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上官梓陌,你是不是害怕见到南宫夜?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2708 2013-07-09 09:28:33

  这几天,对于KING集团来讲,可谓是如坠冰窟,他们的南宫大总裁浑身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那张如撒旦般的脸让人不敢直视,所有人都不敢乱讲话,都担心自己恐怕一个不慎被贬。

作为总裁助理,韩澈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他真的是凌乱了,总裁这情绪变化的也忒快了,真的可以去做变脸演员了。自从上次让自己突然间订两张去P市的机票,然后从P市回来后,平日冷酷狠绝的南宫大总裁竟然变得对人温文尔雅,竟然也会有笑脸,这一度让韩澈感觉一直在梦里。而如今梦真的醒了,这不现在,以前那个南宫夜回来了,但是似乎更让人害怕,让人更不敢靠近。

韩澈和南宫夜是在法国认识的,如今在一起做事已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对于南宫夜的性格,韩澈还是很了解的,而如今的他变化莫测,韩澈认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最近总裁经常接触的人上官梓陌,估计俩人之间是发生什么事了,要不然不会变成这样。

此时此刻站在总裁办公室内正神游的韩澈,忽然间被一个冷冷的声音拉回了现实,“我说过,与A市君朝酒店的合作方案先不要进行审核,现在是怎么回事,是谁自作主张审核通过了方案?如果不想干的,趁早收拾滚蛋。”南宫夜狠狠地把文件摔倒办公桌上,眼睛怒视着韩澈。

唉,咱们的大助理韩澈很不幸的又一次做了炮灰,他容易吗他?估计连媳妇都没捞到,工作没累死,早晚被吓死。但是毕竟跟着南宫夜那么多年,那点处事不惊的本事还是有的,“总裁,关于这次的方案,是昨天董事会那帮长老们一致决定的,他们认为与君朝的这次合作有利于KING集团今后在A市的发展。”

“有利于KING集团的发展?”南宫夜冷冷一笑,“我看,是有利于他们的发展吧!那帮老头子又在打鬼主意,呵呵,让他们老老实实在集团呆着,每年还给他们分红养老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如今是他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无情。”

韩澈看着南宫夜那嘴角处邪魅的弧度,不禁心中一颤,唉,那帮老爷爷啊,你们什么时候有小动作不行啊?偏偏是在这个时候,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澈,重新制定一份与君朝酒店的合作方案,至于现在的这份,询问他们要多少违约金。还有,关于原来的方案为何被君朝驳回的原因,我想接下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南宫夜悠闲地倚在椅背上,脸上布满诡异的笑容。

韩澈领会到南宫夜的意思,便告辞离开了,估计用不了几天,KING集团董事会将会有很大的变动。

韩澈离开后,躺在椅子上的南宫夜忽然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每天这样与那群人斗智斗勇的,真的很累。这几天,他一直没有出现在上官梓陌面前,自从那天晚上的谈话后,南宫夜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去找上官梓陌。做知己?想到这,他苦涩的一笑,真是讽刺!喜欢了十几年的女孩最后做知己,他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个勇气,可是还是答应了她,在她的面前,自己怎么会变得如此窝囊?

正陷入自己思维中的南宫夜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他看了眼来电显示,便接了起来。

“什么事?”简短的说三个字,正如他的为人。

那端的轩辕皓一听老大如此不耐烦的口气,便调侃道:“我说,老大,怎么那么有气无力啊?难道是这几天与咱们的上官大小姐总是奋斗到太阳升起吗?”

南宫夜对轩辕皓这充满暧昧的语气很是恼火,“轩辕皓,你是不是最近小日子过得太滋润了?你家的小鹿好像不知道你那个貌美如仙的未婚妻回来了吧?要不......”

