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25、只影向谁去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640 2011-11-03 13:39:33

  饭吃完了,霍然问他:“好吃吗?”

他望着她,“好吃。”今天晚上大概是他这么多年来最开心的一天,大概只是白开水,他也会觉得好吃。

“那皇上一定不知道谁做这些菜最好吃了。?”

司马俊彦摇摇头,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是我娘,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娘做的菜了。”霍然黯然的低下头,她所有的厨艺都是娘教的,只是她却一直做不出和娘做的一样的味道罢了。

她记得有一次,跟着母亲学了一道西湖醋鱼,学了好久,那天,母亲终于夸她做得不错了,她便兴致勃勃的给哥哥做了一盘,满心期待的送给他吃,结果柳皓轩很不客气的告诉她,一点霍姨做的味道也没有。她听完沮丧了好半天,就默默的坐在旁边不说话。可是柳皓轩却把一条鱼都吃完了,然后把盘子递到她面前,慢悠悠的说了一句,“虽然不是霍姨做的味道,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味道。”

霍然听了,抬起头,还面带着泪水,委屈的望着柳皓轩,柳皓轩慢慢的把霍然揽进怀里,轻轻地帮她擦掉眼泪,“傻丫头,霍然做的菜,有一种独特的味道,我大概永远也吃不腻,怎么办呢。”霍然低着头,娇羞着脸,“那我给哥哥做一辈子。”

“你想你娘了,是不是?”司马俊彦见霍然埋着头,半天都不说话,轻轻的握住她的手问。

“是,霍然想家了,想娘,想姐姐,想……想所有的家人。”霍然淡淡的说,说道最后一个想的时候,看了一眼皇上,然后,不动声色的抽出了被司马俊彦握着的那只手。

司马俊彦意识到,她所说的家人里,没有他,但是有那个她说她认定了的男人。

“如果,你想她们了,朕可以把你姐姐和你娘都接到金陵来,再给她们令牌,让她们可以随时进宫跟你团聚。”

“皇上,您说过的,您会放了我的。”霍然听出司马俊彦话里的意思,反驳到。

“珍妃,你是朕的珍妃啊,你一直都知道,朕喜欢你,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肯试着接纳朕,一定要想着千里之外的那个人呢?”

“不是,皇上,不是的,像我这样的女孩儿你要多少,有多少,不是吗?我只是帮你演戏而已。你说过的,戏演完了,你会放我走的。”

“那让朕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从朕知道你已经进宫那一刻起,朕就没打算过放你出去,你是朕正式册封的妃子,是朕的女人。朕不打算放你走,以前不会,今后也不会。”司马俊彦一把攥住霍然的手,恶狠狠的说。

她可以想她的家人,可以想她的家乡,可是,司马俊彦就是忍受不了,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还可以想着那个男人。

“您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啊,您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呢?我们是老早就有婚约的啊,我和哥哥……”司马俊彦用自己的嘴巴堵住霍然的嘴,没有再给霍然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霍然拼命的想用手推开他,司马俊彦反手就钳住她的两只手,让她动弹不得。他的力气那么大,霍然拼命的挣扎,手里始终还是用不上力。动不了手,霍然便用脚踢他,司马俊彦一个转身,把霍然抵在身后的桌子上,双腿用力压制住她,霍然瞬间四肢都被钳住,退不得,也进不了。

感觉到他唇齿间的用力,霍然张口咬住他的嘴唇,似乎要用尽了牙齿间的力气。司马俊彦疼得睁开眼,看到的确是霍然瞪着他的一双眼睛,她越是瞪着他,他便越用力,他越用力霍然便也咬得更用力。刹那间,司马俊彦便闻到唇齿间的血腥味。

两个人就这样执着的纠结着,直到,司马俊彦看到霍然眼里掉出的泪水,才茫然的放开她。

霍然慢慢的从桌角滑落,蹲坐在地上。空洞的看着前方,不动,也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流泪。司马俊彦看她这个样子,只觉得既后悔又心疼,也顾不得自己嘴角是否还在流血,只也在霍然身旁蹲下,只是想伸手帮她擦去嘴角的血迹。

霍然感觉到他的靠近,警惕的抬手推开,然后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司马俊彦看着,眉头皱得更紧了。

“对不起,朕不是故意的。听到你提那个人,朕难过。”司马俊彦就这么看着她,小孩儿似的说。“别哭了好不好,朕知道,是朕不好。”

霍然还是依旧的不理也不睬,依旧只是默默的流泪。司马俊彦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乱如麻,他忽然不知道这个时候他还能做什么,他只知道,这个时候,霍然需要的一定不是他。

司马俊彦任命的站起身,出门唤来胭脂,让胭脂好好安慰安慰霍然,又命令所有的人今天在永寿宫发生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传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