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她是他的未婚妻,他是她的未婚夫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875 2013-07-09 09:28:33

  下午三点的时候,南宫夜准时来到了上官家。

驾驶座上的韩澈从后视镜看到后座的南宫澈正在闭目养神,冷俊的面孔上俊眉紧皱,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如今已经到了上官小姐的家门前,但是南宫夜似乎没有要睁眼的意思,于是韩澈清了清嗓音,说道:“总裁,上官家到了,需要我去请上官小姐出来吗?”

南宫夜睁开了眼睛,墨绿色的眼睛里似乎有丝丝寒光,他直视着前方,似是思索了一会,说道:“不用!”之后,便拿起手机,按下一连串的号码,那边接听了,这次的速度出乎意料的快。

“什么事?”上官梓陌幽幽的说道。

“我已经在你家门口了!”说完,南宫夜没有给她反应的余地,便直接挂了电话。

上官梓陌很是生气,这是自今天以来,南宫夜第二次下完命令后不由分说的挂她电话,他从来没有这样的对过她,所以,心里很是恼火。站在房间里的她越想越憋屈,于是迅速从衣柜里拿出自己那个挂着白色沙漏的时尚背包,气势汹汹的走出了房门。

刚走到大门口,上官梓陌就看到一辆黑色的法拉利商务车停在门前,上官梓陌不禁撇了撇嘴,心想:他丫的南宫夜真是烧,又换了一辆车,他家是开汽车制造厂的啊!那么有钱怎么不去救济非洲儿童啊?小气!

想着想着已经来到了车前,此时,韩澈已经下车等候多时了。对于韩澈,上官梓陌是有些了解的,有句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自从再次遇到南宫夜并且得知他把自己调查的一清二楚之后,上官梓陌很是不服气,于是她就千方百计的从各种渠道了解B市南宫家族的信息和KING集团现如今总裁南宫夜的一切,结果还不错,最起码了解的东西还是对自己很有用的,就连他的特助韩澈都了解的差不多。所以,当她看到韩澈的时候,她微笑着礼貌的打招呼:“嗨,韩助理,下午好啊!很辛苦吧!”

有一瞬间,韩澈的嘴角是抽搐的,这上官大小姐对人不是很冷漠的吗?这会见到我怎么变得那么热情?并且还是在忽视总裁的情况下。如今,看总裁那气势,估计自己又要遭殃了。但是,他还是礼貌的笑笑以示回应,并打开了后车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如果刚刚是因为南宫夜在车里,上官梓陌不方便和他打招呼,而现在坐在车里的她更没有和南宫夜打招呼的意愿,只是坐在那里望向窗外。

南宫夜知道上官梓陌又在闹脾气,但是他也不问她,扭头对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而后回过头,淡淡的说道:“上官梓陌,不是我说,和我一块出去,你最起码也要给自己上上妆,换身能见人的衣服吧!你现在这样算什么?,穿的跟个初中生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拐卖少女的。”

上官梓陌听到南宫夜的话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这厮今天可真是有够奇怪了,以前怎么没听到他对自己的穿着有什么看法啊!上官梓陌复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米白色的修身大衣,里面穿着一件低领羊毛衫,很好的显露出自己认为很好看的锁骨,一条深灰色的牛仔裤搭配卡其色的短筒棉靴,这身装扮很正常啊,很成熟的好不好,哪里像初中生?

忽然,上官梓陌问正在开着的韩澈:“韩助理,你说,我这身装扮有像初中生吗?”

韩澈突然听到自己被点,非常的不情愿,说实话,刚刚听到总裁讲的话,他惊讶的眼珠差点掉出来,跟在总裁身边那么久,第一次听到他对女孩子的衣着打扮进行评价,说出去谁信。其实,韩澈自己认为上官梓陌的那身装扮还是很甜美可爱的,比较符合她自身的气质,但是偷偷瞄了眼总裁的表情,韩澈打算保持沉默,他可不想惹总裁生气,否则后果自负。

但是,上官梓陌似乎不打算放过他,“韩助理,你说啊!怕什么,就算和某人的观点不同也没什么,有什么事我罩你。”

韩澈看上官梓陌那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禁想笑,但是他还是说了句大家都喜欢听的话,虽然有点转移话题,“上官小姐气质非凡,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很漂亮。”

听到这话,上官梓陌也不好在追问了,不禁有些害羞,便不再说话。虽然南宫夜什么都没说,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韩澈的话,上官梓陌的确是难得的美人坯子。

车内保持了一阵沉默,突然间,上官梓陌想到了什么,望向南宫夜,“南宫夜,你叫我出来,还没告诉我是什么事呢?”

“到时候就知道了,反正不会把你卖了,并且算是给你介绍了一份工作。”南宫夜说道。

“工作?什么意思?”上官梓陌很是讶异。

但是南宫夜没有说太多,只是望向窗外。上官梓陌看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也不再多问。

四点的时候,南宫夜一行人便到达了B市国际机场。下车的那一瞬间,上官梓陌很是不解,想到那次南宫夜莫名其妙的把自己带到P市,她对南宫夜说道:“哎,南宫夜,你不会又和上次一样吧?”

