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暗涌

那年时光,永不相见 易不二 3013 2013-03-28 11:38:31

  许鸾不知道自己要跑到哪里去,脑袋里没有半点意识,她只是不想见到陆小陆,不想再和他说一句话,不想让一个活生生的他来反衬心底那个已经死去的他。追在身后的陆小陆的气息越来越逼近,许鸾能够感觉到那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味道。本该来一场拥抱,却沦落的只能逃跑。许鸾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奔跑是朝着图书馆的方向,她便索性躲进图书馆外面的女厕所。

田甜的声音也出现了,还带着喘气声指责着立在厕所外面的陆小陆:“你就不能放过许鸾吗?在这个地方,追她时你对她献了多少殷勤,而现在,分手了你还要把她逼在厕所不出来吗?一个陈冰清已经够让人烦了,你还要来纠缠她?陈冰清有不得已,你也有自己的苦衷,所以许鸾就活该受罪了是吧!你们俩要成双成对,谁都没拦着你们啊,那麻烦你和你未来的妻子你要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好不好!你给了他伤害,还不让她安安静静的愈合伤口吗?陆小陆,如果你还是我哥,就拜托你别自私得让我鄙视!”

“我只是没忍住,就跟着跑过来了。我想再见见她,和她说说话……”在田甜的指责下,陆小陆像个犯了大错的小孩。许鸾从他的声音中就可以想象到此刻他悲伤的表情。陆小陆的痛苦不会比许鸾少,这一点,许鸾从不怀疑。所以,她不恨他,她不怨他,但她也不想见到他,更不会祝福他。许鸾蹲在厕所的角落,捂着脸不敢让外面和她一墙之隔的他听到她的哭泣,她怕他会不顾一切的冲进来,然后自己就没法顾及所谓自尊去乞求他不要离开……她知道他做得出来,她也抛得开理智,只是,她更知道再纠缠下去除了伤人伤己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她只能强迫自己在田甜赶走他之前待在这个狭小的角落里忍住哭泣。

过了好一会儿,到田甜走进来时,许鸾才发现自己一直保持着蹲在角落的姿势,双腿发麻,已经失去了支撑身体站立起来的力气。田甜眼中看到的是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像一只刺猬一样蜷缩着,捂着脸在墙角默默掉眼泪,她鼻头一酸,急忙去扶许鸾,说:“他已经走了。傻丫头,你要好好的。你不想见他,我以后就不让他出现在你的视线范围内。不如明天我们一起去爬黄山吧?黄山离L市也不是特别远,就算是我们俩人的毕业旅行了,好不好?”

许鸾用力的点点头,此刻的她恨不得马上就能逃离L大,不管去哪里都可以。许鸾原本以为只要不去回忆就不会有什么,可是,L大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她和陆小陆曾经牵手走过留下的欢笑,才返回学校,才看到一眼他的身影,就被内心翻涌的痛苦浪潮吞噬。物是人非的景物就压得许鸾快要窒息,那就当一只鸵鸟吧,把头埋进沙里就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等到毕业那天再彻底逃离。

什么准备工作都没有做,许鸾就拉着田甜上了从L市直达黄山市最早的一班大巴,在车上用手机搜索了一下山下的住宿然后定好了标间,下午到达汽车站后等了一会儿,就被旅店接送的车辆拉到了景区范围内。晚上两个姑娘出门觅食,饭还没吃完就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等到饭吃完又闲聊了一会,雨不仅没停还越下越大了。正在许鸾和田甜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却不知道是该继续等雨停了还是淋回旅店时,好心的饭店老板给了两个姑娘一人一个一次性雨衣,解决了她们眼前的难题。

晚上,两个姑娘躺在各自的小床上,本该有聊不完的话的时刻,许鸾却闷着脸一言不发,田甜深知她的难过,便也就沉默着,让许鸾在异乡的夜晚感受陌生的宁静,然后在内心默默祈祷明天不要下雨的默念中沉沉睡去。

许鸾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睡着,陆小陆的影子一直活跃在脑袋里,像一个惹人嫌的讨厌鬼,赶也赶不走。林简发来简讯,说自己终于忙完了折磨死人的毕业设计,等许鸾从黄山回学校了就去L市看她。林简刚得知许鸾和陆小陆分手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电话里传到许鸾耳朵的那一声“啊”的疑问声尖锐无比,可却苦于自己要不断修改毕业设计方案,不能在许鸾最需要她的时候陪在她身边。许鸾回复了林简,合上手机,不由得苦笑,呵,L市曾经是她陪伴林简努力走出失恋阴影的地方,现在却成为她的伤心地。

