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重生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3057 2013-03-28 11:38:31

  虽然还没到学校规定的放假时间,但因为大四已经没有了多少课程,很多人都在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许鸾宿舍所处的位置每天都能听到行李箱滚轮摩擦地面的声音。L大即将迎来萧条的季节。

许鸾宿舍的另外两位姑娘已经回家了,而田甜知道林简要来,便推迟了回家的计划,多在学校留几天,见见那个比她早三年进入许鸾生活的姑娘,同时也要给感情受伤的她弹唱一首歌曲再给她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陆小陆自是不用说了,想回家随时都可以,但他要亲自把许鸾和林简送上火车后才会收拾行李回家过寒假。

林简整个人憔悴不堪,又红又肿的眼睛就像电灯泡。许鸾料想着,这么多天,林简估计是以泪洗面吧。一段离去的爱情,将这个曾经快乐无边的丫头摧毁,只剩下一副痛苦绝望的躯壳。

“林简,你要加油!无论此刻多难,都会过去的,时间会告诉你它的魔力,真的,什么都不算什么。来,我给你唱歌听,张悬的《喜欢》,我练了好久的。希望你振作起来~~”田甜看着眼前这个苍白的姑娘,想起了许鸾曾经给她看过的照片上那个笑靥如花的脸庞,心里也难过起来。田甜唱完歌曲卸下吉他,然后就像她说过的那样,紧紧拥抱着林简,想给她传递温暖传递力量,“虽然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可是我之前就无数次听许鸾讲过你,也见过你们一起拍的快乐飞扬的照片,希望不久后,你的笑容如从前灿烂绽放。”

待在L市的几天,有了许鸾的陪伴,林简渐渐有了一丝生气,虽然那股强大的悲伤气流还在心里横冲直撞,但至少让她窒息的绝望感在慢慢变淡。看,肿成电灯泡的眼睛已经消下去能看清这个世界了,想连线苏致远的念头也一次次被成功地压制下去了,回忆过去幸福的场景时也会突然强制自己干点别的而生生打断……一定要,一定要,把刻满苏致远三个字的细胞全部换新,做回原本的林简。

田甜本想等到学校放假了再自己坐火车回去的,她和爸妈打电话的时候一再强调不用他们来接,可她爸妈还是突然来袭,硬是把她塞进了车里,她只好无可奈何地跟着爸爸开的车子回家去。

“陆小陆,你还不回家,你爸妈会不会也突然来把你掳走啊?”许鸾想验证一下在陆小陆的大家庭中,“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个道理能不能成立。

“他们可没时间来接我。摊上我姨姨这个圈养小孩的妈妈,田甜丫头幸福得太痛苦。”

“摊上对我放养式的爸妈,我也幸福得太痛苦。”许鸾笑笑。

“那我正好把你圈养着。”陆小陆捏着许鸾的脸蛋笑眯眯。

咿呀!许鸾躲开,庆幸着还好林简在看公告栏上张贴的一些杂七杂八的海报,没有注意到她和陆小陆的打情骂俏。不然,对比之下,她心里该是有多难过。

田甜走后,宿舍只剩下了许鸾和才来三天的林简。整栋宿舍楼也渐渐人烟稀少了,空荡荡的,在走廊上稍微大声说话还能听见回音。晚上和林简躺在一张小床上,许鸾说:

“林简,你想在L市多待几天还是我们也买票回去?”

“也许我们得晚点才能回家了。小鸟儿,大姨妈还没来看我,我怕是,怀孕了。”林间的声音很低,充满了恐惧与无措。

“不!会!吧!”许鸾又迎来了一击重磅炸弹,她迅速缓过神来,说,“不要慌,还不一定呢,明天我们去买试纸。”

“上个月他回国,正好大姨妈才走,他没有采取安全措施,我也大意了,以为安全期不会有什么的……可是到现在大姨妈都还没来……”林简又哭出来了。

这个傻孩子!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大意到无安全措施!许鸾内心万马奔腾地呼叫着“ohmygod!”

