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谎言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2998 2013-03-28 11:38:31

  晚上十点多,杜纯子还没回来。

刘茜茜在吃晚饭时已经打过电话确认了杜纯子不在她表姐家留宿,说是等吃完晚饭她就回画室。可都一直到现在还不见人影,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听,三个姑娘不由得担心起来。许鸾又拨了杜纯子的电话,这下终于接了。

“杜纯子你在哪里?是还在你表姐家还是在回来的路上?这么晚了,我们很担心。”

“对不起啦,我已经下公交车了,马上就到了。”杜纯子的声音充满了歉意。

“听人说画室门口的那条路上有好几盏路灯坏了,我来接你。”

许鸾说完还没等杜纯子回话就挂了电话跑着出去了,刘茜茜见状不假思索地跟着跑了出去。林简喊了一句“你们等一下我啊,我们一起去啊”也风风火火跟着去了。

公交站台离“炼钢炉”门口的那段路距不到一千米,前几天许鸾也是无意间听到住在外面的别的学校的学生说起有几盏路灯坏了,而且晚上会有些社会青年在这条路上晃来晃去,对着年轻的女孩子们吹口哨说些不入耳的话语,所以许鸾才会如此紧张一个人走那段路回来的杜纯子。

只是,眼前的画面却愣住了先后跑出来的三个姑娘。坏掉的路灯已经被修好了,又开始不遗余力地将自己暖黄的灯光散发在黑夜里,夏夜的凉风将香樟树的清香揉进空气里混合成夏天的味道,不远处的杜纯子,洋溢着满脸的幸福,身旁是牵着她的手的石铁。

许鸾略微一愣却并不惊讶看见这样的场景,只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所谓去表姐家改善伙食只不过是杜纯子为了赴石铁之约而编造的一个劣拙的谎言。而只当她亲眼看见了手牵手的石铁与杜纯子,才恍然大悟,原来,杜纯子响不停的讯息、刘茜茜不知道的所谓表姐、何飞和张正浩突然被安排的任务、石铁正好降临的急事,这些,都不是巧合。许鸾是能理解杜纯子的不得已的,她现在所有的情绪,都化成了一声叹息:

杜纯子,这个娇弱的女孩子,为这一场暂时不被理解的所谓“不伦”的师生恋,要练就一个多强大的自己?

“小鸟儿,这是幻觉对不对?”林简摇着许鸾的手臂,兼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可能吧!不可能吧!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刘茜茜要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林简和刘茜茜现在的震撼程度,比起许鸾当初听到石铁对杜纯子炽热的表白,只有过而无不及。而前一秒还沉浸在幸福中的杜纯子看到了站在画室大门口表情各异的三个姑娘,惊慌失措的她涨红了脸颊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是甩开被石铁牵起的手。石铁脸上依旧挂着原有的微笑,他再次牵过杜纯子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杜纯子便也不再挣脱,两个人就这样朝三个姑娘走过来。

“谢谢你们来接杜纯子。现在她安全的回来了,你们可以放心了。”石铁落落大方的说着话,丝毫不去理会她们的震惊。

“石老师……我们……我们……”林简倒尴尬起来。

“我是认真的,希望你们能理解,别让杜纯子有压力。谢谢了。”石铁说这句话的语气有坚定有期待也有无奈。“好了,回去休息吧,姑娘们。”

“石老师、杜纯子,祝福你们。”作为第一个知情者,许鸾在诚恳地说出这句话后又成了第一位祝福者。许鸾说完,看看林简,又看看刘茜茜,三个姑娘会意一笑,于是,林简和刘茜茜也说出了同样祝福的话语。

在一起。真好。不羁的爱情,此刻至真至诚便世界无限美好。

而这段时间积淀下来的友情,让三个姑娘成为这段师生恋最初的最忠实的支持者。

夏天过完后,秋天在这个城市只是略微停留,短暂到许鸾没来得及叹一句“天凉好个秋”,冬天就夹裹着寒风冷雨骤然而至。吃完圣诞节的苹果,看完元旦的烟火,美术联考也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天。时间顿时拮据起来,紧张的气氛下,背地里却突然流言四起:

“平安夜的时候我看见杜纯子从石老师的车上下来,手上拎了好多东西,还捧着一束玫瑰花。”

“元旦那天我在楼梯口也碰到回宿舍的杜纯子,抱着一盒巧克力,我还猜是哪个男生送她的呢,这样看该是石老师了。”

“他们还真谈恋爱了啊,怪不得以前我就发现石老师对杜纯子特别关心,原来是有目的的接近啊!”

