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大学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3052 2013-03-28 11:38:31

  九月一来,林简带着还覆盖着阴云的心踏上了一路向北的列车。上午,许鸾在月台挥别了林简便折回医院看望刘茜茜。L大的报到时间是九月六号,再过几天许鸾也要开学了,都等不到看着刘茜茜活蹦乱跳的出院,就该朝L大启程了。

不过几天光景,虽然刘茜茜依然像蚕蛹一样被裹在绷带里,但已经能稍微的动一下,而且头部的撞击没有给她留下后遗症。这丫头恢复能力挺好。而一直守着刘茜茜的刘妈妈却憔悴了,眼窝深陷面色苍白,许鸾心头泛酸,便强行让刘妈妈先回去休息。刘妈妈实在拗不过绪论的好意,便只好答应着回去休息休息,晚上再来医院。

“李一泽,后来来过吗?”

“我和李一泽分手了。林简告诉我那天晚上他找了一床被子让她在走廊里的长椅上休息,因为重症监护室不允许家属陪伴,他就哀求护士让他换上防护衣守在我床前,说了好多好话还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才挣得了机会。其实在昏迷状态是能感受到外界动静的,他和我说了好多话,说了好多对不起,他说他是喜欢我的,可是他爱莞尔姐姐。许鸾,什么是爱呢?是否就是他说的当他看见我和莞尔姐姐都倒在血泊中的时候,他的第一意识里只有莞尔姐姐。我知道我不该计较的,莞尔姐姐都走了,而且我一直知道他喜欢莞尔姐姐,我不介意他心里有她的,真的,不然我也不会允许自己义无返顾的爱上他了。可是许鸾,我的心真的疼呢,比全身上下所有的伤口加起来还要疼千倍万倍。”刘茜茜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李一泽,他,他也不好过。他要接受莞尔姐姐离去的事实,要背负对你的愧疚,要负责安抚莞尔姐姐父母的悲痛。真的,挺艰难的。”

“是啊。我能理解。可我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也给他时间,所以分手是最好的选择。我说我不想看到他,他便再也没出现过。可是我知道他每天晚上都在病房门外徘徊一会,我听得出他的脚步声。如果我能走,说不定我就下床给他开门了,然后抱住他告诉他我爱他。我真的爱他。”

许鸾替刘茜茜擦着眼泪,刘茜茜继续说着:“许鸾,你知道吗,我甚至会想,应该是我去死的,这样大家的痛苦就会减少。”

“你说什么傻话!”许鸾用给刘茜茜擦眼泪的纸巾稍稍用力地蹭了一下她的脸,“再也不许讲这种话了!”

“我不讲了,”刘茜茜垂下眼帘,“你知道莞尔姐姐的墓地在哪里吗?等我能下床了,我要去看她。”

许鸾给刘茜茜讲了方位,然后问起她上学的事:“你向Y大提出了推迟报到的申请吗?”

“我不去了,不上Y大了。”刘茜茜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等我出院了,回Z中复读。我要考C美院,非它不可。”

“是个不错的决定。你有这个实力!可是,我希望考C美院是你个人的理想,而不单纯的是因为放不下某个人而和自己赌气。”许鸾叹一口气,同时也佩服刘茜茜的魄力,她自己就没法舍弃L大再来一年为自己争取一张更好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放心吧。嗯,萧朗,怎么样了?”刘茜茜把话题拉到了萧朗身上。

“从莞尔姐姐的告别仪式后就没见过他了。电话关机,QQ不上线,邮件没回音,李一泽那边也没他的消息。昨天我和林简去看过莞尔姐姐爸妈后去过他家,没人。”

“G美院应该开学了,也许他去学校了。”

“应该是吧吧。希望他和李一泽都好好的。”许鸾苦笑一下,“你也好好好养伤,我要去学校了,寒假才能再见呢!到时候,一定要让我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茜茜公主!”

“遵命!”刘茜茜想把手举到前额摆一个敬礼的姿势,却忘了双手绑着石膏还不能大幅度活动呢!疼得她嗷嗷直叫。

扑哧~~~~~~终于是有了带欢快成分的笑声了。

出了医院,许鸾挑了一束白百合朝公墓区走去。

远远就看见了蓬头垢面的李一泽靠着李莞尔的墓碑坐在地上,身边倒着好几个喝光了的啤酒罐。

“许鸾,来,陪我喝一杯。”李一泽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许鸾将花束摆放在墓前时,看见了一堆将要枯萎的花束上面已经摆着了一束新鲜的白百合和一束还带着露珠的栀子花。

“我还以为那束白百合是你放的,看来是萧朗来了。你们俩怎么都带白百合呢?我家李大美人儿最喜欢栀子花了。”李一泽口中一贯花腔怪调的李大美人儿这一称呼此刻惹来的却是许鸾的眼泪。许鸾还以为两束花都是李一泽带来的呢,看来确实是萧朗出现了。而李一泽应该不知道,李莞尔是萧朗口中的纯洁美好的“云裳仙子”,所以,萧朗才会带着素有“云裳仙子”之称的百合来看她!

