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金哲夜,上官梓陌,都不是主动的人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1810 2013-07-09 09:28:33

  泰戈尔说:“鸟愿为云,云想作鸟。”

金哲夜向窗外望去,朵朵白云从窗边飘过,看在金哲夜的眼里不再是经常所说的悠闲,而是一种洒脱,随性的洒脱,很像一个人。想到这个人,金哲夜好看的侧脸浮起淡淡的笑意,在他的记忆里,他记得那个人曾说过:“我们成长在这个尘世,所有的一切都被注定,亲情、友情、爱情,从我们来到这个世上的那刻起,我们的圈子都已被划定。漂泊在这个世上,我们会有痛苦,总会幻想着化作一片树叶,一朵云,一只鸟,因为没有牵绊,殊不知,世上万物各有各的苦,就像泰戈尔说的鸟愿为云,云想作鸟。我想成为你,而你想成为我。”

金哲夜想不透这个人,在人群中,她也会疯狂,但是无论有多少欢笑,她身上与生俱来的悲情让人看着心痛。

坐在金哲夜旁边的宋允景望着金哲夜变化莫测的侧脸,心中很疑惑。这次陪着金哲夜回中国可以说是她赖到的机会,不为别的,只想陪在他的身边,在她解开心中的答案之前,或者说在她放弃之前。

“哥哥,你在想些什么?”宋允景望着金哲夜说道。

金哲夜回头,看着宋允景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样子,白皙的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很是可爱,伸出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神色温柔,“刚醒?”

“哪有?我已经醒了好一会了,是你想事情太投入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快说,你在想什么?”宋允景佯怒道。

“呵呵,”金哲夜笑得很迷人,好看的桃花眼益发光彩,闪花了宋允景的眼睛,“又耍小孩子脾气了!哥哥没在想什么,只是在看窗外的风景。你再睡一会,到了之后,我叫你。”

宋允景听着金哲夜温柔的嗓音,如泉水般动听,她望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于是便靠在金哲夜的肩头闭上了眼睛,可是谁知道,她那不经意间滑落的泪水。

哥哥,你的温柔让我迷恋,但是却不是专属于我,你对所有的人都很温柔,但是对于你心中的那个人是不是也是如此,或者说是另外一个样子。呆在你的身边将近四年,最后却败给了一个没有见过一面的人,也许,你真的不是我的命运,但是还是很贪恋你的气息。

宋允景的心在哭泣,最后一次,就让她最后一次贪恋身边这个男人的怀抱,或许到了中国之后,这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了。

站在一边服务的空姐们看着前排坐着的俊男靓女,不禁羡煞了双眼,在这班中韩国际航班工作了那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么靓的风景,男的温柔,女的纯美,真的是很绝配啊!

金哲夜低下头温柔地看着钻到他怀中的宋允景,无奈的笑了笑。宋允景是爸爸好友的女儿,从他十八岁那年离开中国回国后,第一次见到宋允景的时候,就对她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这些年她一直呆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一直把她当做妹妹看待,对她呵护备至,谁知却让她误会了自己的心意。当她告诉自己她喜欢他,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时,他那个时候只当怀中的女孩在说笑,或者对他是对哥哥的喜欢,然而当父亲让他和她订婚的时候,他知道他想错了,他不能和她订婚,当宋允景哭着问他为什么时,他记得当时自己好像说:“因为我的心里从很早开始就住着一个人,这个人已经融入到自己的血液里,这辈子除了她,我的心里不会再有任何人。”宋允景问他是不是那个有时在网上和他聊天的叫“陌丫头”的中国女孩,他记得自己当时很坚决的点了点头。就这样,他拒绝了她,父亲很是生气,作为补偿,让他这次回中国带着宋允景。

想到那个“陌丫头”,金哲夜闭上了眼睛。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的心里开始有这个人的影子的?从她第一次转学开始?还是那次在高中偶遇时她对他的不理不睬?他不知道,又或许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或许在那一年他喊住她问为何把他的存在当做空气,听到她淡漠的回答时。感情就是这样的默默无闻,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来到你的身边。之后,他通过以前的同学主动联系到了她,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侃侃而谈,言语中带着调皮的冷静与淡漠。当她告诉他以后你就是我哥们了,他的心瞬间刺痛,哥们?从来没想过,但是他自始至终从没向她说出过自己的心声,因为怕被拒绝,怕破坏了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这样,又是一种说不出口的感情。

在感情的世界里,不知道是谁说过,首先主动的人受的伤害最大,所以,于上官梓陌和金哲夜,两人都不是会主动的人,所以避免了受到伤害,于南宫夜最先说出口,结果所受的伤最多。对于感情,我们谁也说不准,快乐也好,痛苦也罢,所有的感觉只能靠我们自己亲自去感受,只有这样,才会明白自己心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金哲夜依旧望向窗外,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那座离开了四年的城市了,如今一切都在改变,只是那里的人是否也在变?就像沙漏,一点点流逝,埋葬了那些记忆,记住了那些遗忘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