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田甜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2989 2013-03-28 11:38:31

  火车站出口,有几个身着L大校服的学生举着醒目的L大新生接待牌,许鸾上前询问后在一个学长的带领下上了校车。车上已经快坐满了,许鸾对这些陌生的面孔挂出招牌微笑,然后找了一个靠窗的空位坐了下来。还有几分钟时间才开车,许鸾拿出手机换上了学校随通知书寄过来的新电话卡,然后给家人朋友编辑简讯告知她在L市的新号码。

“打扰一下,请问你旁边的座位有人吗?”许鸾低着头玩手机,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礼貌的询问,她抬起头,迎上一道清澈的目光,一头帅气短发的女孩冲着她笑意盈盈。

“没有人呢,你坐吧。”许鸾立马又冲她挂上了自己的招牌微笑。

帅气的女生接受了许鸾的邀请,将卸下的书包放到头顶的行李架上,然后大方的和许鸾打招呼:“我叫田甜,稻田的田,甜蜜的甜。我从G市来。”

G市,G美院所在的城市,萧朗要生活四年的城市呢。因为这个原因,许鸾对这个来自G市的女孩瞬间产生了亲切感,然后迅速在脑袋里写出了她的名字,只是,就如同许鸾十六岁生日时的那家叫“水竹居”的现代风格餐厅一样,她又不得不强制自己把这个“甜蜜”的名字与眼前女生帅气的形象联系起来。同时,许鸾也礼貌的回应:“我叫许鸾,言午许,青鸾的鸾,来自X市。”

“哇,X市离L市好远的呢,你一个人坐火车?”名叫田甜的女孩在发出惊呼的同时已经从小挎包里拿出了地图确认X市与L市的距离。随身带地图的女孩,嗯,有特色。

许鸾微笑着点头。爸爸妈妈太忙,摆完谢师宴后就已经返回工作城市了,哪有时间送她呢?而许鸾也觉得自己已经长大到出远门不需要父母的送行了。只是当她坐上公交去火车站时,看见站台里的奶奶一直目送着载着她的公交车,就控制不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家里只剩奶奶一个人了呢,多孤单啊!

“你真厉害呢!我从G市过来才两个小时的火车我爸妈都不放心,非要开车送我,我跟逃命似的才自己跑出来坐火车的。从小到大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逃命”一词让许鸾笑出声了,田甜真是个有趣的女孩子。

“这也是我第一次坐火车。”许鸾答道。她没有听清楚,田甜说的是,这是她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其实田甜已经被爸爸妈妈带着坐过很多次火车出去玩了。

“我第一次坐火车是很小的时候,跟爸爸妈妈一起去北京玩。”田甜从许鸾的也字中明白了她弄混了自己的意思。“不过,你真了不起!我好羡慕你!真自由!我爸妈总拿我当小孩子,这也不准那也不准,这也担心那也担心。”田甜说话的同时,手机响起了一首重金属音乐,她直接摁掉电话继续说:“特别是我妈,这不,又打电话追踪我了!是他们非要开车来学校看看的,先到一会就等不及了,怕我一个人不认识路。可是,我上校车前才打电话给他们的啊。”

原来这样!许鸾倒羡慕她呢!她宁愿不要这样的自由!她多希望自己也有那么一刻被爸爸妈妈当玻璃娃娃一样捧在手掌心,不用什么决定都自己做、什么事都只能依靠自己,强大的像变形金刚一样。她讨厌这样不得不坚强的坚强。

许鸾只是冲她笑笑,没有继续搭话。L大本部离火车站似乎比较远,校车还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穿梭着,四级遵从着红绿灯的指令走走停停。L市宽阔的马路两边也是郁郁葱葱的香樟树,这让许鸾恍然如依旧身置X市,她正坐在公交车上,和林简、李一泽还有刘茜茜一起去萧朗的画室,去初见“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李大美人。

哦,停止吧,洪水猛兽般的记忆!

其实香樟树是很多城市都会在马路两边种植的常绿树木,根本无法构成L市与X市的相似之处。许鸾初见L市,印象并不如根据书里描述的江南水乡的感觉而想象出来的样子那般美好,虽然在L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间,也会有一些仿古建筑来昭示它是温婉的江南水乡。这真是一座矛盾的城市,一方面用它强大的经济实力来加速“泥土的水泥钢筋化”,一方面让现代建筑在古迹上拔地而起后却又想保留江南水乡特色而大肆人为仿古。这种做法一点都不可爱,许鸾是这么认为的。

“许鸾,你是什么专业的呀?”不出一分钟,田甜再次发起和许鸾的对话。而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许鸾天马行空的思维已驰骋万里。

“中文系,现当代文学。你呢?”

