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我喜欢那女孩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2529 2013-07-09 09:28:33

  一直沉浸在自己回忆中的南宫夜就连助理韩澈进了办公室都不知道,韩澈进入办公室之后,看到的就是他们大名鼎鼎的冷面总裁又一次陷入了沉思。韩澈很是奇怪,这一个周来总裁究竟吃错什么药了,以前对工作一丝不苟的他如今在会议室思绪也能飞到九霄云外,在办公室需要他处理的文件自己如果不来要的话,上面几乎没有一点点的痕迹,真是奇怪到家了!

于是,韩澈还是拿着不怕被送往阿富汗的勇气对他们的大总裁喊了一句:“总裁!”

南宫夜被突如其来的喊声拉回了神,又一次蹙紧眉头,抬头便看到韩澈站在自己面前,不禁没好声的说道:“你这几天是不是太自由了?进来怎么不敲门?”

韩澈无语了,他冤枉啊!“总裁,我都敲了半天的门了,是您想事情太入神没听到。”

南宫夜感觉自己这几天也是一直不在状态,唉,看来那臭丫头还真是自己的克星啊!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什么事?”

“刚刚爷爷打来电话,想让你晚上回家吃晚饭,爷爷说有段时间没见你了。”韩澈一本正经的向南宫夜报道。

南宫夜自从法国回来还没见过爷爷奶奶,该是回家看看了!老爸老妈把公司丢给他之后便环球旅游去了,弟弟还在美国学习,如今只有自己一人在爷爷奶奶身边,应该多回去看看了!想到这些,他对韩澈说道:“往家里回个电话,告诉他们晚上我会准时到家。”

韩澈接道命令正打算转身离去时,忽然被南宫夜叫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去查一个人,名字是上官梓陌,我要了解到她所有的信息,所有的。”

韩澈听完后,不能用诧异来形容了,是很惊异很惊异,一瞬间的呆愣之后,便答道:“知道了!”

走出办公室的韩澈在心里想到,总裁这次真的是吃错药了,一直没有花边新闻的他如今却让自己去查一个女人,上官梓陌,听名字很熟悉啊!韩澈左思右想,最后突然叫道:“是她!”这一声顿时吸引住众多人的眼球,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疑惑道:“这韩助理怎么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韩澈尴尬的咳了两声,之后便事不关己的走人。

上官梓陌,不就是B市陌缘服饰有限公司的千金吗?虽然上官家族对她的保护很好,圈内对她也知之甚少,但是总会有一些狗仔拍到人家家人出游的照片,尽管只有上官梓陌的背影,但是上官家族千金的大名还是为人所知的。如今,总裁让自己去查她,到底出于什么原因?韩澈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南宫夜下班后便驱车前往南宫家的老宅,老宅位于B市郊区地带,那里的环境很适合养老,与乡村相接,南宫老爷子之所以选择居住在那里,是因为那里和曾经居住过的A镇有相同的感觉,田园般的生活,是所有人都一直向往的。

南宫夜到家时,南宫老夫人和管家江叔早已站在门口等候多时了,看到南宫夜下车,老夫人便笑盈盈的迎了上去:“夜儿,终于回来了!”

南宫夜见到奶奶,脸上一消以往的冷酷,有的只是难得一见的迷死人的笑容,见奶奶迎了上来,便跨步走过去搀扶住老夫人:“奶奶,想死我了!近来身体可好?”

“呵呵,好好好!”南宫老夫人笑着答道。

南宫夜看到奶奶的笑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看到不远处的江叔时,便会心的一笑,喊了声:“江叔!”

江叔听到,眼睛里突然间很热,自从大少爷十三岁被从A镇接走之后,他便很少见到他了,如今这声“江叔”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所有的回忆好像都回到了A镇的那几年。江叔像是反应过来,激动地喊了声:“大少爷,欢迎回家!”

一行人来到客厅后,南宫夜见没有南宫老爷子的身影,便问道:“奶奶,爷爷又在书房练字吗?”

“他啊!那死老头子不管他,听到孙子的车回来,宁愿站在窗户往外看也不出来,多大的人了,还摆架子!”老夫人埋怨道。

“老太婆,谁摆架子啦?你怎么不说你不扶着我出来?”只听一道洪亮但不失威严的声音从楼梯口处传来。

南宫夜循声望去,见爷爷下来,便走到老爷子面前,首先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高兴地喊了声:“爷爷!”

“嗯嗯嗯!多大的人了,还这样!这国外真有那么开放,见面就搂搂抱抱的?”一句话惹得满堂欢笑。

晚饭在一阵欢声笑语中过去了,之后,南宫夜便陪着爷爷在客厅下棋。期间,南宫老爷子问起了南宫夜这几年在国外的生活以及公司的情况,随后话题一转:“夜儿,告诉爷爷有没有中意的女孩子,你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当年你爸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出来了,而你现在竟然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是怎么回事啊?”

“爷爷,”南宫夜有些无语了,这爷爷怎么突然间关心起自己的终身大事了,“您老人家现在是不是太闲了?怎么有空问起我的事来了?”

“你这臭小子,都多大了,你不急吗?”

“老爷子,我还不到二十五呢!事业才刚刚开始,怎么就开始探讨婚姻呢?”南宫夜拿自己的事业当借口。

“那好,不谈婚姻,你说,你现在有女朋友吗?”走到客厅的南宫老夫人听到南宫夜的话也有点不高兴了。

“就是就是,你说,有女朋友了吗?”南宫老爷子趁热打铁。

南宫夜见两位老小孩如今这“逼婚”的架势,不禁抚眉,心想,看样子今晚俩人是不让自己休息了啊!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南宫夜嘴角弯起了不同于平常的弧度,对爷爷讲道:“爷爷,您老还记不记得以前在A镇时那个叫上官梓陌的女孩?就是后来全家搬走的那个,还记不记得?”

老爷子一听孙儿这样说,连忙接道:“记得记得,就是后来经常喊你大侄子的那个女孩嘛,当然记得她。对了,他们家现在就在B市吧!我听说,她父亲好像在这里有一家公司。”

“什么?”南宫夜不禁有些疑惑,看样子他这几年对国内实在是了解的够少啊!

“上官梓陌,这个女孩我也记得,”南宫老夫人认真的讲道,“挺可爱的一女孩,虽然有点任性,但是心地特好,长得也挺漂亮的,不过还有一点,我发现好久了,夜儿啊,那孩子的性格和你挺像的。”老夫人用意味深长的眼光望着南宫夜。

南宫夜听到这话,只笑不语。南宫老爷子道:“老太婆,你这话说的特对,还别说,那女孩和这臭小子挺像的,以前她经常来咱们家做客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恩,我挺喜欢那孩子的。”

“我也是!”老夫人附和道,“不过......”南宫老夫人眼睛一亮,“夜儿,你突然间说起她,是不是你也......”

“奶奶,您多想了,我对她没有您想的那个心思。好了,我去休息了,你们也快休息。”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两位老人望着孙子离去的背影,相视而笑,像是明白了什么,之后也便离开了客厅。

前往房间的路上,南宫夜想着爷爷奶奶讲的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当时他想对奶奶说“我喜欢那女孩”,可是,从嘴里出来的却是另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