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几番春幕几多愁

35、相见何如不见时(一)

几番春幕几多愁 snowj_happy 1564 2011-11-03 13:39:33

  对于司马俊彦来说,霍家并不大,典型的四合院。在金陵,这样的人家随处可见,可是,在这个小镇上,霍家却算得好的了。

晚上的时候,司马俊彦才知道,柳皓轩一直就是跟霍然一家一起住的。柳皓轩的师傅便是霍然爹的那位挚交。他本是孤儿,七岁的时候才跟着师傅学艺,柳皓轩本不姓柳,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名字,后来才跟了师傅姓,名字也是师傅给起的。

而现在的整个霍家,也基本上都是柳师傅置办下的。只是柳师傅三年前就过世了,留下了一间药铺交个柳皓轩打理,其余所有的家产都留给了霍家。

那晚,司马俊彦睡得不是很好,满脑子闪过的,都是霍然扑进柳皓轩怀里的那一刹那。第二天,早早的也就起来了。司马俊彦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霍馨正打水准备洗衣服,霍然和霍夫人正在厨房里张罗着早饭。他意识到,霍家没有仆人,所以,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自己做的。

一时间,司马俊彦不知道自己可以干点什么。愣愣的在一旁不知所措的时候,霍然已经打了热水过来了,走到他身旁,笑着微微屈身,行了个礼。“您先进屋吧,外头凉,我们家不比客栈,更比不得宫里,您先将就一下。镇上还是有不错的客栈,等一下吃过早饭,我就跟上官帮您把东西搬过去。”

司马俊彦听她这么说,心里莫名的生气,“不用了,我这儿住得挺好的,还有,你去忙你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说完,夺过霍然手里的洗脸水就进屋了。不一会儿,又端了脸盆出来,将水都到了,把脸盆递到霍然手上,转身回屋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倒让霍然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论身份,她是主,他是客,好好招待客人是应该的,她也只是想让客人住得舒服一点,没想到他倒生气了。刚刚转身想走,司马俊彦又从里面出来了,“等一下我想去柳皓轩的药铺看看。”

听他说想去哥哥的药铺,霍然便说吃完饭陪他去,结果却被他一口回绝了。司马俊彦说他一个人可以,谁也不用陪着。可是,他毕竟是客人,霍然怎么都觉得待客之道不是这样的。

吃完饭,霍然还是不放心司马俊彦,执意要跟他一起去药铺。好说歹说,司马俊彦就是不肯。霍然说他第一次去药铺,不认识,下次就让他自己去。结果正是这一句,好像有惹恼了司马俊彦。这回,他连上官都不肯带,说这个小镇还没他住的地方大,别把他当成是民都不会的公子哥,柳皓轩能做的事他也能做,柳皓轩能住的地方他也能住。

上官琢磨了一早上,现在才恍然明白司马俊彦生气的缘由,拉住了还想说什么的霍然,让司马俊彦一个人走了。

正如司马俊彦所说,小镇本就不大,柳皓轩的药铺名气又很大,随便问了几个人也就找到了。轻易的就找到了,司马俊彦的心里还是不舒服。柳皓轩不过就是个大夫,却让整个小镇人人都知道,这让他的心里一直都觉得有个疙瘩。

店里的伙计领了司马俊彦到药房,才见到了柳皓轩,柳皓轩冲他打了声招呼,又叫了伙计给他泡茶。司马俊彦做下来喝了半盏茶,却见柳皓轩一直在一堆要之间忙个不停。一时好奇,便也凑过去看个究竟。

见他凑过来,柳皓轩解释说,这是他研制的新药方。司马俊彦想起,当初刚刚认识霍然的时候,她就说过,去金陵是为了给哥哥采药,现在看来就是给柳皓轩采药。

“听霍然说,她是为了帮你采药才去的金陵。”

柳皓轩听他提起霍然,停下手里的活儿,抬起头,带着满眼的温柔,“我现在研制的这个药方里,有一味很重要的草药,很特别,当年只在师傅的一本书里见过,那本书上说此草长在金陵一带的山上,而这味药只有春天的时候才找得到,不然就得在等一年,我便打算今年去找找,结果春天的时候我忽然得了一场怪病,一直都不见好,霍然怕错过了又要耽搁一年,便偷偷的约着霍馨一起去了,走的时候也没告诉我,只留下一封信。”

“你不担心她们?”

“当然担心,不怕你笑话,霍然就是我的命。霍然不再的这些日子,我整天魂不守舍的。如果没有霍然,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说完,柳皓轩的脸上,露出男儿少有的害羞之色。

司马俊彦的心里幽幽的有点闷,霍然的那句“早就认定”不是没有道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