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表白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3088 2013-03-28 11:38:31

  夜晚醒来,许鸾觉得精神好了许多。陆小陆趴在床沿上睡的正香,双手还在被子里紧紧地握着许鸾的手。陆小陆的这幅状态让许鸾有些心疼,她担心他感冒,想拉点被子盖在他身上,便把手轻轻地从他的手中抽离出来,不料陆小陆却握得更紧。许鸾没办法,自己又没力气坐起来,只好用脚慢慢挪点被子给他。

“我不冷,你别动,小心伤口。”陆小陆的声音从黑暗中突兀地冒出来,许鸾有点被吓到。

“你感冒了我可不负责啊!”

“你怕我感冒啊?我可不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呢?”

“随便你。”许鸾不想跟他斗嘴。

陆小陆开了灯,突然地光明让许鸾有点不适应,下意识地用手臂去挡住眼睛,才发现病服被换成了自己的睡衣,许鸾将杀人的目光扫向陆小陆时看到了床头柜上摆着的几束鲜花和几箱牛奶。

“不是我,晚饭时候田甜丫头和你们班的几个同学来过了,你都不知道自己睡的有多死,她帮你擦了身子,然后和护士一起帮你换了睡衣,你居然都没醒过来。你放心,她们折腾你的时候我是被赶出病房了的。不过你真的睡得跟个猪一样,被人卖了都不知道。”陆小陆急忙解释,却也不忘损许鸾一番。

“我看到花了。她们什么时候走的?现在几点啊?”许鸾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想着趁精神好给爸妈和那些未接来电回复电话过去,还要给奶奶打电话回去,奶奶肯定都等了一天她的电话了。

陆小陆告知许鸾现在九点多,还不晚,许鸾便给除了萧朗之外祝她生日快乐的人一一回了电话和信息,也给奶奶打了电话,撒了个谎说自己一直在外面玩忘了带手机才没给她来人家打电话的。然后她又对陆小陆说:“你回去休息吧,看你都憔悴了,我有愧疚感。”

“哪里憔悴啊,我很健壮的,再说万一你晚上把被子掀掉了怎么办?你又没力气下床自己捡。”

“你怎么这么固执啊!我动都不敢动怎么可能把被子掀掉?你回学校睡觉去吧,明天再来好吗?我保证晚上很乖的睡觉,在你来之前不出任何问题。”许鸾确实心疼陆小陆了,语气里都有了拜托的成份。

“不去!不去!不去!我要是想睡觉的话就不会把田甜丫头赶走了。我不管,反正在你出院之前我要寸步不离地守着你,妄想让我消失在你眼皮底下。你要再赶我回去的话,我就要强吻你了,哼,不信你就试试。”陆小陆耍起流氓来让许鸾头疼,只好由着他赖在医院。

周末过后,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来医院探望许鸾,病房里热闹不断,许鸾在大家的关切声中也一天天好起来。陆小陆在大一年级中也算小有名气,许鸾班上的同学大多都认识他,看着他为许鸾端茶送水,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默认为他已经是许鸾的男朋友了。这样的境况,许鸾百口莫辩。

“陈冰清原来和你是一个班的呀?她给我写过好几封情书呢。”陆小陆送走了来探望许鸾的女生后回来轻描淡写地对她说道。

怪不得刚刚陈冰清有点诧异呢,原来还有这么一出。陈冰清何许人也?中文系的系花,其父是文学院新闻系的教授。文法学院联合举办的迎新晚会是她和陆小陆搭档主持。但这位系花并不是传统与意义上才貌双全的系花,论长相,陈冰清确实赏心悦目,可她个性十足叛逆非常,自己在校外开了一个舞蹈工作室,开学两个多月,课堂上能见到她妙曼身影的机会也就那么两三次。许鸾曾听消息灵通的同学说过,陈冰清的父亲陈教授为娶自己的一个研究生和她母亲三年前就离婚了,她判给了他父亲,但父女关系并不好,陈冰清在学校的一些特立独行经常让陈教授难堪,而且传闻她还有抽烟酗酒泡吧的“不良嗜好”,身后的护花使者比春运时期排队买火车票的队伍还长,陈教授除了按月给她生活费索性就不管她了。陈冰清和她爸的弟弟也就是她叔叔更像一家人,她这个叔叔小有来头,是市里某机关政要的一把手,她的舞蹈工作室和离学校不远的房子都是叔叔支持的,而且生活上叔叔给予她的关爱比父亲更甚,如此,陈冰清和叔叔一家人比自己的父母更亲近。而许鸾和陈冰清只是止于见面点头微笑的关系,但她暗自里一直觉得陈冰清有一股独特的魅力。

