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离开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4005 2013-03-28 11:38:31

  回到Z中已是晚上。石铁带着四个学生直接朝画室走去,可许鸾再也没法压制住心中的好奇,跟石铁讲了声先回一下教室,便一路狂奔去揭晓课桌里的惊喜,一路上脑袋里还不断地冒出五花八门的东西:一本书?一支笔?一张CD?还是恶作剧的玩物?

打开课桌抽屉,一个背面朝上的A4相框安静的躺在教科书上面,许鸾伸手去将它拿出来,却碰到了朝下的玻璃面。那么,这该是一幅装裱好的画作了。许鸾小心翼翼的转过来,果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全身人像,而画中人正是她。许鸾想起来,有次画速写,正好轮到她做模特,那天石铁也在学校,萧朗不用穿梭在画室给大家指导便自己画起来,许鸾就这样入了萧朗的画。课后,很多同学都想让萧朗把这幅速写送出来,作为画中人的许鸾念头更是强烈,只是她不敢开口。而萧朗以他云淡风轻的招牌笑容招架住了对这副画有觊觎之心的同学们。如此,才有了今天呈现在许鸾眼前的这份珍贵礼物。而且,作品经过了萧朗后期的精心雕琢,整体关系、细节刻画都非常到位,虽只是A4画幅大小,纸上的人儿却是呼之欲出。

“猜到是这幅画了没?”萧朗的声音突然从背后飘来,许鸾吓得不轻。

“吓死我了!你不是在讲课么?”许鸾拍拍因受惊砰砰直跳的小心脏。

“石铁不是在啊。我在那边也没什么事,看你没和他们一起去画室,就猜你是按捺不住好奇先回教室了,所以过来证实一下。”萧朗靠在讲台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眯眯笑着,看着许鸾的眼神就如她还只是三岁的孩童。

“我还真没有猜到你会送这幅画给我。谢谢你啊,我非常非常喜欢这份礼物。太激动了~~~”许鸾如获珍宝的心情全然表现在语气里。

“我也要谢你啊。前天英语小考了,你不在,最高分就落在我头上喽。所以,我怎么也要借个机会感谢下天天借给我笔记的那只‘鸟儿’吧。哈哈”

“嘿嘿~~~那这幅画可不够,这是生日礼物。你要感谢我的话就好好当我的专业老师吧,要让你嫡传弟子的水平扶摇直上。怎样?”

“这个啊......”萧朗叹了口气,表情兀自低沉下去。“陪我下去走走?”

虽是询问的语气,却没有拒绝的余地。许鸾一方面猜想着萧朗大概是遇到了烦心事需要借她的耳朵,可是另一方面却担心这么小的校园万一碰上认识的老师熟悉的同学了该怎么解释。

“有顾虑?”萧朗似是看穿了许鸾的担忧。

“没...不是...我很乐意啊。那走呗。”这会儿都到上课时间了,而且晚上这么冷,谁会没事出来瞎逛啊。许鸾打消了自己的担心。

校道两边的香樟树在这个季节已不如盛夏时的枝繁叶茂,冷空气不时地穿过枝丫之间,惹得树叶簌簌而落。昏暗的校道上,踩在地砖上的脚步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我后天要走了。”萧朗觉得自己应该单独跟这只小鸟儿告别一下,哪怕真的只是为了感谢她两个月来不间断的工整详细的英语笔记和偶尔分享给他的从一些报刊杂志上摘录下来的地道口语表达。萧朗看到的许鸾,似乎把提高他的英语成绩当成了自己不可推卸的使命,他感动于这份认真与执着,便也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她取得专业上的进步,只是,石铁刚回来就给他出的一道非A即B的选择题,没有以上皆不是的C选项。萧朗心里明了,自己来Z中不过两个多月,虽然偶尔会有孤独感,但这些日子朝夕相处下来和这群既是学生又是同学的活宝们建立的深厚感情是让他有些许留恋的,至于两个月的感情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会持续多长时间,时间会在恰当的时候给出答案。

“走?去哪里?为什么呢?”许鸾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有点疑惑有点吃惊。

“如果一中的复读班还接收我的话,就去那边直接上高三的课程。如果不接收了,我就另外找所学校继续学习。”萧朗终究是显现出了无奈。

“是有别的原因么?还是你只是不适应Z中,不喜欢这里?或者是我们太调皮让你厌倦了?又或者......”许鸾急了,转而明了萧朗说出来的离开肯定是既定的事实,只得伤心起来,“一定要走么?”

“不是那些,我喜欢这里也喜欢你们。是因为石铁让我去替考,为那些文化成绩很好专业水平不太理想的学生,他们只要拿到专业录取通知书,就差不多是能稳进大学的。各大院校的单招考试也快进行了,他也要忙着找枪手,再动用人脉去联系那些安排考试的负责人打点好关系,然后和学生家长定学校谈价钱。虽然这种做法还是有一定的风险,但以他的说辞,花点钱换来子女的金榜题名,一般学生家长都会动摇的。”

“艺考原来这么黑啊!那你拒绝他就好了,干嘛要走呢?”

