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劫难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2964 2013-03-28 11:38:31

  田甜成了陆小陆和许鸾的小跟班,虽然这个电灯泡瓦数并不大,许鸾也一点都不介意有田甜在身边咋咋呼呼,但是一心只愿与许鸾过二人世界的陆小陆,每次在许鸾楼下等她下来的时候看见从许鸾身后跳出来的田甜,他就一个头两个大,用求饶的口吻说:“田甜丫头,你能不能可怜可怜你哥哥,让你最亲爱的哥哥安安静静甜甜蜜蜜的谈恋爱吧!”而这个时候田甜则可怜兮兮地对许鸾说:“小鸟儿,我好可怜啊,你看我这个可恶的哥哥,追你的时候天天缠着我打探你的消息,现在你们双宿双飞了,他就嫌我烦了,真是没良心的家伙!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你可不能丢下我。”许鸾呢,她知道田甜并不会影响到她和陆小陆的约会,在田甜和陆小陆互相吵嘴的时候只是呵呵笑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其实田甜还是很识趣的,每天只是跟着许鸾和陆小陆蹭饭吃而已,吃晚饭她就乖乖地开溜了,留他们两人共度二人世界。偶尔有大片上映许鸾和陆小陆去电影院时也会叫上她,她也不推辞,但看完电影必定会悄无声息地一个人开溜。而最近呢,田甜迷上了吉他,认识了吉他协会的一个学长,一有空便去吉他协会办公室找学长讨教,所以她当小跟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解放了的陆小陆谢天谢地谢祖宗,更谢谢收留了田甜的吉他协会学长,哎,多难得呀,世界终于清静了!

陆小陆带着许鸾吃过五星酒店的美味海鲜自助,也点过夜市大排档的炒田螺;他给她买过高档商场设计师品牌的衣服,也一起在地摊上淘过物美价廉的饰物;他领着她在红男绿女扭着腰肢的酒吧喝过血腥玛丽,也与她在清新淡雅的茶楼享受过午后音乐茶;他与她在摩天轮转到最高处时深情拥吻吻,也嘲笑她坐完过山车惊恐的模样然后把她紧紧拥进怀里;他陪她在静谧的书店品读过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也为她在喧闹的游戏厅里夹过她一心想要的娃娃……长三角的许多城市,都留下了他们的欢声笑语。

光阴从陆小陆与许鸾紧握的双手中流逝得飞快。也许,越快乐的时光,越让人觉得太不经用。大三下学期的时候,这对恩爱的小情侣已经停下了牵手行走的脚步,安静地坐在图书馆给未来储备力量。陆小陆遵从了家人的意愿开始筹备国家公务员考试,许鸾则顺着自己的心朝着心仪的大学热爱的汉语言专业向研究生迈进。陆小陆说:“宝贝许鸾,等我们都考试完了,我就带你出去散散心,你负责微笑,我负责拍照。哈哈……”

陆小陆结束了公务员考试后,依然每天早出晚归地陪着许鸾泡图书馆,怕她饿着怕她冻着怕她考前焦虑……搞得许鸾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成了小王子玻璃罩里的那朵娇弱的玫瑰。平安夜晚上,田甜奔回了G市与她家高材生共度良宵,没有了田甜的打扰让陆小陆觉得这个节日显得愈发的美好,陆小陆美滋滋地牵着许鸾的手在灯光暧昧的西餐厅享受着八分熟的美味西冷牛排。

用餐完毕,陆小陆一脸神秘地问许鸾:“宝贝,你相信我吗?”

这个问题有点奇怪,但许鸾还是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坚信不疑。”

“那好,我现在要带你去一个地方。不过,我得事先蒙上你的眼睛,然后牵着你过去。你放心把手交给我吗?”

和陆小陆在一起近三年的时间,许鸾见识了陆小陆层出不穷的浪漫,她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任由陆小陆用黑布蒙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稳妥地将手放在他的掌心。许鸾感觉自己被陆小陆牵着手放慢脚步走了将近十分钟的样子,然后好像进了一个什么地方的电梯,大约上到第八层的时候,陆小陆牵着她走出来,说:“宝贝,我们到了,现在我要摘下你的遮眼布了,你准备好了吗?”

