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33、秋雨梧桐叶落时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958 2011-11-03 13:39:33

  司马俊彦吃了三天的药,风寒才渐渐好了。霍然担心司马俊彦的身体,决定再次出发的时候,便执意不肯再坐船。司马俊彦倒是挺开心,吩咐了上官准备马车干粮,又回了船家,然后继续赶路。

一路上,三个人白天忙着赶路,晚上,便找个客栈,好好休息。那天一早起来,才知道下雨了,离霍然家倒是不远了,怕司马俊彦路上再受凉,也就没有急着赶路。三个人便决定就在城里休息一天再走。

上官知道,只要碰上下雨天,他家公子就会有说不尽的感伤。老天爷也似乎真的很不待见他家公子,眼见着公子这两天心情好些了,偏偏在霍然快到家的时候,又下雨了。

上官找客栈的小伙计泡了茶,送过去给司马俊彦的时候,司马俊彦正一个人半躺在窗边的矮榻上,看着窗外缠缠绵绵,下个不停的雨。

司马俊彦转头,见是上官,又问,“霍然呢?”

“回公子,霍姑娘去了厨房,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正说着,就看到霍然提着一个食盒进来了。“我听说,这儿的点心是出了名的好吃,趁着咱们今天有空,我就让客栈的师傅给咱买了点。”

霍然一边说着,一边把她一早上搜罗过来的战利品一盘一盘的端出来,放到桌上。司马俊彦看到这一桌子,有吃的,有喝的,不禁也来了兴趣。在桌边坐下,问:“这都有些什么名堂?”

霍然笑了笑,指着一盘一盘的小点心,给他介绍,“这个是千层酥,这个是杏仁酥,这个是枣泥酥饼,还有这个,是百合糯米粥。”说完给司马俊彦盛了一碗粥,“尝尝,有没有你家里的好吃。”

司马俊彦很受用的接过碗,各样点心都尝了尝,确实挺好吃。霍然又盛了一碗给上官,上官却惶恐的不敢接,司马俊彦也笑着让上官坐下吃,上官还是只道不敢。司马俊彦放下筷子,看着上官,“我们现在不在家里,霍然也不是外人,你就当让我享受几天常人的日子。”

司马俊彦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上官也不好再推辞,只好也做下来吃。边吃,边听霍然讲早上买点心的事。

霍然说,这城里的点心不下一百种,她只是简单的挑了几种。然后,又讲这个城里的人喜欢怎样的东西,什么时候,过什么样的节日。

她正说得津津乐道的时候,上官站了起来,说是自己吃饱了,先出去看看。司马俊彦知道,让他这样跟自己一张桌子吃饭,已经是破天荒的头一遭,估计再坐着也只是让上官觉得煎熬,还不如让他出去走走。

上官出去之后,霍然依旧讲着这儿的人和事。司马俊彦发现,她对这儿很了解,而这种了解的程度,并不是一两天就能够做到的。好奇的问是怎么回事,霍然也只是很不经意的说,姐姐是从小在这儿长大的,而霍馨曾经跟她说起过这儿有特点小吃和梧桐树,而她很早就想来这儿看看,只是不曾有机会罢了。

司马俊彦抬头望了望窗外,一眼望去,确实有很多的梧桐树,由于已经是秋天,伴着这柔绵的雨,梧桐树叶也已经落了满地。

司马俊彦发现,这么久了,他对霍然其实了解很少。不知道她家里还有哪些人,不知道遇到他之前她的很多故事,甚至不知道她怎么会大老远到金陵来采药。总之,关于霍然的过去,他竟然可以说是全然无知,霍然没有主动讲过,他也没有主动问过。之前是觉得没有必要问,后来是为了避免谈到那个他不愿谈到的人。

可是现在,他都不知道,这次分开这后,他们的下次再见面会是什么时候。趁着今天这样的机会,司马俊彦还是问了,“霍然,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家人?”

“家人?”

“对,我好像一直都不知道关于你的故事,你们姐妹俩关系那么好,我一直以为,你们应该是一起长大的,你姐姐怎么会是在这儿长大的。”

见司马俊彦问起,霍然便慢慢的答,其实她自己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因为关于那段过去,她的娘说起的也不多,而她那时候,还只是一个襁褓里的小婴儿而已。她只知道,那个时候,她的爹是浙江很有名的大夫,可是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陷害,抢走了药铺,最终还丢了性命。

留下了她娘和她们姐妹俩,孤苦无依的时候,来了两位她爹生前的挚交好友。可是这两位好友却一南一北的住着,最终决定,姐姐由其中一位带着,几经辗转之后来了这里。而霍然和她的娘由另外一位带着,也是几经辗转,到了现在住的地方。

而辗转的途中,姐姐和她们却失去了联系而带着姐姐的那位世伯,也是在五年前才找到了她们,然后把长大的霍馨送回来了。

霍然从小就没有见过爹,只知道爹是被人害死的,至于什么人害死了爹,娘却从来不提。而这么多年,娘把她照顾得很好,所以,这件事对于霍然来说,更多的时候真的只是个故事。不是事不关己,但是说起来也没有那么多的感伤。

其实,对于司马俊彦来说,他更想知道害死那个关于她“早就认定”的故事,犹豫了很久,还是问了,“那能不能给我讲讲你和你嘴里那个‘哥哥’的故事。”

听到他问起哥哥,霍然还是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司马俊彦怎么会想起问关于柳皓轩的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心不在焉的顾左右而言其他。最后瞥见桌上的茶壶,便借口茶凉了,出门泡茶去了。

留下司马俊彦独自一人,远远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水,和被潺潺的雨水洗刷得干干净净的满地梧桐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