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18、人间所事堪惆怅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447 2011-11-03 13:39:33

  再去景仁宫请安的时候,霍然还是告诉了宇文萱路上经常遇到上官的事。宇文萱摇摇头,“你以为上官是为了想见我一面,才被你遇上的?你告诉我上官因为我一个人喝闷酒,我信。但是上官因为我一个人在宫里,我不信。”

“为什么?”

宇文萱无奈的摇摇头,其实在她选秀之前,她曾想过和上官私奔,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相守一辈子。可是上官坚决不同意,他说,从出生的那天起,他就注定是要效忠皇上的,他这一辈子也不可以背叛皇上。想念是情不自禁的,可是,他不允许自己再和她见面,事实上,从她确定必须参加选秀的那天起,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上官觉得,从那一刻开始她就注定是皇上的女人,那么他们的见面对于上官来说就是对皇上的背叛,所以这样的事上官是永远也不会做的。说白了,其实在上官的心里,皇上一直都比她宇文萱来得重要吧。

霍然越来越不明白了,事实上,自从进宫,她就有很多看不明白的事。这里,绝对不是她一个小老百姓可以待的地方,她一定要想办法赶紧离开才是。

宇文萱见霍然沉默着不说话,估摸着,是不明白老遇上上官的事。跟她解释道:“你知道吗,其实上官是不可以随意在后宫走动的,除非是奉了皇上的旨意。”

“你是说,上官是奉旨办事,才会让我遇上的。”

“所以,虽说你遇上的是上官,其实,应该是皇上。”

“你的意思是说皇上派人监视我。”

“你何必把话说得那么严重,或许皇上只是关心你而已。”

霍然知道,她为什么句句为皇上说好话,因为,皇上是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父亲,何况,皇上还要把皇位给她的儿子,所以,她当然帮皇上说话。总之,监视就监视吧,反正她也没有想过要逃出去,监视也没用。

宇文萱见她还是没反应。便问她:“你为什么不给皇上一次机会?”

“那你为什么不给皇上一次机会?”霍然反问道,她看得出来,虽然皇上对这个贤贵妃很好,可是,她似乎一直对皇上都很冷淡。

“我跟你不一样。”

“谁说不一样,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哥哥,一直等着我,我们说好了,今年秋天就成亲的。”霍然有点急了,就是因为,她觉得宇文萱和上官跟她和哥哥很多地方都很像,她才会对她那么同情,可是现在……

“如果,皇上对我也想对你一样的话,也许,我会比现在幸福很多。”

所以,霍然说,这个皇宫里很多东西她不懂,皇上对贤贵妃有多好,宫里人尽皆知,什么好东西都有景仁宫一份,现在贤贵妃竟然说这样的话。

霍然准备离开景仁宫的时候,贤贵妃又说了一些霍然听不懂的话,贤贵妃说,“宫里不幸的女人已经很多了,你是唯一最能幸福的那一个,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辜负了皇上。”

霍然终于知道贤贵妃为什么喜欢听她说话,而不喜欢跟她说话了,因为贤贵妃说的话,她大多都听不懂,说了也是白说。

看着霍然茫然的离开景仁宫,宇文萱也只能摇摇头,“如果,皇上肯把对你的喜欢,分一半给我,可能有一天,我真的会爱上皇上的。”

司马俊彦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霍然了,霍然不愿见他,他也不勉强。朝政的事已经让他很烦了,不知道霍然还有没有生他的气,听上官说,霍然这段时间经常找贤贵妃聊天,她有事做也好,省得一个人胡思乱想。

他叹了口气,继续想朝堂上的事。立太子的事,本来已经让司马俊彦前进了一大步,可是太皇太后的忽然离开,却让那些原来臣服于她老人家威严之下的大臣们徘徊不定了,一大批的人开始观望。

本来司马俊彦局势大好,四辅臣现在已经分成两派,一派是以欧阳千山为主,一直都是野心勃勃,不肯罢手。另一派以宇文青为主,开始拥护皇上,可是宇文青毕竟是武将出生,一介莽夫,收买人心方面还是落了下风。至于司马俊彦,大臣们都觉得,才刚刚有点起色,太皇太后一走,他们也开始摇摆不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