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20、世事茫茫难自料(二)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621 2011-11-03 13:39:33

  三个人统统说是冤枉的,皇后又问,熬药的时候还有谁在御药房。御药房本来人就不多,两位抓药的太监本就是轮班,那天只有小方子一个人在。而熬药的也就只有三个太监,三个太监那天倒是都在,都是各忙各的。另外还有三个负责送药的宫女,给虞婕妤熬药的时候也只有若璃一个人在,另外两个都送药去了。

偏偏那天给虞婕妤熬药的时候,还有一个本不属于御药房的霍然也在。当听到霍然的名字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转头看了霍然一眼。霍然也不抵赖,她记得,下午在御药房的时候,有人送来了虞婕妤的药方,说是煎好了要马上送过去。

小方子接过药方,一边抓药一边报药名。抓完药,霍然还凑过去闻了闻,然后笑着嘱咐若璃,等一下送药的时候,别忘了给虞婕妤准备蜜饯,这药可苦了。霍然本就是个和善的人,御药房的几个下人,跟霍然几天相处下来,也都挺喜欢她,觉得她跟其他几位娘娘不一样。所以,听着霍然这么说,若璃也知道是好意,便应了一声,忙去了。

“也就是说,珍妃你也碰过虞婕妤的药喽。”皇后听霍然说完,很不客气的问。

“没有,臣妾只是闻了一下。”

“你刚刚说你去御药房做什么?”皇后继续问到。

“奉旨给皇上煎药。”

“你确定是奉旨给皇上煎药吗?”

“是臣妾确定。只是我每次去御药房都,他们都不让我插手而已。”

皇后冷笑一声,“珍妃,你最好老实交代,别仗着皇上喜欢你就信口开河。”

霍然听得出来,皇后这是说她撒谎,霍然有点不服气了,她霍然这一辈子,从来就不对别人撒谎。“皇后娘娘如果不信,尽管调查好了。”

“是吗?本宫还真的不信。钟太医,本宫问你,皇上最近身体可有不适?”

“回皇后娘娘,皇上最近并未传召微臣诊脉,也许皇上传召了其他太医也说不定。”

“钟太医,你也想蒙骗本宫是吧,你是太医院的院使,本宫知道你们太医院每天都有出诊记录,难道你这两天都没有检查吗?”

“微臣不敢欺瞒,回皇后娘娘,太医院这两天确实没有皇上龙体违和的记录。”

“珍妃,你听到了,皇上这两天并没有吃过药,你是奉谁的旨熬的药呢?”

霍然一下子也懵了,怎么会这样呢,皇上没有生病,怎么会忽然下旨让她熬药呢?霍然抬起头,看了一眼皇后,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后一早就把她叫来了,原来一切都是冲着她来的,当初皇上下旨让她去御药房,只是让人传的口谕。没有确实的证据,她现在是百口莫辩,除非,有人来给她澄清一切。

她看到虞婕妤坐在上头,用仇恨的眼光看着她。她一直就觉得皇宫是个可怕的地方,可是她没有想到,可怕这么快就降临到她身上了。她真想有人来救救她,她转身看了一眼门外,一个闪电劈了下来,霍然吓了一跳。外面,一阵大雨已经下过了,开始起风了。

霍然不说话,所有人也都以为霍然是心虚了。御药房的几个奴才疑惑的看着霍然,他们的印象里,霍然不是这样的人。胭脂知道,一定不是她家主子干的,可是她家主子不说话,她也只能干着急,只希望,皇上可以快点来救她们。

皇后只是冷冷的一笑,吩咐先送虞婕妤回去休息,要把御药房的那三个奴才先关进暗房,明日再审。霍然知道,其实那几个奴才都是无辜的,怎么都不忍心,便开口求皇后娘娘放过他们。皇后笑霍然的不自量力,“你凭什么让本宫放过他们。”

“臣妾可以保证他们都是无辜的。”

“你凭什么保证?”

“他们从抓药到熬药所有的过程,我都在场,所以,我可以证明他们都是清白的。”

“你确定他们都是清白的?”

霍然知道皇后问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他们之中有人不清白,那所有的责任她也要一起承担。“是,臣妾确定他们都是清白的。”

“你可想清楚了,现在除了他们,可就是你的嫌疑最大了,你如果在让我放了他们,你就成了唯一的嫌犯,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霍然看了看依旧跪着的几个太监宫女,依旧觉得不会是他们,可是现在的情况如果放走了他们,皇后大概就会咬着她不放了。

皇后见霍然犹豫,原来她也不过如此,人为求自保的时候,谁都是自私的。

“是,我确定他们都是清白了,请皇后娘娘放了他们吧。”霍然最后的决定还是给了皇后很大的冲击,最终皇后还是放了御药房的几个太监宫女,命人给霍然收拾了一个偏殿,将霍然软禁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