“得得得,老大,算我服你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轩辕皓连忙说道,“好了,老大,兄弟几个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想约你出来,晚上七点帝都酒吧老地方,兄弟几个有一份大礼要送你。”说完,很猥琐的笑道。

南宫夜一听他那笑声,立马挂断手机,估计又不是什么好事。

傍晚六点钟的时候,呆在图书馆复习功课的上官梓陌接到了路诗函的电话。

“陌陌,晚上起点的时候和我去个地方。”

走到走廊上的上官梓陌听到路诗函兴奋的声音,不禁有些疑惑,“去哪啊?不会是什么狼巢虎穴吧!”

“我去,上官梓陌,你能不能想点好的,就算是那种地方,你会怕吗?”

“呵呵,那是当然!说吧,去哪?”

路诗函听上官梓陌上钩了,便很爽快地应道:“帝都酒吧!”

“路诗函,你丫是不是去那上瘾了?这次又没什么事,去那干嘛?你不怕人家那猥琐的眼神了,我不去!”

路诗函一听上官梓陌那狮吼般的声音,不禁把手机挪到了离耳朵八丈远的地方,之后慢慢地移回耳边,细声细语的说道:“呵呵,小陌啊,别激动嘛!其实没什么的,轩辕皓说今天是他好兄弟欧阳离女朋友的生日,大家想一起庆祝庆祝,但是就人家一个女生,所以才邀请咱俩作陪的。”

路诗函只能想到这么个烂的理由,只听路诗函讲道:“过生日为什么去酒吧啊?他们不是带坏人家姑娘吗?”

路诗函真是汗颜呐!“大小姐,你那思想能不能开放点,咱们不是未成年好的伐!你去不去?”路诗函佯怒道。

“不去!我还要复习功课呢,快期末考了!”上官梓陌拒绝。

“上官梓陌,别拿不是借口的借口当借口!说实话,你是不是害怕见到南宫夜?别说不是,你丫那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不是把话讲清楚了吗?他不是也明白了吗?你还担心个毛线啊!我向你保证,轩辕皓说南宫夜对这次的邀请没给回应,他最近比较忙。”

上官梓陌愣住了,因为被说中了心事,她都有点鄙视自己,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听路诗函那样讲道,便答应了。是啊,不是都说请了吗?有什么可担心的。

挂了电话的路诗函,一脸贼兮兮的样子,对坐在旁边的轩辕皓打了个胜利的手势,“哈哈,搞定!”

轩辕皓看着路诗函可爱的表情,心中悸动,二话没说,一把抓住路诗函的手臂把副驾驶座上的她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路诗函受惊,抬起头看着轩辕皓,发现他的眼神超级不正常,那里面明明......再一看俩人现在的姿势,不禁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轩辕皓望着怀中娇羞的人儿,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准确无误的捕捉到路诗函的红唇,还没等路诗函反应过来,轩辕皓已经进攻到她的口腔中,如此的狂野。

就在路诗函认为自己要晕过去的时候,轩辕皓便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两人四目相对,还有尚未褪去的情潮,车内的气氛异常诡异,轩辕皓怕自己再次失控,便把路诗函放到副驾驶座上。

就在路诗函努力平复自己情绪的时候,旁边传来轩辕皓幽幽的声音,“小鹿,你对上官梓陌的激将法用的不错。”

路诗函一听上官梓陌瞬间回过神来,“嘿嘿,其实那也不算激将法啦!那丫头就是在躲着南宫夜而已,俩人都把话说清了,至于吗?”

“虽然话讲清了,但是心好像越来越乱了。”轩辕皓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啊!他们的事情只有靠他们自己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在旁边推波助澜。唉,如果现在金哲夜在就好了,所有的事被蒙上的面纱就能一层层被揭开。”路诗函把自己整个人放松在座椅上,望着前方。

“金哲夜?”轩辕皓不解,“他是谁啊?”

“呵呵,以后你就会明白了。”路诗函卖起了关子,“对了,南宫夜今天会来吧!”

“他虽然没给答复,但是会来的。”

说完,轩辕皓便发动车子朝约定的地点前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