“这是现有考试模式存在的漏洞带来的‘商机’,反正老师和家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石铁历年也是用这种手段赚外快博升学率赚外界名声。我并不是什么高尚的人,石铁怎么做我并不理会,毕竟他是我恩师,而且他之前也从没让我去做枪手。我只是想让自己置身事外,因为曾有例在先,一旦被抓住,枪手倒是没事,但被替考者面临的是取消一年高考资格,我不敢怀着侥幸的心理去赌个万无一失,我耽误不起别人的人生。而且,拒绝了石铁的要求,就没有留下的余地。”

“太黑暗了!怪不得去‘炼钢炉’的时候在很多画室周围不起眼的角落都贴了枪手的小广告。不过,转念一想倒也好呢。一中的复读班没有高门槛,肯定会接收你的。这样,你就可以和你女朋友一起考大学了呀。我相信你肯定能上T大的。”

“T大在国内的名声确实很具诱惑力,但我更想上G美院,这也是当初答应石铁来Z中做助教的原因,他开给我的工资能让我养活自己,同时也让我有更多时间准备G美院考试。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总不至于向家里伸手吧,哈哈~~~只是没想到会出现现在的局面。”萧朗还不忘调侃自己一番。

“这样的话,你岂不是和石铁决裂了?他会找你麻烦么?”其实许鸾在心里嘀咕,二十几岁哪里年纪大啊?风华正茂呢!

“多虑啦,小孩子。于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愿意说,石铁是个好老师。你呢,以后就多花点功夫在画画上,好好加油,朝自己的理想大学前进!”其实萧朗还清晰地记得石铁说的那句话———既然你不愿意帮助我,从此以后那就不再是我的学生了。

多伤人呢!

可是,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是非黑白难以定义,但是,如果你的心告诉你不要这样做,那么,在你还能选择说不的时候,就跟着自己的心走吧。非A即B的选择,不必拿到道德层面,更不必上升到人格定论,你只不过是忠于了自己。如此而已。

晚自习结束,黑压压的人群朝宿舍楼涌去,温暖的被窝在这个季节最具诱惑力。两个静默的身影站立在人群之外,看着人潮从汹涌到稀疏,听着空气从聒噪到寂静。渐渐,许鸾开始抵挡不住寒风的侵袭,轻轻呵着手。萧朗见状,内疚不已:“送你回宿舍吧。我太疏忽了,你若感冒了,我可要自责的。”可是许鸾呢,她还想再和萧朗走一段路,说几句话,亦或就这样默然的站在冷风中也满心欢喜。

师傅明日离去,徒弟不舍万分。

走到女生宿舍楼下,萧朗看了下时间,已经十点了,再过半小时学生宿舍的大门也要关了。

“上去吧,好好休息。明天我可能就直接走了,就不去教室和你们道别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的。那么,再见,萧朗。”许鸾用力的点点头。是这个季节太萧瑟,是今晚气氛太凄清,才让她的悲伤来得格外清晰。一定是这样。

“再见,许鸾。”少年嘴角浅笑,转身离去。

风再起,吹开了距离,所有的情绪都消融在夜色里。

次日一早,许鸾走进教室时还带着一脸倦意,当看到石铁面无表情的站在讲台上时瞬间清醒无比。离早自习时间还剩五分钟,还有一半同学未到。显然,石铁是来通知大家萧朗要离开的消息,只是,许鸾猜测着,他会给萧朗的离开安排一个怎样的合情合理的理由。

许鸾怯怯地从石铁身后绕回自己的座位,桌上凭空出现了一盒板蓝根。哈,萧朗来教室了!许鸾朝后面望去,座位上的萧朗也是和石铁同样的面无表情。萧朗似是感觉到许鸾的目光,朝她的方向回望过来,两人相视一笑。萧朗放食指在嘴唇,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许鸾会心地点点头,然后指指板蓝根,做了个谢谢的手语。

早自习铃声响起之前,人都已到齐。迫于石铁的威严,大家一改平时课前的欢声笑语,安静的拿着书目光游离,连班里最捣蛋的几个男生都把头埋进书里装模作样起来。石铁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通知大家一声,萧朗要回一中了。你们都是了解情况的,萧朗要考T大,专业成绩被保留了一年,现在只需主攻文化课程就行,但T大的艺术类录取分数线对他还说还是有压力的,我请他过来给大家讲课的这两个月时间让他耽误了不少课,虽然平时和你们一起上课,但高三年级的课程进度和你们是不一样的。之前呢,萧朗也跟我提过,如果他降一个年级跟你们一起留在Z中参加高考的话,T大保留的专业成绩明年六月就会失效,他还是稍微有点担心自己不一定能再次通过T大的单招。所以呢,萧朗昨天和我商量了一下,最终他决定回一中继续高三的课程。我知道大家和我一样,是舍不得他走的,但这事关个人前途,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唯有祝福了。大家来点掌声给萧朗加油!”

啪啪啪掌声以排山倒海之势响起,许鸾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快要被拍掉下来了,可是石铁的这番说辞又让她觉得好笑。石铁走后,早自习就变成了各位同学与萧朗的告别会,一群人围着萧朗说着惜别的鼓励的话语,多熟悉的场景啊!隔着两个月的时光,许鸾还能清晰听到萧朗来时大家围着他问东问西的欢笑呢,可怎么,笑着笑着笑到今天,大家快要都哭了呢?

教室里气氛太凝重,许鸾走出来靠在走廊的栏杆上,任凭所有与萧朗有关的片段像黑白默片一样在脑海回放。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多了一个人,清瘦的少年递给他一根耳塞,没有任何对白,两个人就那样安静的在告别的早晨分享着同一首歌——那个低沉粗犷极具个性的男声唱着:我不愿离开/我不愿存在/我不愿活得过分实实在在/我想要离开/我想要存在/我想要死去之后从头再来......那时候的许鸾,MP3里面大都是蔡依林周杰伦的声音,她还不知道耳边这首叫做《从头再来》的歌曲是来自被称为“中国摇滚之父”名叫崔健的歌手。只是,从此以后,她的MP3里面只有崔健的声音,她开始单曲循环和萧朗共享的这首歌,她开始爱上萧朗爱着的歌手,她开始长出一颗萧朗拥有的摇滚之心。

一首歌,要变得比任何音乐都好听,只需赋予它一层特殊意义。

而萧朗,来的突然,走的突然,这中间,又在谁的心里掀起了水波微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