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路边再遇,别有一番“情趣”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1709 2013-07-09 09:28:33

  南宫夜是在开车经过BLUE的时候看到上官梓陌的,那个时候,上官梓陌迷惘忧伤的表情深深的吸引了他。当他看到她选择向左转的时候,他会心的笑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习惯还在啊!他在心里感慨。

他从后视镜中看到她慢慢地走近他的车,望着她经过他的车,他的心从刚开始的揪紧到最后的失落,最后,他就那样鬼使神差的开车慢慢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上官梓陌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远方,南宫夜看着她的背影,有说不出的落寞和伤感。她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背影如此的寂寞?为什么她的周围一直散发着悲伤的光芒?南宫夜想到了今天早晨韩澈传给他的那份有关上官梓陌的信息,原来这些年她一直在B市从未离开,原来她的生活一直以来那么低调,几乎让人不知道她的存在,原来她在学业上一直在改变着自己的环境,以至于信息上说她为人淡漠沉静。只要一想到这点,南宫夜总会抑制不住的心痛,难道她的任性野蛮被这些年的生活经历真的消磨殆尽了吗?但是那天在酒吧的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爱管闲事,刁蛮泼辣,也许,这样的她只有在最信任最亲近的人面前才暴露无疑。

南宫夜就这样望着她想着自己的心事,突然间,他听到一阵急切的刹车声,放眼望去,只见上官梓陌站在马路中间,一辆货车就那样余惊未定的停在了她的面前。

上官梓陌一直沉浸在回忆中,连自己什么时候走到了马路上都不知道,看着此时自己前面的货车,她真的不敢想象刚才的场面,她也不敢往下想象。货车司机见车前的人一副呆呆的样子站在那里,想到刚刚差点因为她的粗心而酿成大错,不禁咆哮道:“喂!想自杀的话也不要在大街上陷害无辜的人!”

听到咆哮声和着连续不断的鸣笛声,上官梓陌才算回过神来,正要开口道歉,只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一股蛮力给拉着走向人行道。上官梓陌抬头望去,只感觉那个人的侧脸有点熟悉,特别是紧皱的眉头,紧绷的嘴角,总让她感觉在哪里见过,突然间脑海里有一个少年的模糊身影出现,她惊住了,正在她打算否定自己的想法时,只听到一阵喊声:“上官梓陌,你想干嘛?什么事情让你想的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你能不能把你那粗枝大叶的毛病改了啊!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老样子!你白痴啊!”

南宫夜此时心中只感觉有一把怒火在烧,想到刚刚的场景,他就一阵心悸,以前就算在出任务面临死亡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怕过,然而就在刚刚他的心就像有千斤石在压着,看到上官梓陌在货车面前呆呆的,他就那样失控的打开了车门走到马路上把她拉走。

上官梓陌望着面前表情阴郁的人,只感觉自己如坠冰窟,想到自己刚刚的想法,不禁在心里把自己鄙视了一番:怎么可能是那个臭小子?那个臭小子总是一副玩世不恭、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气势如修罗般的男人?

见上官梓陌一直盯着自己,南宫夜更火了:“上官梓陌,你别又是这副无所谓的样子行不行!”

“喂!我没有聋,干嘛那么大声啊!”上官梓陌听这个男人又在教训自己,也大声的回敬道,“你是谁啊?干嘛管我,我们不就是见过一面而已,管那么多闲事干吗?神经!还有,你才是白痴!”

“我是谁?我管闲事?好,不让我管你,那你丫的走路小心点啊!有本事别站在路上等死啊!”南宫夜就是见不得上官梓陌那副“我的事你别管”的样子,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控过,只有在她面前,也只有她能挑起他所有的情绪,以前是,现在也是。

南宫夜的怒吼引来路人一连串的奇怪目光,上官梓陌实在是受不了人家那种看好戏的注视,也懒得与面前的男人争执,就这样迈步越过南宫夜。

“你去哪?”南宫夜见上官梓陌离开,顺势抓住她的手腕。

“放开我!”上官梓陌怒了,“你疯了,干嘛管我?我认识你吗?”漂亮的脸蛋因为愤怒而两腮通红,长而卷的睫毛像羽扇一样扑闪着,水而亮的眼睛怒视着面前英气逼人的男人。南宫夜看到生气的上官梓陌也还是那么的可爱,心中一阵悸动,像是想到了什么,二话不说,拉着上官梓陌向他的车走近。

“喂!疯子,你要干嘛?你要拉我去哪里啊?快放开我?”南宫夜无视她的怒气。

“哎,我说,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了啊!”还是无动于衷,“喂!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不客气了,我可是跆拳道黑带啊!你要是再这样,我真的......”

“要动手”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那男人拉开一辆超级拉风的雷克萨斯跑车的车门,粗鲁地对她说道:“进去!”然后粗鲁地关门,然后粗鲁地开车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