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31、遥怜小儿女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2038 2011-11-03 13:39:33

  或许是船上风大,或许是司马俊彦从小在宫里长大,被人照顾惯了。总之,船行了才两三日,司马俊彦就病了。一大早,上官就急急忙忙的来敲霍然的门,说是让她帮着照看他家公子一会儿,他要上岸请个大夫来瞧瞧。霍然这才知道司马俊彦病了,赶紧穿好了衣服就朝着司马俊彦的房间去了。

到了司马俊彦床前,霍然才看到,平常那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天子,此时闭着双眼,微皱着眉头,很难受的样子。额头上的湿巾,大概是上官走之前给他敷上的。

霍然伸手取下已经半干了的湿帕子,摸了摸司马俊彦的额头。烫得能够灼伤别人的手,霍然吓得连忙缩回了手,已经烧得这么严重了,霍然来不及再多想什么,赶紧的又拧了湿帕子,给他敷上。

霍然看他这个样子,大概是早就着凉了,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明明他可以不用这么千里迢迢送她的,明明她早就告诉过他了,他和她,是不可能的,明明从一开始,他们就只是不相干的两个人,明明他是高高在上的天子,她只是一个不懂得人情世故的乡下小丫头罢了。霍然不知道,老天爷这样是特别眷顾她,还是想故意考验她。

霍然一直都觉得,这世上,有那么一个人刻骨铭心的爱着自己是件很幸福的事。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当爱情变成三个人的刻骨铭心的时候,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霍然正不知道胡思乱想着什么的时候,上官带着大夫回来了。一番诊断之后,好在,司马俊彦只是受了风寒,喝几服药大概就会好了。既然是司马俊彦病了,要看大夫,要吃药,虽然霍然是能识药煎药,但是在船上也终究还是不方便。上官便还是直接给了大夫银子,吩咐了抓了药直接煎好了让人送过来。

见他们给的银子多,大夫也没有推辞,没过多久就有人送药来了。上官接过药,站在司马俊彦床边,正不知所措,霍然换了盆干净的水进来了。见到这幅场景,放下手中的脸盆,从上官手里接过药碗,“你把他扶起来,我来喂他。”

上官小声的唤醒了司马俊彦,轻轻的把他扶起来,有了两个人的配合,喂药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司马俊彦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喝完药便又睡下了。霍然给司马俊彦盖好被子,便和上官悄悄的出了门。

上官又看了一眼里面的主子,不敢走远,轻轻的关上门,就在门外守着。霍然搁下药碗,又回了上官身边,“什么时候发现他发烧的?”

“昨天晚上你睡下之后,公子就觉得头疼。”上官听霍然问起,也就如实的说了。

“那为什么昨晚没有叫醒我呢?”

“公子不让。”

上官的回答是挺直白的,霍然听了倒是有点生气了,“亏你还跟了他这么多年,他现在病了,你还那么听话,万一这一夜有点不测怎么办?”

面对霍然的指责,上官也不生气,反问霍然:“你是觉得,我没劝过公子?”

“那为什么还是没有叫我。”

“我劝过了,我说你识得那么多的药,总应该懂一点医术的,对于风寒总是会有办法的。可是公子说,你大概是刚刚上船不习惯,前两个晚上都没睡好,好不容易昨晚困了,不肯去打扰你。至于他自己,他只说就是感染了风寒,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不用我&&操心。”

霍然想起来,前两天晚上是没有睡好,昨晚大概是真的累了,睡得特别的沉。霍然叹一口气,“他这么说,你就这么做了?”

“没有,我开始也以为公子只是着了凉,头疼罢了,又想着我们船还在河中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便和船家轮流着连夜朝着这个小镇划来了,直到靠岸了,天也快亮了,再进去看公子的时候,才发现他在发高烧,就连忙去找你了。”

听出上官言语间的自责,霍然也不再说话。霍然觉得,她还能说什么呢,其实一切还不是因自己而起。可是想来又有点蹊跷,就算是微服出巡,司马俊彦也没有必要除了上官一个人都不带呀。

实在想不通的时候,霍然还是问了上官。上官这才知道,霍然竟然还什么也不知道,上官叹了口气,似乎皇上真的不想让霍然知道,可是最终霍然什么也不知道,他这赌上江山和生命的一趟又有什么意义呢。

思前想后,上官还是决定让霍然知道,进屋看了一眼他家公子。见司马俊彦还没有醒的迹象,便领了霍然到船头坐下,给她分析这趟旅程背后的故事。

听上官说了半天,霍然才明白,她是司马俊彦正式册封的妃子,所以,史官早就记录在案了,所以,她想离开那个皇宫,珍妃只能消失。为了让珍妃“消失”得合情合理,司马俊彦安排了这次微服出巡。

而这样的计划,知道的人当然越少越好,不然,霍然只会成为有心之人的棋子罢了,所以,一个人也不带,对霍然来说才是最安全的。至于,司马俊彦的一路陪同,竟然也是为了护她的安全,不然,估计她还没有出金陵,就已经被欧阳千山的人抓了。

上官是个明白人,他没有再告诉霍然,司马俊彦这样的决定,如果成功了,就真的可以让欧阳千山从此有无翻身之日。可是如果一个大意,也可能就给了欧阳千山可乘之机,反而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听到这样的答案,霍然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也就是在这一刻,霍然才确定,司马俊彦对他真的不是一时兴起这么简单。再也没有心思在船头待着,霍然转身准备回去,经过司马俊彦房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推门走了进去。

又给司马俊彦换了条新的湿帕子,探了探他额头的温度,大概是药起效果,大概是湿帕子起了效果。总之,额头没那么烫了,脸上也渐渐的有点血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