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阴谋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3212 2013-03-28 11:38:31

  L市的十一月,第一个礼拜才开始,骤降的温度便提醒着人们冬天已经在打点行装准备上路了。一连几天的雨水天气,一直待在没有暖气的宿舍还是让人觉得微冷,只要没课许鸾便拉着田甜去泡图书馆。虽然图书馆也还没到开暖气的时间,但因为图书馆人多,室内温度也高出了室外好几度。

周六,许鸾一大早就拉着田甜奔去图书馆。图书馆人真多,只有角落还剩几个位置,许鸾放下书包后,去泡了杯咖啡,拿出纸笔开始爬格子,她是校通讯社的干事,负责撰写校报和校网站主页上的新闻。田甜没有参加任何社团,除了上课一直很清闲,她来图书馆也没什么事干,便随便借了几本名著来看。

陆小陆坐到许鸾对面的时候,她还在埋头改稿子,身边的田甜不好意思在鸦雀无声的图书馆发出惊讶的声音,便踢了踢许鸾的脚。许鸾抬头看向对面时,陆小陆正挂着阳光般的笑容看着她,她也回以一个微笑,然后继续埋头改稿。许鸾正想着要怎样把结尾的一段完全刷掉个人感情色彩,眼前却出现了陆小陆白净纤细的手指,夹着一张字条:

“这么小的校园,碰到你还真不容易。今天真是幸运!赏脸让我请你吃午饭吧?”

没有语气的文字许鸾却读出了李一泽式的语气,那种让人并不讨厌的花腔。许鸾想到也有好久没有联系过李一泽了,不知道他最近如何,前几天给刘茜茜打电话时她也没有说起任何关于李一泽的只言片语,只是说她已经出院了,现在在家静养,杜纯子偶尔会在周末的时候和石铁一起来看她,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已经能够自理很多简单的事情了。刘茜茜说她要努力让自己好起来,还要去参加C美院的单招考试呢!

田甜带着搞怪的表情悄悄在许鸾的耳边说:“小鸟儿~~~带上我蹭饭吃吧!”“你要把我买了吗?我才不去呢!我上次已经蹭车了,怎么也不能蹭饭了。”许鸾刚对田甜说完这句话,又一张纸条递了过来:“今天我生日,舍友都回家了,许姑娘就从了我吧~~~”

这样的语气让许鸾愈发觉得陆小陆和李一泽性格方面有一些相像,有点好笑,又有点亲切。田甜悄声说:“陆小陆多可怜呀,一个人过生日,许姑娘,你就赏脸吧~~~”田甜也学着陆小陆写的称呼叫许鸾为许姑娘。许鸾放下笔,右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直勾勾盯着右边的田甜:“田甜同学,你怎么胳膊肘朝外拐呢?”田甜转转眼珠子,干笑着说:“因为呢,陆小陆的奶奶,是我的外婆。虽然你是“内人”,但对我来说,他也不是外人。哥,你说是吧?”田甜压低了声音叫了一声在一旁偷笑的陆小陆。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是故意在我面前对陆小陆犯花痴的!你和陆小陆是一伙的,哼!”许鸾恍然大悟。

“好啦,吃饭去吧~~~~~~有人给我们改善伙食,多好的事啊!”田甜合上书,拉着许鸾出了图书馆,计谋得逞的陆小陆也兴高采烈的随后而去。

田甜点了一桌许鸾爱吃的菜,然后无辜的向许鸾解释说:“我也是十一返校后才知道我哥身上发生了一见钟情这种烂俗与浪漫兼备的事。不知道是哪只“猿”在公交站台拉了一坨“粪”,让我哥瞄上了你。我本来不想和他同流合污的,但是他实在太可怜了,所以就把我的小胳膊肘朝他拐了拐,在你面前扮成他的粉丝,然后,策划了今天的饭局绑架案。毕竟他是我哥嘛,嘻嘻……别的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没有向他透露任何关于你的信息,真的!”

“好啦,交友不慎啊!我都被你绑架过来了,吃饭吧~~~”许鸾边说边夹了一块红烧排骨塞到田甜嘴里,然后想起来陆小陆过生日,又给他的碗里夹了一块,说:“陆小陆,生日快乐!”

