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21、一往情深深几许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456 2011-11-03 13:39:33

  晚上,司马俊彦正在御书房为怎么孤立欧阳千山的是发愁。当值得待见进来禀报,永寿宫的怡姑姑求见。怡姑姑这么晚了还来见他一定是霍然有什么事,司马俊彦赶紧搁下手上的奏折,把怡姑姑宣了进来。

怡姑姑进来二话不说,就只是让皇上救救她家主子。司马俊彦这才知道,皇后下午召见了霍然,结果霍然到现在也没有回永寿宫。

可是司马俊彦怎么也想不通,霍然现在好歹是妃子了,皇后应该不会私自扣留她才对,一定还有什么原因的,正想着,就有御药房的太监宫女求见,他记得,几天之前,他听说霍然想去御药房看看,他知道霍然喜欢草药,便找了个理由,让她可以去御药房解解闷儿。

现在出了这样子的事,又有御药房的人求见,大概是在御药房出事了。几个人果然是为了霍然而来,司马俊彦这才知道,原来是虞婕妤的药出了问题,皇后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霍然这两天常去御药房,便迫不及待的审了霍然。霍然竟然傻到为了救几个宫女太监,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司马俊彦也来不及再问什么,就马上去了坤宁宫。他这么火急火燎的冲到坤宁宫,倒是让皇后吃了一惊,她记得,皇上从来都不管后宫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的,以前这样的事情也有过,每次最后不过也就是找个太监宫女扛着,事情也就都过去了。皇上这么郑重其事的跑一趟,还是头一次。

既然皇上跟她要人,她也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他说了一遍,至于霍然,则是现在最大的嫌犯,她不能放。

“你的意思是,珍妃去御药房,师出无名,嫌疑最大?”

“是”这个皇后,从来就不跟皇上客气。

“可是,珍妃确实是奉旨煎药啊,是朕下的旨。”

“皇上这是想帮珍妃脱罪吗?臣妾已经问过钟太医了,皇上身体很好,不用吃药。”

“给朕熬药,不一定代表朕要吃药,朕还吩咐了御药房管事的公公,让珍妃在御药房出入自由,但不能让珍妃亲自熬药,还不能让珍妃看出来。”

“皇上何必编出这样的故事为珍妃开脱呢?”

“开脱?皇后不信可以召御药房管事的公公来问问,朕晚上才知道这事儿,还没有工夫安排御药房的人替朕说谎。”

“皇上不觉得这很荒唐啊?”

“朕跟朕的妃子之间的乐趣,皇后也要过问吗?”

“臣妾不敢。”

“那朕劝你还是放了珍妃吧,朕担保这事儿不是珍妃干的,有什么事儿朕担着,这件是交给朕来处理吧,朕会给皇后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皇后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叫人去请珍妃。霍然还奇怪,怎么忽然又放了她了,看到大殿里的皇上,她大概明白了,是皇上救了自己。

见到霍然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一直躲着不肯见他,现在捅了个大篓子来让他收拾。司马俊彦想着就有点生气,转身,也不等霍然,便出了坤宁宫。

霍然见状,也挺不好意思的赶紧跟了出去。霍然还以为皇上会回乾清宫,结果却一路朝着永寿宫的方向走去,霍然本想阻止,可是,司马俊彦走得极快,霍然跟不上,只能一路小跑着跟到了永寿宫。

“臣妾谢皇上救命之恩。”霍然倒是机灵,进了门就赶紧道谢。

霍然的一个道歉,司马俊彦刚刚一肚子的气也就都烟消云散了。“现在倒知道跟我道谢,下午在坤宁宫怎么就那么有本事,帮几个奴才脱罪。”

“皇上错了,他们本来就没有罪,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你知不知道你的实话实说可能会把自己害死的?”

“那也不能牺牲别人来保护自己。”

司马俊彦看着义愤填膺的霍然,这整个皇宫,估计只有她会这样想,皇宫里,个个都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到了她这儿就都是错的。

“在皇宫里生存,不是那么简单,学会好好照顾自己。”这是皇上那晚给霍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当她再接着问,那为什么还是不放她走了,好一了百了时。皇上没有回答,但是,那眼神告诉她,他真想杀了她,一了百了。最后,皇上还是仁慈的没有杀她,只是板着脸回了乾清宫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