许鸾轻轻地点点头,在陆小陆拿下黑布之后,她在心中默念了“一、二、三”,然后睁开了十来分钟未见光明的眼睛。

眼前的景象让许鸾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这场景,在电影里才有类似的情节:铺着红地毯的长长走道上洒满了玫瑰花瓣,走道的两边烛光闪烁,而廊顶上贴满了五颜六色的氢气球,虽然有一两个气球已经慢慢瘪下了肚子,但这丝毫不影响许鸾兴奋地抱着陆小陆尖叫并流下幸福的泪水。

“来,朝前走。”陆小陆牵着许鸾,像结婚走红地毯般幸福地走向走道尽头对着的房间,门牌标着8520,果然是八楼。520,是个多么美丽的数字啊!陆小陆打开门,房间里也满是玫瑰的香味,电灯打开的一瞬,许鸾看到床上摆着一个硕大的棕色憨熊,捧着一束费列罗花束,而洁白的床单上,用玫瑰花瓣铺着一个巨大的心型,两边的床头柜,烛光闪烁成“ILOVEYOU”这句最简短最深情的密语。

许鸾以前和田甜就一部电视剧男主角为给女主角惊喜而使用玫瑰、气球、巧克力、烛光晚餐等招数的情节达成了共识,觉得爱情里面的浪漫都被深深地打上了“没新意”的烙印。可是,这样一场“没新意”的浪漫降临在自己身上时,许鸾才知道它能让幸福与感动指数像云霄飞车一样直往上狂飙!

然后,一个温柔甜蜜的吻,开启了一个幸福美好的夜晚。

林简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时分,许鸾窝在陆小陆温暖的臂弯里睡得正香,接起电话以为林简是祝福她圣诞节快乐的,可电话里只传来林简的哭泣:“小鸟儿,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

“怎么回事?别哭,别哭,慢慢说。”许鸾慌了神,瞬间全身清醒。身旁睡眼惺忪的陆小陆也挂上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晚上我打了他好几个电话……他都不接,我以为……他要上课……或是……由什么事情在忙,不方便……接电话。刚刚……我估算着他……那边……到午饭时间了,就……又打了个电话过去,他接了,可是……没说几句……就要挂掉,我……就……任性了一下……不让他挂,他……发出了……一种……特嫌弃……特不耐烦的声音,沉默了几秒后……他就和我说……分手……”一段话,林简因为哭泣得太厉害的原因讲的结结巴巴。许鸾觉得自己的心底像是在被什么东西揪扯着,那种疼痛,不是来自得知林简分手,而是因为听到她的哭泣,抽搐到讲话都不能完整。从认识以来,她的林简从来都是笑着的,古灵精怪的,而今天,她第一次听到了她的哭泣,是一种要把五脏六腑都捣腾出来的绝望的声音。

“先别说话,哭一会,理顺自己的气息,好吗?哭完了再慢慢告诉我。乖,小鸟儿就在你身边。”许鸾虽这样说着,心里却因为此刻不能陪在林简身边而难受得不成样子。电话那头的只剩下林简的哭泣声。

苏致远六月份毕业后就去了美国留学读研,许鸾是早就知道的,林简这个学期也递交了申请,而且,这个英语成绩一向并不出色的丫头,硬是拼着命拿到了七分的雅思成绩。原本没有出国计划的林简,此次给自己选择了跨越太平洋这条路,不过是为了一个苏致远!许鸾还记得月初时和林简通电话,因为那时候苏致远临时有事回国了一趟顺便去学校看她,林简以一种小女人的幸福口吻说:“小鸟儿,你知道吗,我接到一个让我拿快递的电话,穿着拖鞋走到宿舍楼下,却看见了一脸坏笑的他,我觉得我都要激动得晕过去了!”算来,那天林简激动的口吻和今天撕心裂肺的哭泣,时隔不到一个月。感情的世界还真是风云无测,三年多稳稳当当甜甜蜜蜜的感情,说散,就散了。

电话那头的林简终于情绪稳定下来,抽泣渐渐越来越小声。

“你现在在哪里呢?”许鸾担心林简一个人在外面没有回去,因为如果她是在宿舍的话,大半夜的还有别人在睡觉,而林简绝对不是那种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到别人休息的人。

“我在宿舍。她们有的已经实习了,有的出去约会了,有的回家了,都不在。”林简这样说,许鸾才放下心来,她真怕她傻傻的一个人跑到外面吹冷风。

“他以什么理由说的分手?”

“他爱上别人了。”这一句话,又让林简陷入了不可抑制的哭泣。

许鸾听着林简哭,也跟着掉眼泪。陆小陆坐起来,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亲吻着她被刘海遮住的额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