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逃兵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3743 2013-03-28 11:38:31

  在候车的过程中,许鸾拿着手机不断重复着翻开联系人停在陆小陆的名字上又放回手机的动作,始终不敢按下绿色的通话键,她怕陆小陆不方便接电话,她更怕她还没来得及勇敢,陆小陆却早已妥协。曾经她相信自己相信陆小陆相信他们的爱情,现在她不知道该从哪里让自己抓住一点安慰,去相信自己有能力与现实抗衡。只是,如果连自己都有了妥协的念头,那这段最美好时光里的爱情,还没来得及撞击现实就已粉身碎骨。

不可以就这样放弃!一段一段甜蜜的回忆清晰的放映子在许鸾的脑海里:一起坐在操场的台阶上吃冰激凌;在孔明灯上写下彼此的名字然后放飞;篮球场上,她给他递过矿泉水,他为她擦拭鼻尖细密的汗珠;他背着她沿着八百米的跑道坚持走了三圈对着天空大喊许鸾我爱你;即便电影再精彩,他依然不忘在黑暗中突然亲她一口;看演唱会时只买到看台票,他坚持让她坐在他肩膀上……许鸾拿起手机,在泪水彻底朦胧双眼前迅速地编辑着简讯:“亲爱的,可不可以不要放弃,可不可以坚持到底?我的未来,有你在,才最美丽。一起努力,好不好?”按下发送,离开车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因为L市是始发站,候车室已经响起了开往X市火车的检票上车广播,许鸾排在队伍的最末,右手拉着箱子,左手握着因电量不足而闪烁着红灯的手机,期待着陆小陆的回音。许鸾下定决心,只要陆小陆说声不放弃,她便留在L市,留在他身边,一起捍卫他们的爱情。

“叮咚”一声手机传来新简讯,许鸾的心微微一颤,急忙打开收件箱,八个汉字,两个逗号,一个省略号,从此,近四年一起走过的单纯美好的时光,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叫过去。人流中的许鸾,蹲下身抱着头,不可遏制地放声大哭。

有人说,世界上最美的一句话是“对不起,但是,我爱你”,可是,陆小陆说给许鸾听的是:

我爱你,但是,对不起……

不过是颠倒了顺序,却利比武器,让一颗充满期待的心跌落在地,支离破碎。

电话铃声响起,透过晶莹的泪光许鸾看到田甜的名字,她拼命地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按下接听。

“小鸟儿,你上车了吗?”

“还没呢,不过就快了,在排队检票。”许鸾努力装成平常的声音,她想等从家里回学校了再告诉田甜陆小陆的决定,不然以这丫头的脾气,陆小陆只有受罪的份。陆小陆现在肯定也不好受,即使那句话带给自己万箭穿心的疼,许鸾也相信对不起前面的那句我爱你,用足了他的真心。

“小鸟儿你怎么哭了?”敏锐如田甜,即使候车室嘈杂不堪,她依然能准确地辨识出好朋友声音的异样。

“没事……没事……候车室有点吵,我上车了在跟你细说好吗?”声音变得哽咽,田甜一句关切的话语,许鸾再也藏不住外涌的悲伤。只是,还没来得及听到田甜的回答,手机却因没电彻底关机。而眼睛,如涨潮的湖面,泪水泛滥不停,怎么也关不住。趁着还有时间,许鸾急忙跑到投币充电站,给田甜传了简讯告之手机没电,不然她又该担心了。

去往X市的候车人群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许鸾这才收好手机去检票上车。透过二楼过道的玻璃,可以看见那辆带她回家的列车,旅客们带着不同的表情怀着不容的心事在各自对应的车厢门口有序排队上车。

“许鸾!等一下!”陆小陆的声音像突然在耳边炸开的爆竹,猛地震惊到了许鸾,她回头,看到了被工作人员拦在检票口外还喘着粗气的陆小陆。

他来干嘛呢?这个时候的陆小陆不应该是在家长的安排下带着陈冰清去散步去看电影或者去干点什么别的吗?许鸾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虽然她多么想跑上去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他,就像一松手,他就会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走。只是,她已经明白,他已经不再是她的男朋友,即使她牢牢握住那根线,却有另一种力量将线剪断,而他,以一句对不起默认了这种做法。既然做了残忍的选择,又留恋些什么?

车向前的队伍已经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人,许鸾扬扬头,努力控制着受制于万有引力定律的眼泪,狠下心,拉着行李箱快步朝站台走去。这边,陆小陆努力向工作人员解释着他只是想送许鸾去站台,在求情未遂的情况下,陆小陆趁工作人员不注意一跃翻过了检票口的栏杆,不理会后面呼喝站住的声音朝许鸾的候车站台跑去。

许鸾提着箱子刚走下了楼梯,陆小陆就已经冲过来拦在她前面,用力地将娇小的许鸾揉进自己怀里。这是他的全世界,如果没有她,他的四年大学就失去了意义,可是,即使她让他不要放弃让他坚持到底,他还是胆怯了害怕了不敢了。

站台上只剩下他们俩,面无表情的列车员用不耐烦的声音提醒着要开车了,陆小陆拥抱许鸾的手臂才松开。许鸾抬头,却看见一张挂满泪水悲伤痛苦的脸庞,这是她第一次看见流泪的陆小陆,像个迷失方向而绝望无助的小孩,那颗被他一句对不起伤的鲜血淋漓的心还是为他的这幅样子生生疼着。

“对不起,对不起,你骂我你打我吧,我是个懦夫,我当了逃兵……”

“不用说了,你回去吧,再不上车我就走不了了。”许鸾摆出一副冰冷的口吻,打断了不断道歉的陆小陆,从他手掌挣脱自己被紧握的右手,然后迈上了火车。

列车员已经开始关门,陆小陆站在车窗外,眼睛却在车厢内拥挤的人群中跟丢了许鸾。看,失去一个人,是多么简单容易!陆小陆飞快地朝门口跑去,在车门关上之前,将自己塞进了载着许鸾回家的这趟列车,这种心情,就像Rose将海洋之心扔进大海时,他要奋不顾身跳下去打捞一样然后据为己有一样。可是,这个女孩,他原本是拥有她的呀!是他自己不要了的呀!

