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17、不思量自难忘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393 2011-11-03 13:39:33

  马车在城门外停下,霍馨从车里出来。她明白,这是皇上的命令,上官只能送到这里,也必须送到这里。

霍馨走到上官的身边,面对着阳光,她看不清上官的脸,“麻烦你照顾妹妹了。”

“我会的,皇上也不会伤害她的。”

“帮我劝劝皇上,我只能说,皇上应该放她走的,你们没有见过她和柳皓轩的感情,所以不会明白,但是我跟你保证,皇上这样做肯定不会幸福的。”

“那我也只能告诉你,你不了解皇上,也没见过皇上对霍然的感情,所以不会明白,但是我也跟你保证,皇上肯定会让霍然幸福的。如果有一天,皇上真的发现霍然在他身边不会幸福,皇上一定会放了她。所以,如果,霍然没有回去,那么霍然在皇上身边一定是幸福的。”

“那么,你觉得皇上什么时候才会放了霍然。”

“不知道。”

说了还是等于白说,霍馨在心里念叨,上了马车就嘱咐车夫出发。上官却赶着马到了霍馨的窗外,敲了敲马车,霍馨打开车窗,微微探出头。

上官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我还是想告诉你,我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皇上对谁像对霍然那么温柔,也从来没有见过皇上对谁,像对霍然那么蛮不讲理。”说完,便给车夫使了个眼色。

霍馨反应了好久,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马车已经跑出去老远了。霍馨打开霍然交给她的那个纸包,是几片风干的紫茉莉花瓣,霍然叹了口气,又重新包好,认真的收进包袱里。

霍馨走后,霍然便再也不见司马俊彦,每天除了去给皇后和贤贵妃请安,其他的时候便待在永寿宫,哪里也不去。她以为,这样的不见,也许皇上就会渐渐的忘了她,然后,她再去求皇上事情就好办多了。

如果到时候皇上不再高兴理她了,她就带着贤贵妃一起。她觉得,再怎么着贤贵妃也是太子的母亲,她说的话,皇上总该买几分账。所以,趁着每天到景仁宫请安的时候,霍然总是要留下来陪贤贵妃多聊几句。说是聊天,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霍然在说,贤贵妃只是喜欢笑着听她说话而已。

霍然想,怪不得皇上会喜欢这个贤贵妃,因为他们根本是同一种人,总喜欢听别人说话,自己永远也不说。

开始,她还担心,在景仁宫会不会不小心遇到皇上,庆幸的是,她去了那么多次,却很幸运的一次也没有遇上。后来她想,应该是她每次去得都很早,所以也就从来都遇不上。但是,她却总能遇到上官宇赫,有的时候在从坤宁宫去景仁宫的路上,有的时候是从景仁宫回永寿宫的路上,甚至有的时候会是她永寿宫的门口。

开始,霍然以为是巧合,可是次数多了,她就觉得奇怪了,她问过上官宇赫,可是他每次都说只是碰巧路过。

有一天,霍然再去给贤贵妃请安的时候,看到她正一个人对着双鱼的玉佩发呆,望着她紧皱的眉头,霍然也不自觉的悲伤起来。她和哥哥,还有争取的可能,可是,眼前的人和上官,却连一点点的希望都不曾有过,甚至连面都不敢再见上一次,能做的,也唯有睹物思人。这才又想到跟上官的无数次巧遇,也许,上官想遇的不是她,只是始终遇不上想遇的人罢了。

霍然问她,想不想再见见上官。她摇摇头,说不想。霍然不明白,她也只是说,“既然不能在一起,相见又能怎样,还不如就此相忘于江湖。留着彼此最美好的回忆,偶尔可以想念,就已经很好了。”

回去的路上,远远的又见到上官。霍然连忙换了方向,特地避开了上官,她怕这个时候再靠近一点上官,她会情不自禁的拉着他去见见宇文萱。她现在算是知道了什么是哥哥跟她说过的“咫尺天涯”。霍然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谁会比他们更惨,牛郎织女,至少还可以每年见一面。而他们一墙相隔,有如天上人间,却两个人都如地狱般的煎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