“我看杜纯子也不单纯,不就是看中了石老师年轻有为,还可以帮她考个好学校嘛。”

“是啊是啊,听说石老师专门为杜纯子请了个长得和她相像的枪手替她参加联考。”

“要不要问问306的,她们和杜纯子住一起,肯定什么都知道!”

“算了吧!以前有人八卦石老师和杜纯子的时候,许鸾就在那打圆场。她们哪儿会跟我们讲啊!”

“就是!306的除了刘茜茜是自己考到A班,其他三个都是石老师安排她们晚上去上课的,这么明显的偏心,说不定就是杜纯子的缘故呢!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

“哎呀,你们别这么偏激,客观来讲,石老师对我们也很好啊!”

“是挺好的。但我就是看不惯杜纯子装出来的一副斯斯文文娇娇弱弱的样子,哪里淑女了,简直矫情到死!”

“我也觉得她矫情。看着吧,等她上了大学肯定会从石老师身边飞走的!”

Gossipgirls这些借题发挥的带刺的话语让许鸾很是难受,她知道杜纯子肯定也是有所耳闻的,况且连她都看出来了班里同学对杜纯子的态度变得疏远,杜纯子自己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呢?可许鸾无力去替杜纯子争辩这些流言,毕竟,杜纯子和石铁的‘师生恋’是事实。她只能在杜纯子低落的时候陪在她身边拿一些也许不凑效的空洞道理安慰她:“不要去理会她们。你们的爱情是纯粹的,不带有任何功利与目的,时间自会证明这一切。况且,你还有我、林简和刘茜茜,我们会一直都在,一直为你祝福。”

很多事情,身为朋友,即便感同身受能做到的也只是这样———既然无法替你赶走难过,那就陪你难过。

美术联考的前夜,关于石铁为杜纯子请****的事悄然而又激烈地在各个宿舍讨论起来,“炼钢炉”的空气里混杂着各种声音———义愤填膺、挖苦讽刺、无奈兴叹……而这些杂七杂八的声音都形成了一种统一的情绪———杜纯子真让人讨厌!

天真懵懂的年轻们,被看到的听到的那些在他们心中定义为不公平的事件刺中了愤青的神经,然后把所有愤愤不平的情绪矛头直指杜纯子。杜纯子真够让人讨厌的!为什么呢?谁让她和石铁谈恋爱啊!谁让石铁是他们的老师啊!谁让这个老师为她的女朋友找枪手啊!多么不公平呢,是吧!简直人神共愤呢!

而在306的四个女孩这时都窝在许鸾的床上,听杜纯子‘坦白’替考事件。

“他想让我留在本市上大学,考完联考就不参加外省各校的单招考试了。可是我现在的专业水平连过二本线都很悬,所以他确实是找了一个女孩打算替我去考试的。只是,我文化成绩更是不好,即便我拿到了一个很好的联考分数,也会被文化成绩拖后腿的。后来我就跟他讲了,我不希望他为我的升学费心,我要自己考,不管最终成绩可以上本科或者只能念大专,我都会填报本市的学校,留在他身边。”

“虽然他想让我念好点的大学,本市的H大Z师大都可以,可是文化成绩确实是我迈不过去的一道高门槛。所以,他也没有再坚持了。”

“他们骂我讨厌我我都认了,谁让替考是没来得及发生的事实呢?我现在已经不再介意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了,就如许鸾所说,我的爱情是纯粹的,而时间自会证明一切。”杜纯子冲许鸾璀然一笑。

“他对我真的很好,宠爱我包容我尊重我。他说,等我高考完就带我去见他爸妈,等我大学毕业就结婚,然后帮我开一家小店,鲜花店、蛋糕房、咖啡厅、画材坊、书屋什么的都可以,只要我喜欢。嘿嘿~~~~~~”杜纯子的脸上,幸福的花儿朵朵绽放。

许鸾被带入了杜纯子描述的神圣结婚情景,可她的脑袋里却冒出了那日萧朗与李莞尔十指相扣的画面,忽而又转换成了萧朗为她改画时她托着下巴坐在他身边伴随着沙沙沙的铅笔声听萧朗讲述他学画画时的故事时的场景。

萧朗萧朗,你近来好吗?是不是还会放着崔健的歌曲熬夜画画?有没有拼命记单词?瞧,你的徒弟不敢给你传简讯,不敢给你打电话,可是,她却很想念你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