“她给你写情书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关心你的感情生活,你不用和我交代这么清楚。”虽说许鸾不好奇陆小陆的感情生活,但这样的话说出来也纯属是气他,以报这几天被他欺负之仇。

“怎么没关系了?你要吃醋,知道不!再说,你看我多么正直啊,为了你,再美的女孩我都不放在眼里。”陆小陆得意洋洋。

许鸾不想搭理在他面前总没个正经的陆小陆,眼前却不断晃动着陈冰清姣好的面容,心里也泛起了一丝酸涩的感觉。

出院的时间到了礼拜五下午。在医院躺了一个礼拜,虽然陆小陆会时不时的把她拎起来走动,但许鸾还是感觉自己的四肢有退化的趋势,不得不感叹伏尔泰大师道出的真理:“生命在于运动。”陆小陆和几个来给许鸾当搬运工的同学拎着大包小包先回了学校,田甜陪着许鸾随后坐车而返。在校门口下车后,许鸾说躺在床上太久了,想稍微走走,让她先回宿舍。田甜有点不放心,但想着她和陆小陆一会要给许鸾补过生日,便说:“那好吧,我先上去帮你把我哥他们拎回来的东西整理一下然后我就下来,我们一起去吃饭。”

许鸾点点头,田甜说了句“马上下来”便朝宿舍楼走去。许鸾慢悠悠地走到人影稀疏的操场,坐在一个避风的角落,拨通了萧朗的电话。

“最近好吗?”嘟嘟声响了好久,萧朗的声音才在电话那端响起。

“挺好的。那个……那天接电话的,是我一同学。”其实这几天许鸾一直惦记着要给萧朗解释一下,她怕他误会,那么多人都误会她和陆小陆的关系许鸾都不在意,但她惟独只怕萧朗误会。可是,看着每天给她讲笑话解闷的陆小陆,许鸾心底无穷无尽地涌现着愧疚感与负罪感。

“哦。我以为,是你男朋友,还怕给你造成误解呢。”萧朗果真误会了。

许鸾急忙解释着,并说明了自己因阑尾手术住院的详情。她急切澄清自己和陆小陆关系的样子,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你刚出院,要遵从医生的嘱咐,好好照顾自己。”萧朗像家长一样叮嘱着许鸾,而她也像孩子一样嗯嗯着点头答应。“如果,碰到合适的男孩子,就敞开心扉认真地谈一场恋爱吧。”这个合适的男孩子,萧朗所指的,也许就是陆小陆吧。即使许鸾在讲住院期间陆小陆对她的照顾时只是一句带过,他大致也能猜到,那个甘愿留在病床前的男生,如果不是喜欢着他的徒弟,又怎么会好奇地打听他和许鸾的关系呢?

这样一句话,让许鸾瞬间心寒。萧朗真的不喜欢她呢,不然为何在她拼命解释自己被他误会的关系之后,他却顺势要把她推向陆小陆这边呢?“可是,萧朗,一直以来,我喜欢的人,是你。”许鸾尝到了滑到嘴唇边的泪水,苦苦的,涩涩的。她从没想过自己向萧朗表明爱意,竟是这样一番情境。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

“你喜欢我吗?萧朗。”许鸾不想在沉默中听着他的呼吸,她知道自己的表白太急切太突兀了,可是,既然已经说出口了,就不怕再追问一句她曾经在大冒险的时候红着脸问过萧朗的这句话。“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萧朗。”那时,只是一场藏着真心话的游戏;彼时,却是一颗期待回应的真心。然而,是不是知道萧朗给不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眼泪冒个不停,祭奠一场无望的表白。

“傻丫头,别哭了。今天好好休息,开心点。明天,我来看你吧。”萧朗避重就轻,暂时逃开许鸾的问题。挂了电话,是一声久久的叹息。是她把自己的感情隐藏的太好还是他太过于大意,他以前竟然经未曾看出半分端倪,直到他与世隔绝的那一个多月里,每天收到她的问候和那张写着“萧朗,你要振作、要坚强、要相信爱与温暖的力量。我与你同在,始终,永远”的明信片,才意识到她对他的感情也许不仅仅止于师徒之间。可是若他审问自己,喜欢这个清新文雅的女孩子吗?他又也给不了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若说喜欢,为何喜悦的时刻忧伤的片段却并未曾敞开心扉交与她分享,心中自始至终也只有一个李莞尔;若说不喜欢,脑海中却又时而浮现她闪着星光的眸子。是不是他一度以为坦荡荡的师徒之情,原来只是一场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