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19、世事茫茫难自料(一)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416 2011-11-03 13:39:33

  眼下,司马俊彦只有拉拢三位辅政大臣,彻底孤立了欧阳千山,自己才有胜算,所以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他必须全力以赴。

可是,他每天派上官去看霍然,后宫早就风言风语了。当初太皇太后临终还坚持要册封霍然,那位欧阳皇后怕是早就起了疑心,这个时候,他只能把霍然好好的保护在宫里,只有在宫里,他才能好好的保护她。一旦出了宫,凭着霍然的天真,估计就真的任人宰割了,他绝对不可以让霍然冒这样的险。

所以,霍然就是生气,他也不可以让她走。所以,才会精心挑了两名大内高手,护送霍馨回家。可是他的这份用心良苦,霍然要到几时才会明白呢。

那天之后,霍然就不再经常找贤贵妃聊天了。每天请安之后,就马上回来,然后只是坐在院子了发呆。实在无聊的,问怡姑姑,自己可不可以去御药房看看,怡姑姑说这事要请示皇上,她就不说话了,也没再问过。

谁知道,几天之后,怡姑姑来告诉霍然,皇上下旨,让霍然去御药房替他煎药。霍然有点生气,竟然把她当丫头使唤,等到霍然到了御药房的时候,小太监们早就忙活开来了,根本不用她动手。她也乐得轻松,就在御药房四处转悠,看看这个,再闻闻那个,还有好多她从来没见过的。后来,她就借着熬药的名义,天天去御药房逛逛。

那天傍晚,大概是快要下雨了,天气闷得人难受极了。霍然从御药房回来便坐在窗口,摆弄着一片已经风干了的胭脂花花瓣,胭脂从外面进来,说是皇后身边的小太监来了,要带她去坤宁宫问话。霍然奇怪,她从来就跟皇后没什么交情,怎么会忽然宣她。

霍然看着胭脂严肃的表情,猜到大概不是什么好事,霍然倒是也不怕,因为她并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皇后,也就大大方方的带着胭脂跟着小公公去了。

去了才发觉,好像没有那么简单。皇后高高在上的坐着,旁边坐着的是虞婕妤,脸色苍白,一手还捂着肚子。底下,太监宫女跪了一地,个个都打着哆嗦。霍然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

皇后见她来了,指着台阶下的人问霍然,“珍妃,本宫问你,这些个奴才你可认识?”

霍然扫视了一眼跪着的人,个个都是御药房的宫女太监,她这两天几乎天天都去御药房,所以大部分她还都认识,“回皇后娘娘,臣妾都认识,还算都跟臣妾有点交情。”

皇后听霍然这么说,接着问,“你怎么会跟御药房的宫女太监有交情呢?”

“臣妾这两天都在御药房。”

“你去那儿干吗?”

“臣妾奉旨给皇上煎药。”

“奉旨煎药?”皇后疑惑,却也没再问什么,只是让人给珍妃娘娘赐座。霍然刚坐下,就听到有太监说,钟太医过来了。这位钟太医,霍然也见过,当初霍馨的腿伤,就是他帮着检查的。

皇后宣了钟太医上前,问他查出是什么原因了没有。钟太医双手作了个揖,便答道,“回皇后娘娘,臣帮婕妤娘娘仔细检查过了,娘娘应该是误食了一味叫做‘牵牛子’的药,这‘牵牛子’本身是有毒的,微量入药是可以治病,但是如果大量服食,则会出现腹痛,呕吐等症状。可是说也奇怪,娘娘只是受了凉,并不需要用到这种药,微臣的药方里也并没有这味药,微臣不知道娘娘是从何处误食了这种药。”

皇后听完,示意钟太医先去一旁候着,又有意无意的瞅了一眼霍然,然后朝着那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都听见了吧,说吧,婕妤娘娘的药是谁熬的?”

一个小太监吓得脸色苍白“回皇后娘娘,药的奴才熬得,可是奴才就只是负责熬药,药是小方子抓的。”

接着,另一位叫小方子的太监从后面哆哆嗦嗦的抬起头,跟皇后娘娘喊冤。然后,他们就这样你召我我召你。最后,虞婕妤的药是由钟太医开了药方,御药房的小方子抓的药,小陆子熬的药,最后由一个叫若璃的宫女送去给虞婕妤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