田甜猛地笑起来,还没来得及吃掉的排骨掉到了地上,边笑边说:“哥,你自己解释。”许鸾诧异地看看捂着肚子大笑的田甜,又看看一脸尴尬的陆小陆,大惑不解。

“对不起啊许鸾,我今天不过生日。因为每次想约你出来都被你拒绝了,所以我就想了这么个馊主意,希望你不要生气。如果你生气了的话,那我就每天都请你吃饭,一直到你气消为止。”这哪里是道歉呢,又是一桩阴谋,陆小陆虽是一副诚恳的样子,但眼神已经出卖了他偷着乐的内心。

“算了……我一点也不为这个生气,不管有没有这个借口,我都会被田甜拖出来的,你可以省点饭钱了。”许鸾确实不生气,她只是觉得像陆小陆这样光鲜的男孩子对她的兴趣不过是一时兴起,也就由着他折腾吧。

接下来的几天,只要许鸾去图书馆,不一会儿肯定就会“很巧”的看见陆小陆拿着书坐在离她最近的座位上,一会儿问她冷不冷,一会儿问她饿不饿,然后时不时的给她喝光的水杯里灌满开水。

“陆小陆,你是不是很闲啊!”许鸾觉得很无奈。

“你快到我碗里来吧,我就不闲了~~~”陆小陆还是一贯的嬉皮笑脸。

回到宿舍,两外两个室友已经回家了。田甜也在收拾行李,说:“小鸟儿,我回家过周末喽,你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哈,千万不要想我。”

“是和你家高材生共度二人世界吧~~~~”

“哎呀,你就不要拆穿我嘛~~~哦,对了,我差点给忘记了!小鸟儿,你明天过生日呢!十八岁,这么重要的纪念日,我怎么能留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呢!算了,明天我陪你过完生日再回去吧。”

听田甜一说,许鸾才想起,明天就光棍节了呢。她赶紧制止了田甜要把收好的衣服放回衣柜的动作,说:“没事没事,你可不能爽了你家高材生的约,再说了,有你这个线人在我身边,陆小陆就会阴魂不散,你还是回家吧,我也好清静清静,嘿嘿~~~~”

“好吧,那等我回来我们再庆祝~~~~”

送田甜上了去高铁站的公交后,许鸾顺便在学校外面的小吃街买了酸辣粉带回宿舍吃。一个人的宿舍,空空荡荡,确实很孤寂。许鸾边吃酸辣粉,边盘算着这两天的时间要怎么安排。哎,一个人的十八岁,想想还真有些伤感。

七点不到,许鸾便已洗漱完毕窝在床上重温《人间词话》,看着看着便觉得腹部开始疼痛,想着肯定是吃了酸辣粉的缘故,便也没在意,想着睡着了就感受不到了,就躺下来开始数绵羊。可不一会儿,疼痛却愈发厉害起来,由腹部转移到了右下腹,许鸾想起抽屉里还备有每次痛经必备的散利痛,想着那药也许能止痛,便起身寻找,可她只觉得四肢乏力,下了床找到药后根本就没力气拎起暖水瓶倒一杯开水。许鸾开始后悔没有让田甜留下了,她拿起手机趴到床上想给隔壁宿舍的同学打电话过来帮帮她,正巧陆小陆的电话却打进来了。

“许鸾,你怎么还不来图书馆啊,我还帮你占着座位呢~~~”

许鸾强忍着疼回答陆小陆想赶紧结束掉和他的通话后去寻求帮助:“我……不过来了……你……回……宿舍吧……”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紧?”陆小陆听得她语气不对,赶紧询问。

“没事……我挂了啊……”许鸾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每说一句话嘴里发出的气体就像喷火一样,手里的手机也拿不住,便任它滑落在床上。

“你别挂!你先说到底是怎么了?”陆小陆急切的语气里带有一丝命令的口吻。

许鸾疼得直想哭,便顺从地说道:“疼……应该……是……阑尾……炎……”

“你是在宿舍吧?我马上过来,千万别挂电话!”手机里灌进来的呼呼的风声,和陆小陆重重的脚步声,许鸾听得出他在奔跑。陆小陆一边跑一边说:“坚持住啊,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坚持~~~~~”

许鸾听到陆小陆跟宿管阿姨的解释之后不到一分钟,五楼的楼道里便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便随着宿管阿姨转动钥匙开门的声音后,陆小陆喘着粗气出现在许鸾面前。他背着许鸾就往外跑,身后只有喊他打120的阿姨的声音。

陆小陆拦了一辆出租车,焦急地让司机去最近的中医院。医生确诊为急性阑尾炎后,给许鸾止了痛,然后建议她最好是做手术,但手术后需要住院一个礼拜。许鸾想着没有亲人在身边,住院不是很方便,便很犹豫。陆小陆看出了她的顾虑,说:“做手术吧,我会照顾你的。再说了,还有田甜呢!”医生也是极力建议她做手术,并说若下次再犯,兴许比这还严重。许鸾考虑了一下,然后在手术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左手一直被陆小陆紧紧握着。

在护士的帮助下,许鸾换上了病服,打了麻药后便被推向手术室。这是许鸾人生中的第一次小手术,想着影视里播放的手上画面,害怕涌上了心头。陆小陆一路握着她的手,不断说着:“别怕啊,没事的,要坚强!”许鸾望着他的认真的表情,心里忽地就有了安全感。

手术室的门缓缓地把陆小陆从许鸾的视线范围隔离出去,在麻醉剂的作用下,许鸾也迷迷糊糊的睡去。陆小陆靠在手术室的门上,听时间滴答、滴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