整个车厢的人群都已经对号入座,走廊里只站着零散的几个短途无座旅客,车厢里已经没有了刚上车时的拥挤,陆小陆的眼睛很快就搜索到了靠窗座位上控制着自己的哭声默默抹眼泪的许鸾,她耳朵里塞上了耳机,脸朝窗外侧着,像个受尽欺负却又无人帮忙出头的小孩,只能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一个人默默承受。如果有人敢欺负她,陆小陆拼了命也要将她保护得好好地,可是今天,伤害她的却偏偏是自己,陆小陆心头一疼,愧疚感与怜爱之情潮涌而来。

“许鸾。”他多想像以前每次了犯错惹许鸾不高兴时扮着可怜叫一声老婆大人,可话到嘴边,吐出来的却是她的名字,然后就没有了语言,只剩不受控制的眼泪。长这么大以来,他流泪的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清,可今天却发现,即使这是公共场合,他要控制住从眼睛里分泌出来的这种液体,是如此的难。

听见陆小陆熟悉的声音,许鸾错愕地把头转向了声音的来源,模糊着泪水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转瞬即逝的惊喜,又马上掉过头继续看车窗外呼啸而过的景物。那些景物多么像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真真实实清清楚楚地存在着,转眼却被陆小陆放弃,变成了飞驰而去无法触及的回忆。她不是不想理他,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更不知道以何种心情,用何种眼神,去看那张熟悉得陌生此刻还挂着泪痕的脸庞。

“哟,小情侣吵架啦?来,小伙子,坐这,你们慢慢谈,我去抽根儿烟。”许鸾的邻座操着一口东北腔调的普通话有好地给陆小陆让出了自己的座位,起身朝吸烟区走去,又回过头来补充一句:“一会儿回来也可以跟你的座位对调一下。”

陆小陆感激地对他连声道谢,顺势坐在了许鸾旁边,还没等他开口,许鸾便说:“下一站你下车吧,偷溜出来你爸妈又要训你了。”

“训就训吧,我已经走上他们安排的轨道了,他们还想怎样?”陆小陆无奈地说道,转而又换了一副哀怜的语气对许鸾说:“我对不起你,你怪我吧,恨我吧,怎样都好,只是,我请求你,在这离毕业屈指可数的日子里,像以前一样,每天都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如果我说,没关系,你是不是就可以停止喋喋不休的说对不起了?那么,陆小陆,没关系,我不会怪你,更不会恨,那些情绪没多大意思。至于陪你,陈冰清就可以了,而我想陪着的那个陆小陆,已经被你杀死了。”

“宝贝,你别这样。我们好好聊聊好吗?”看着这个受伤了就力图以刺猬的姿势蜷缩起来长出刺保护自己的女孩子,陆小陆忍不住别过她的身子将她整个的拥进怀里,用一贯叫她的语气去喊她宝贝,可是他不知道,这样的举动、这样的称呼只会让她更加难过。

许鸾没有反抗,闷着头不吭声,眼泪吧嗒吧嗒的流,打湿了陆小陆的黑白格子衬衫。这是她陪他一起挑的呢!许鸾又想起那次在商场的情景,他进试衣间试穿的时候趁店员不注意把她拉了进去,然后紧紧地把她按在门上强取豪夺般吻她,她不敢对他突然间的疯狂举动发出有异议的声音,索性就闭着眼睛享受他激烈的亲吻,小心脏在紧张与兴奋的情绪中突突直跳。待陆小陆换好衣服把她拉出来一起照镜子时,许鸾一看镜中的自己,红扑扑的脸蛋犹如熟透的苹果,而镜中的陆小陆则在嘿嘿直笑,心思全完不在新衣服上。

这个坏蛋!

穿着衬衫的坏蛋现在却没了当日的欢乐,只剩一副落魄的躯壳,眉头皱成了打不开的千千结。许鸾仰起闷在陆小陆胸口的脸,看着眼前曾和她亲密无间的人,他曾经向她描绘他们结婚的美好场景,他曾经说想要一双儿女还和她为不知道在哪的儿子女儿的姓氏争论不休,他曾经说等她在厨房忙碌时就偷偷从背后抱住她趁机占便宜……他曾说过的想过的来不及做的,太多太多……

周围的乘客偷来了各种目光,漠然的、鄙夷的、同情的、看热闹的……在公共场所的失态并被围观的感觉让许鸾觉得羞愧。陆小陆也感觉到了同样的感觉,拉起许鸾的手起身,说:“走,我们去找那个伯伯借用一下乘务室,我有好多话想告诉你。”

陆小陆口中的那个伯伯是他们家的一个朋友,这趟列车的列车长,每年寒暑假铁路运输高峰期的时候,有陆小陆在,许鸾从来不愁买不到卧铺票。不像这次回家,只能买到硬座车票。被陆小陆牵着的许鸾顺从地跟在他后面穿过一节又一节车厢,耳边只剩下飞快向前行驶的列车与轨道的撞击声。

哐当……哐当……哐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