南宫夜知道上官梓陌说的是什么事情,便迈步进入机场大厅便说道:“有时候,有些记忆寻找一次就够了。你别乱想了,等会就知道了。呵呵,不用等会,现在就知道了。”

南宫夜在人群中看到金哲夜一行人正慢慢向他们走来,便笑得诡异地望着上官梓陌。上官梓陌被南宫夜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的发怵,不明所以,于是她顺着南宫夜望着的方向望去,刹那间呆住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揪着,无法呼吸。

是他!那张如刀刻般并带着些许痞痞的优雅的英俊面容,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张经常出现在她梦里的脸,那张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的脸,而此时此刻正渐渐地向她走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便抬头看到南宫夜笑的高深莫测的眼睛,她瞬间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她所谓的工作,原来这就是他说的到时候就明白了。那一刻,她望着南宫夜好看的侧脸,她心里说不出的憋闷,“南宫夜,你是故意的。”很肯定的语气。

听到她的话,南宫夜依然在笑,但是眼睛里却冰冷一片,什么话都没说。

其实,金哲夜在从出口出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上官梓陌,依旧喜欢穿着简单的服饰,依旧喜欢绑着马尾辫,依旧喜欢在自己的背包上挂上小小的沙漏,更是依然的清纯美丽。那一刻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有一瞬间的呆愣,直到身边的宋允景对他说道:“哥哥,那不是这次的合作商KING集团总裁南宫夜吗?恩,身边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金哲夜向远处望去,原来是南宫夜亲自接机,而他身边站着的那个女生正是自己心心念着的上官梓陌,他望着他们,突然间发现两人的姿势甚是亲密,那一刻,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在颤抖,似乎是痛的颤抖,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在一起?难道是恋人?金哲夜不敢再去想象,他要弄清楚,于是就加快了脚步。

上官梓陌就那样呆呆的盯着走向自己的人,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腰间一紧,她已经被南宫夜拉到了怀里,看着两人的姿势如此亲密,又想到迎面走来的人,便羞愤交加:“南宫夜,你干什么?快放开我!”

南宫夜感觉到怀中人儿的挣扎,神色阴郁,上官梓陌你可真是喜欢他啊!于是他冷冷的说道:“别动!否则,我可不是抱着你了!”

上官梓陌感觉到从南宫夜身上散发的寒意,看着他逐渐靠近自己的脸,她那一刻恐慌了,他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南宫夜,眼神阴鸷,神情犹如刚从地狱走出来的修罗般森冷,完全没有了以前的痞气和玩世不恭,这样的南宫夜是上官梓陌不认识的。

正当两人进行眼神斗争的时候,只听一个温柔地声音传来:“你好!南宫总裁,我是金哲夜!”金哲夜毕竟在中国呆过几年,中文还是不错的,所以和南宫夜的初次见面他便用中文说道。

南宫夜像是刚回过神来,把视线从上官梓陌的身上转移,换上一张迷死人的笑脸望着金哲夜,伸出手说道:“很高兴认识你,金先生,欢迎来到中国。”

上官梓陌望着南宫夜那张笑脸,不禁惊呆了,我去,换脸真快!看着面前两个长得人神共愤的人和里和气的握着手,上官梓陌越看越感觉不和谐,但是说不出来。

“对了,”南宫夜突然说道,“金先生,我身边这位美女是我的秘书上官梓陌小姐,其实说是秘书,只是对外来讲,实际上是我的未婚妻,初次见面,如果有不足的地方还请见谅。”

南宫夜说完,一群人呆住了,更不用讲上官梓陌,那张精致的小脸在听到秘书的时候就已经青一阵白一阵了,更别说未婚妻!抬头望向金哲夜,依旧是那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可是眼睛却如冰潭一样寒冷,看的上官梓陌心里只发怵。上官梓陌正要解释,腰间突然间传来一阵疼痛,他丫的南宫夜在掐她,她懂他的意思。此时的上官梓陌要多憋屈有多憋屈,长这么大,第一次如此被人牵制,她非常非常的生气好伐。

突然间又听南宫夜那厮讲道:“金先生,您身后这位漂亮的小姐是哪位?怎么也不介绍一下?”

一句话点醒了几个人,上官梓陌这才注意到金哲夜身后的女孩,的确很漂亮,如果说路诗函的美是一种刚柔并济的美,林伊阳的美是一种淑而灵动的美,那么这个女孩甜而傲骨的美让她更是惊讶,特别是那双雾蒙蒙的眼睛好像能看透一切,也正是那双眼睛才给人带去一种疏离的气息。

金哲夜也是才记起身边的宋允景,正要开口介绍,却见宋允景走到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温婉而笑的说道:“你们好!我是宋允景,是哥哥的未婚妻,这次陪同哥哥一起到中国工作,很高兴认识你们。”宋允景的中文不是很好,于是用韩语介绍自己,之后便礼貌的和上官梓陌和南宫夜握手。

又是一语惊死人!唉,这一群互相折磨的人啊!金哲夜蹙着眉头望着宋允景,却发现她调皮的向自己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上官梓陌更是一脸错愕。

南宫夜像是发觉了什么,只是淡淡的一笑,“陌丫头,忘了你今天的工作了,刚刚那位漂亮的小姐说了什么,你向大家翻译一下。”

上官梓陌更确定了南宫夜的用意,他这次让自己陪同他,翻译是假,羞辱她才是真,明知道自己对金哲夜的心意,还这样整他,此时此刻,她真的想把身边的男人给撕了。

但是她忍住了,于是巧笑嫣然的把宋允景的话原封不动的翻译成中文,特别是在她说道“未婚妻”的时候,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抖。难道时间真的能够改变一切?难道真的只能用沙漏来记住那些遗忘的时光?上官梓陌凌乱了......

会面结束后,一行人离开机场,前往KING集团旗下的皇朝酒店。从始至终,上官梓陌和金哲夜一句话都没讲过,就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就这样,彼此想着自己的心事,包括南宫夜,包括宋允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