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8、愿得一心人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444 2011-11-03 13:39:33

  再说这头,霍然自从那日太皇太后召见之后,她整个人就懵了。直到迷迷糊糊的住进了慈宁宫她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原来司严叫司马俊彦,竟然是当今的皇上。只知道上官说太皇太后安排了最好的太医给姐姐治伤,她就跟着上官来了。可是接下来的事却让她有点儿清醒了。

怡姑姑进来找她的时候,她还坐在窗口发呆。怡姑姑说,天下没有几个女孩儿有她这样的福气。接下来没过多久,皇后也来看她了,温温柔柔的跟她说话。然后是淑妃,还有什么虞婕妤。霍然开始感到压力了,她等了好久才等到上官又来给她送东西,她问上官,她可不可以跟太皇太后告辞,她实在不想待在这里,这里的人实在奇怪,每个人都说着莫名其妙的话,每个人都似乎话中有话。

上官笑笑,跟她解释,她只是太皇太后的客人,不用太在意,那些人来看她,只是碍着太皇太后的面子,她大可不必理会,毕竟太皇太后的恩典是求都求不来的,再说就算是为了霍馨着想也应该留下。霍然点点头,这里有最好的医生,为了姐姐,她是该留下,那些人只是冲着的只是“太皇太后的客人”而已,跟她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

如果霍然知道她的这一个“留下”会造成她今后人生里的一个劫,估计她是断然不会轻易做这个决定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皇上忽然来看她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她想到皇上是一定会来的,却没想到来得这么快。霍然连忙跪下,给皇上行礼,“民女霍然,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司马俊彦正欲上前扶起霍然,她却一个叩首,“民女谢皇上。”然后避开他的手,独自爬了起来。面对她的这番举动,他有点失落。“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只要朕想找人说说话的时候,就可以去找你?”

“是民女自不量力了,还请皇上恕罪。”霍然垂首。

“你怕朕?”司马俊彦问。

霍然不敢抬头,只是继续低头不语。

“为什么?”司马俊彦继续问,“因为朕是皇上?”

霍然点点头。

司马俊彦笑了笑,“那我问你,你觉得皇上是干嘛的?”

霍然听了不解的抬起头,不知道该怎么答,可又觉得不答又不好,想了想说,“皇上管所有的国家大事。”

“那你要不要管国家大事呢?”司马俊彦继续问。

“当然不用管”霍然突口而出。

“那你算不算国家大事呢?”

“当然也不算。”

“既然皇上管的事你管不到,皇上也管不到你,你为什么要怕皇上呢?”

霍然依旧不太理解司马俊彦的话,“你也说了,皇上是管国家大事的,所以,现在在你面前的,就只是司马俊彦,或者你愿意,叫司严也可以,你不用怕我,你说过当我是朋友的。你可以勇敢的面对一个陌生的太皇太后,怎么就不能面对一个换了身份的朋友了?”

司马俊彦的话显然是起了作用,霍然收起了原先的胆小,对着他笑了笑,司马俊彦松了口气,“你就再这儿安心的住两天,谁来看你都不用操心,那是她们的事儿,要是想去哪儿,就让宫女带你去,还有你姐姐那儿,宫里多的是宫女照顾,有最好的太医,最好的药,你也不用担心,要是还有什么需要就找上官。”

霍然点点头,冲着他笑了笑“这些,大多上官都已经交待过了,不过还是谢皇上关心。”

见霍然能这样跟他这样说话,他也就放心了,如果不是听上官说她在这儿好像住得不是很安心,他也不用一下早朝就急着跑这一趟,说实话,乾清宫真的有一大批奏折等着他看,今天早朝,果然有人提出了立太子的事,他估计今早的奏折里大多是立太子的事,他真的不能再耽搁了,他得去处理他的国家大事了。

皇上走后,霍然整个人都轻松了,既然上官这么说,皇上也这么说,她就也只是简单的觉得,她只是陪姐姐换了个更华丽的地方养伤而已,她只是天真的以为,皇上也是凡人,皇宫也只不过是她一个特殊的朋友的家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