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26、人生长恨水长东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332 2011-11-03 13:39:33

  夜晚,乾清宫,司马俊彦平生第一次这样的茫然,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叫“去亦难,留亦难”,他摇摇头,一阵苦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满脑子想的,都只是一个霍然。他随意的翻着面前的奏折,一本,一本,又一本…

等到一叠的奏折都翻完的时候,最下面压着的,是下午他不知道在想干什么的时候,从欧阳千山的罪证中挑出来的所有带有“严肃”字眼的。司马俊彦拿起来,一页一页的仔细翻看过去,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

东宫里,严肃正教着太子写字,皇上带着上官宇赫来了。严肃忙起身相迎,司马俊彦拿起太子刚刚写好的一幅字,点点头,又赞许了一番。小小的太子听了父皇的赞许,很是开心,这么久以来,东宫里的苦闷,似乎也开始烟消云散了。

司马俊彦留意到儿子眉头间的那一份隐隐的忧伤,轻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逸儿累吗?”

“不累,只要父皇能常常来看看逸儿,逸儿就不累。”

司马俊彦笑了笑,又看了看自己年幼的儿子,有点儿心疼,好像记得当年,他也曾这样天真过。“逸儿最近学得不错,今天就这样吧,父皇找太傅还有事儿,逸儿可以去玩儿了。”

司马逸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喜事一般,连忙跪地谢恩,然后转眼就出门不见了。

眼见着司马逸跑远了,司马俊彦看了一眼上官宇赫,上官会意的关上门,回到皇上的身后。严肃也大概感觉到了皇上并不是来检查太子功课那么简单,一时也警惕了起来。

“严大人,朕今天来呢,是有些问题想请教一下,太傅大人。”司马俊彦走到严肃身旁,居高临下的看着,让人顿感一阵毛骨悚然。

“皇上严重了,皇上尽管问,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喔!是吗?那朕也就不跟你卖关子了,朕有些东西不是很明白,想让太傅大人帮朕看看。”说完,司马俊彦就让上官宇赫把那些证据都送到严肃的面前。

严肃起初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渐渐的越看越胆颤,看到最后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两手直哆嗦。看完,知道是大势已去,皇上又是有备而来,也不敢说话,只是埋着头,等着皇上的发落。

司马俊彦倒是不急,“看来太傅大人不仅才学出众,也挺会过日子的啊。对了,朕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朕觉得严大人府上可能安全措施不太好,特地让上官将军从御林军里挑了几个功夫好的派到您府上给您当护院了,不知道太傅大人意下如何?”

“臣也是一时糊涂,还望皇上开恩。”

“你还挺明白的,如果你现在还跟朕狡辩,也许朕真的会杀了你。放心吧,目前这件事还没几个人知道,派去贵府的护院暂时也还没人知道,你也最好老老实实的做你的太傅,也看清楚了这江山到底是谁的,想明白了,朕会给你将功赎罪的机会。”

严肃听司马俊彦这么说,连忙谢恩,“罪臣谢皇上不杀之恩,还请皇上赐罪臣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刀山火海罪臣在所不辞。”

司马俊彦笑了笑,“严大人起来吧,朕很赏识你的才华,也不会让你去什么刀山火海,你只要一心一意,安安分分的帮朕教好太子,其他的事你就可以不要管了,只要你做到这一点,朕保证,有朕派的护院在,贵府永远是安全的。”

严肃当然明白皇上话里话外的意思,自从立太子之后,原来挺和谐的四辅臣就已经分成的两派,而他却是跟着欧阳千山的那一个,本以为皇上年少,不会那么快有什么作为,自己只想捞一笔然后安度晚年。哪知现在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这两虎相争的事他从来就不想管。现在,相管也管不着了,只能听着皇上的,躲在东宫里,走一步算一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