“不行,我现在就去给你买验孕试纸,明天早上起床你就测试。你在宿舍等我。”许鸾说完,随便套了件外套就朝学校附近的一家药店奔去。

事实证明,上帝不会对任何抱有侥幸心理的人心慈手软,不管你现在承受着多大的伤痛。早上起来,林简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测试结果,然后两条红线让她当场软在卫生间内。呵~~~多讽刺,结束的爱情却衍生了一个本不该在这个时刻来到的生命。

“走,我们去医院,现在。”许鸾拉起林简,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对她说。

“我想给他打电话……”林简哭着说。

“那么你会得到两种结果。第一个,他良心发现,回到你身边,然后你们俩一起商量着决定该怎么办,但这并不能保证他从此就在你身边,像你爱他一样去爱你;第二个,他打给你一笔钱,再向你说一句对不起。苏致远是怎样的人,你应该很了解了,那么,亲爱的,你要的是什么样的结果,而你觉得他又会怎么做?还是,我们留着最后的一点点骄傲,一点点尊严,去熬过这场大劫难,从此更精彩的生活。”此时的许鸾,理智得不像一个涉世未深还会在男朋友怀里撒娇的小女生。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去承受这样的痛苦,他却拥抱着另一个女孩幸福。凭什么!”林简变得歇斯底里。没关系,尽情发泄吧,宿舍没有别人,整层楼也没剩下几个人,不会有人注意到。

“就凭你爱他到了失去自我的程度。林简,这是代价,只能接受,只能承受,这样我们才会长大。听话好吗,我们去医院,乖乖的,小鸟儿一直在你身边。”许鸾用力地抱着失控的林简。

两个人就以这种姿势沉默了好久,陆小陆打进来好几个电话许鸾都选择了忽略。终于等到林简想明白,放弃打电话给苏致远,愿意去医院,许鸾才回电话给陆小陆,交代了一下和林简有点事情出去,然后便挂了电话带着林简朝之前她做阑尾炎手术的中医院奔去。

两个傻孩子火急火燎的去挂号,却没有想到大晚上的除了值班的医生,那还会有其他医生上班呢?又不是急诊。许鸾和林简只好又返回学校,在一晚上的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夜,第二天早上再次去了医院。

医生的检查结果是林简才怀孕三周,还不是适合做人流的最佳时机,建议最好是满五周后再手术或者进行药流。林简详细询问了关于药流的程序和危害等情况,然后决定了药流。她不想再跟苏致远扯上任何关系,她迫切地想除掉肚子里打着苏致远印记的炸弹。

从医院回学校后,陆小陆的电话一直追问着许鸾她和林简干嘛去了,都不带着他。林简说,没关系的,你就实话告诉他吧。

“刚刚……我带林简去中医院……杀了一条生命。”许鸾淡淡地说。

“……你们告诉那个男生了吗?”电话那头的陆小陆愣了一瞬。

“没有,也没必要。告诉了结果无非是同情与绝情,前者我们不需要,后者我们承受不起了。所以,还不如激发自己的坚强,硬着头皮去挨。”

“对不起。”

“你犯什么傻!”

“替那个男生说的。林简受苦了,你也受苦了。”陆小陆停顿了一下,说了一句,“宝贝,我爱你。”

“我记住了。嗯,我也是。”当着林简的面,许鸾只能把“我爱你”换成“我也是”。

持续了两个礼拜的的时间,医生终于对林简说了“没问题了”。

解脱。

劫后重生,你的林简在回来的路上。林简笑着,这样对许鸾说。

陈升的声音在宿舍响起: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回去的路有些黑暗/担心让你一个人走/我想是因为我不够温柔/不能分担你的忧愁/如果这样说不出口/就把遗憾放在心中/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可不可以你也会想起我/是不是可以牵你的手啊/从来没有这样要求/怕你难过转身就走/那就这样吧我会了解的/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快乐起来的理由/我想我可以忍住悲伤/假装生命中没有你/从此以后我在这里/日夜等待你的消息/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既然你说留不住你/无论你在天涯海角/时不时你偶尔会想起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可不可以……

林简静静听着,回忆着当年苏致远拿着吉他给他弹唱《不再让你孤单的样子》,呵~~他已经要去陪着别人到天明,飞翔在别人每个彩色的梦里,说许多故事给别人听,给别人写人间最美丽的歌,不再让别人孤单,然后和别人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那么,就把悲伤留给自己吧,假装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

再见,苏致远!再见,苏致远的林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