许鸾没说话,在李一泽旁边坐下来,开了一罐啤酒自顾自喝了起来。

“我后天就要去学校了,不知道小茜什么时候才能出院,不知道有没有人经常来陪莞尔说话……”

许鸾没有接话,她知道此时的李一泽也需要一个树洞来倒苦水。那么,安静的当听众吧。

“以后,我会结婚生子,会慢慢老去,头发花白,牙齿掉光。只有莞尔,永远都是这么年轻的模样,纯洁美好,美丽动人……”李一泽轻轻抚摸着墓碑上李莞尔笑容明媚的照片,“许鸾,我以后要生两个孩子,我都替他们想好名字了,一个叫李思莞,一个叫李思尔。”

许鸾闷着头灌了一口酒,继续听李一泽说着。

“我嫉妒萧朗,其实不管莞尔和谁在一起,我都会嫉妒。但我知道,在莞尔的感情世界里,我是永远跨越不进爱情的哥哥,所以我时刻都提醒自己不要越界,我只是她的哥哥。也只有这样,她才会肆无忌惮的欺负我、毫无保留的信任我。”李一泽抬头看着天,仿佛李莞尔在云端听着他的话语,“莞尔,她是我不可及的爱情,不可触摸的梦想。我只好把她嵌进了我的生命里,以亲情的名义。”

“莞尔出生的时候我隔着医院的门听到了她的第一声哭啼,她成长时我分享过她所有的喜怒哀惧,送她走的时候,我也是那么看着,看着那么美丽的她在我眼前,灰飞烟灭……”眼泪顺着李一泽的脸颊滴进易拉罐里,然后他将混着自己眼泪的酒咕噜咕噜灌进肚子里。许鸾担心一会李一泽真把自己灌醉,便抢过他的易拉罐。李一泽伸手想再开一罐,被许鸾拦住,拿酒落空的李一泽索性整个人都躺在地上,一言不发。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啤酒里的二氧化碳都完全跑出来融进了空气中,给这个城市提升了温度。

“我是喜欢小茜的。她的关心让我觉得温暖,我依恋这种感觉。可是当我看到她们俩都倒在血泊中时,我的脚步却没办法不先走向莞尔。我伤到小茜了,我也很愧疚,但我能怎么办呢?”

“她理解你。她不怪你。她爱你。我说茜茜,她爱你。”

李一泽苦笑一下:“我知道。一会儿,我还要去医院看看她。”李一泽所说的看,就是执行着刘茜茜不想见到他的命令而在病房门外徘徊。

在暮色中和李一泽道别后,许鸾回到家开始打包开学的行装,收拾好一切该带的东西后,她拍了一张挂在墙上的萧朗送给她的画,存进手机里。

离开吧,都离开吧!暂时逃开这个被悲伤的乌云笼罩的城市。时间是治愈一切伤痛的良药,许鸾想,等她寒假再回X市的时候,也许一切都会好点。

火车上,许鸾意外收到了何飞的简讯。这个和她交集并不多的儒雅男生,带给了她一丝不一样的心情。

“许鸾,不趁着毕业开口,我怕是再也鼓不起勇气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天开始就对你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你的笑容很迷人,纯美恬静,特别是弯成了月牙的形状的眼睛,似一汪澄澈湖水,里面泛着点点星光。我收集着你的每一个笑容,我品读过你发表在校刊上的每一篇文章,我收听过校园广播每一期由你播音的新闻……我一直用一切你不知道的方式关注着你。现在,我们为求学奔向了不同的方向,不知道何时会再见,可是,许鸾,你是一抹明丽的色彩,美丽了我在Z中的灰暗岁月。”

许鸾对着微微笑着,眼睛又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在她收到过的所有表白中,何飞的特别在于他是唯一一个只为表达自己内心感觉的男生。真好呢,喜欢着一个人,被别人喜欢过,高中,也算完整了。

伴随着火车的哐哐声,车窗外的景物在许鸾的眼睛里不断倒退着。X城已经越来越远,而留在Z中的三年五味陈杂的岁月,也被车轨压在了回忆里。

再见,高中!

你好,大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