“哇!真是太巧了!我也是现当代文学专业呢。”田甜表现得很惊喜。

许鸾和田甜竟是一个专业的,真是很巧呢!可是更巧的却是当俩人一起在志愿者的带领下去查询宿舍时发现原来还是一个宿舍的!L大给每个班的学生安排宿舍时是按照学生姓氏的首字母来排序的,所以根据许鸾所在班级的实际情况,X开头的她与T开头的田甜就分在了同一间宿舍。呼~~~可不可以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呢?其实未来可以告诉许鸾,从在L大的校车上开始,田甜渐渐地走她的生活,成为她生命中的又一个挚交好友,也在一定程度上间接地改变了她的人生。

L大的住宿条件真心不错,宽敞的四人间,空调热水器等设备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小阳台。另外两个女孩都是L市本地人,高中就是好友,她们俩算是好相处的女生,但和所有L市人一样,有着天然的优越感,或多或少传承着本地人的排外思想。所以,相比下来,许鸾和先认识的田甜就亲密了很多。

晚上,四个女生都抱着电话窝在自己的小床上。许鸾给爸爸打电话讲了学校的一切情况后就拨通了林简的号码。

“小鸟儿,我好想念你啊~~~我已经开始军训了,被恶毒的太阳晒成了包大人。还有啊,北方的天气好干燥,天空都是灰蒙蒙的,还有还有,这里的米饭一块钱一碗,我上次一口气吃了五碗,虽然是那种很小的碗……”还没等许鸾开口,林简就迫不及待诉苦。

“我也想你呢!我马上也要军训了,希望不会晒成包大人,哈哈~~~十月一我来看你,你怎么也要好好表现一下,争取吃六碗饭,然后我再顺便带个月牙贴在你这个包大人的额头上。”

“真的吗?你要来看我呀,那太好了!不到一个月就到十月一了呀,我要开始倒计时了,嘿嘿~~~”看来林简很激动,许鸾听见电话里传来她乒乒乓乓找东西的声音,看来林简是在找她的日历准备倒计时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你准备接驾吧!嘿嘿~~~我告诉你啊,我宿舍有个女孩,她叫田甜,和你性格很像,我觉得很亲切呢!”许鸾说话时看向邻床的田甜,一脸甜蜜的她正在和G市的男友煲电话粥呢!田甜的男朋友也在G美院,念建筑系。

“那很好呀!认识了新朋友,你就不会孤单了。小鸟儿,那个……有个学长向我表白了,而且……我觉得他很不错哎……长得有点……有点像萧十一郎……我想,我要谈恋爱了。不过,这不是因为他和萧十一郎有点像……他……他叫苏致远,是个很优秀的男生,他很体贴,会给我送水,帮我擦汗,替我抹匀没涂开的防晒霜……”林简有点语无伦次了。许鸾通过林简的语气就看得到她现在涨红的脸颊。

许鸾轻声一笑:“林简,你个笨丫头!看你又是紧张又是害羞的……”语气里充满开心。

林简要谈恋爱了,哇哦,真是大喜事!

“那正好,等我十月一来了要看看苏致远学长是何方神圣,究竟是有多大的大魅力,竟然这么快就收服了我家眼睛长在头顶的小树林。哈哈~~~~~~”许鸾打趣着林简,眼睛里却映出对床帅气的田甜和心爱的人通电话时娇羞幸福的模样。呀,林简以后也会又这种表情吧!许鸾幻想了一下大大咧咧的林简娇羞的表情,心里偷着乐。

结束了和林简的通话,许鸾把联系人名单翻到了萧朗的名字,她想问候一下他过得好不好,电话的语音提示从之前的关机转成了停机。萧朗应该换了G市的号码吧,他还是把自己困在自责里,不愿意去和朋友分担,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许鸾想着,不知道带着伤口的他是怎样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迎接每一个黎明送走每一次日落。

他还好吗?他觉得孤单吗?她振作起来了吗?在他沉默无言的时候有人也同样静默的陪在他身边吗?

萧朗,思念的声音,你听得到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