依旧是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他第一次觉得,原来别苑跟他的朝房一样,可以静得让人发怵。上官来接他回宫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他看看外头,连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最后,终于还是要带着遗憾回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