醒来的时候,田甜已经不在房间,许鸾心里一慌,急忙打电话过去,而田甜的手机铃声却从还没叠的被子里发出沉闷的声音。她不知道田甜会出去干嘛,急忙跑去楼下问前台服务员,刚出门就看见了走廊那头拎着早餐的田甜,在阳光的作用下,田甜头上细密的汗珠晶莹闪烁。许鸾没由来的鼻子一酸,跑上去抱住了还没反应过来为何她会有如此动作的田甜。许鸾朦胧的泪眼里,仿佛又看见了陆小陆的身影。也是一个雨后的清晨,那是陆小陆为准备国考面试去上海上封闭培训班的第二天,因为想先熟悉一下培训班周遭的环境,他家人便提前两天把他送到了培训机构。等爸妈一走,陆小陆便用半强迫半撒娇的语气把在图书馆准备研究生复试的许鸾哄骗到了上海。陆小陆牵着许鸾的手从南京路走到外滩再逛到城隍庙,然后又游荡到一九三三老场坊,最后在这座繁华的城市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的时候又回到了外滩看夜景。回酒店的时候降临了一场没征兆的大雨,许鸾和陆小陆在避雨的时候起了一点小争执,许鸾已经忘了小争执的起因是什么,却记得那天晚上的陆小陆对她的占有失去了一贯的温柔,她咬在陆小陆肩膀上的压印过了好久才消除,然后许鸾执意不肯让陆小陆抱着她睡,软硬兼施都不起效的陆小陆最后只好妥协的去睡沙发了。第二天早上许鸾醒来的时候,也不见了陆小陆,接着就重现了跟现在一样的场景,陆小陆跑去城隍庙买了南翔蟹黄包来给许鸾赔罪,在走廊的那头,雨后的太阳照得陆小陆头上的汗珠分外晶莹,逆光里的剪影,那么美,那么美。只是,此刻许鸾才发现,原来那次竟是她最后一次和陆小陆在一起,而她却没有让他拥抱。

“……

日子快到头了

果子也熟透了

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

从此仇深似海

你去你的未来

我去我的未来

我们只能在彼此的梦境里

虚幻的徘徊

徘徊在你的未来

徘徊在我的未来

徘徊在水里火里汤里

冒着热气期待

期待更美的人到来

期待更好的人到来

期待我们的灵魂附体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

许鸾抱着还拎着早餐的田甜,嘴里喃喃道:“再也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眼泪打湿了田甜的肩膀。

“哭吧,哭吧,小鸟儿乖,他不值得,是他放弃你的,以后他肯定会后悔的!而你,我相信,有多苦的泪水,等到风平浪静那一天,就有多美的笑容!”田甜轻轻拍着许鸾的后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出门买个早餐却带给许鸾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呵!回忆啊,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过是一丝相似的场景,却惹得情绪风起云涌。

“走,我们回房间去吃早餐。已经晴天了,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去爬山,正赶上了好时候,雨过天晴的云海肯定特别漂亮!”等许鸾情绪安定下来后,田甜终于可以活动一下快要发麻的手臂。

“对不起,我任性了。”许鸾看着活动着手臂的田甜,不好意思起来,自己不管不顾发泄情绪,却给她带来了肉体上的折磨。

“说什么傻话呢!现在你就是想学孙悟空大闹天宫我也不会觉得你是任性。笨鸟儿,想哭的时候一定要哭出来,一直憋着才不好呢,会坏掉的!我可不想一只羽毛光鲜的美丽鸟变成无生气的病鸟。”田甜边说边收拾东西准备上山。

“嗯,我是一只美丽的小鸟儿,我还是一只理智的鸟,虽然经常神经搭错,情绪失控。不过呢,只要在你的视线范围内,我依然还是以前的样子,有你在,我就觉得安心。”许鸾也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忙着检查有没有遗忘什么东西,然后喷了防晒霜,套上防晒罩衫,全副武装的和田甜朝山上出发。

走喽!奇松怪石云海,我们来啦~~~~~~~

在开往景区的车上,由于大雾和山路十八弯的地形,司机开的特别小心特别慢,许鸾便和田甜笑着闹着,和别的乘客开着玩笑打着扑克……笑容里的她依然那么美好,眸子里的星光一闪一闪,就好像不曾失恋,不用马上毕业,一切都无忧无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