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南宫夜:这出戏,我们都是演员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104 2013-07-09 09:28:33

  坐在车里的上官梓陌见南宫夜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并且很悠闲自得的闭目养神,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压抑在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喷涌而出。

“南宫夜,你什么意思?”上官梓陌咬牙切齿的说道。

“什么什么意思?”南宫夜睁开眼睛,望着上官梓陌愤怒的漂亮脸蛋装傻。

“南宫夜!”上官梓陌彻底炸毛了,“你别给我装傻!让我陪着你来机场接金哲夜,当着他的面说我是你未婚妻,你到底想要干嘛啊?”

“哦!”南宫夜像是突然顿悟,“你说的这件事啊!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单纯地陪着我来接待贵宾。”

“单纯?”听到南宫夜的话,上官梓陌只感觉自己有一种想把他杀了的冲动,“单纯?!南宫夜,你好意思提单纯两个字!你丫的明知道我和金哲夜之间的关系,还拉着我来,你丫的敢说你没有什么目的?你有多少心思我不知道,别在这装逼!”

正在开车的韩澈听到上官梓陌的大言不惭,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心想,这大小姐的脾气可真辣,竟然说总裁“装逼”,真有胆啊!韩澈又偷偷瞄了一眼南宫夜,下巴差点掉下来,只见总裁的脸上带着一种好像奸计得逞的笑,眼神里没有那应该有的冻死人的寒光,而是笑意满满,韩澈彻底的呆了,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哪见过这样的南宫夜?

“呵呵,”南宫夜听到上官梓陌的话笑了,“上官梓陌,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了解我了?我的心思你知道,那好,我都有什么心思,你说说看。”

“南宫夜,你......”上官梓陌怒视着南宫夜那张笑得祸国殃民的俊脸,恨不得在上面划几刀子,他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怎么不说了?上官梓陌,如果你真有那么了解我的心思,你就不会那样对我了,如果你真的有那么了解我的心思,你就不会一次次践踏一个人的心意了。别把自己想的太伟大,其实,你什么都不懂,因为你自私的埋葬掉了你所有的感觉,把你那些自认为的感觉展示在人前,呵呵,真是精明啊!”南宫夜就那样直视着上官梓陌的眼睛,不给她任何躲闪的余地,没有了刚刚的笑,冷冷的说道。

上官梓陌看着南宫夜那双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眼睛,突然间有些惊慌失措,好像自己扒光了衣服赤luoluo地站在了他的面前,如此探究着她,她想要躲藏,可是那双绿色的眼睛好似有一种魔力,让她无所遁形。但是,在他的面前,她不想展露自己的软弱,她不想服输,不想被他牵制,于是仍旧淡定自如的说道:“我就是自私,南宫夜,我喜欢金哲夜,今天你自导自演的这出戏也算是让我解脱了,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他有未婚妻的消息。但是,你答应过我的,你我之间不再提感情,你承诺过的,你......”

“做你的朋友!”南宫夜打断了上官梓陌的话,“你放心,我很清楚,朋友。不过,还是很谢谢你今天配合我演的这出戏,最起码让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南宫夜望向窗外,看着街道两边匆匆而过的风景,像是心里的东西在流逝一样,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说着,让人猜不透他此时此刻的心思。

我想要的结果,是啊,得到了。但是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吗?他对你的紧张不亚于我,他对你那隐藏的感情不亚于我,而你对他那隐藏的感情或许比他还深,所以,我很心痛。如果这是你要的,我成全你!

上官梓陌在听到南宫夜所说的结果时,很是诧异,虽然很想询问,但是想到两人之间现在的处境,便不再开口了,只是对韩澈说了一句:“韩助理,到了光华路把我放下来。”

韩澈没有回答,因为他不敢擅自做主,感受着车内两人的冷气压,韩澈正打算开口,却听南宫夜说:“不行,晚上六点你要陪我参加一场酒会,为金哲夜一行人接风洗尘。”

“我不要,你爱找谁找谁去!”参加有金哲夜在的酒会,她宁愿去死。

“呵呵,怎么?害怕见到他?或者说害怕见到他和未婚妻在酒会秀恩爱?呵呵,堂堂上官大小姐也有怕的人!”南宫夜一阵嘲笑。

“呵呵,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我不去。”上官梓陌像是打定了主意。

“是吗?难道你就没有话要对金哲夜讲?难道你不想向他送上你的祝福,作为朋友?”

上官梓陌动容了,的确,她有很多话要讲,或者说,她很想确定一下金哲夜自己的心意,或者说她很想为自己找一个能让自己死心的真正原因。所以,最后,她就那样答应了南宫夜的邀请,去参加酒会。

另一辆车内,金哲夜坐在那里一直在望着窗外,从他们离开机场之后,他一句话都没有讲过。宋允景看着他俊朗的五官轮廓,心里有一种难言的苦涩。

“哥哥,你在想刚刚那个女孩吗?”宋允景试探性的询问。

金哲夜闻言,回首望着宋允景,伸出好看的右手抚摸了一下宋允景的脑袋,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说道:“允景,你想多了,哥哥什么都没想。”

“你骗人,哥哥,你知道吗?你的眼睛把你自己给出卖了,你在说谎。”宋允景声音里有些颤抖,眼睛有些苦涩,为什么还要说谎?明明是那么的在意。

金哲夜重新做坐好,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薄唇紧抿,那双好看的眼睛就那样直视着前方,或者说是想要看到前面那辆车里的人,什么都没有说。

见状,宋允景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点的破碎,看样子该放手了,“哥哥,刚刚那个女孩就是你心里的‘陌丫头’吧!当我看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当我注意到你见到她是那千变万化的表情时,我就猜到了。她很漂亮,真的,她的身上有一种让男人和女人都为之倾心的魅力,她的身上有着所有女孩都向往的气质,清纯可爱但也有刁蛮任性,温婉优雅但也有沉静淡漠,和你真的很般配。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在机场说的话很生气,对不起,我只是想要确定一件事才说我是你的未婚妻的,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打算放弃了。金哲夜,我放弃了,我放弃爱你了,我并不是一个强人所难的人,不属于自己的我不会要,呵呵,以后我就是你妹妹,你可要好好疼我啊!就算是那个上官梓陌在你身边,你也要疼我。”宋允景不知道自己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样一段话,其实她也挺开心的,最起码自己不会再心累了,就算是不能做他最爱的人,那么以另一个身份陪在他的身边也是一种幸福。

金哲夜看着宋允景甜甜的笑,看到她眼睛里闪烁着的晶莹的液体,他的心里很愧疚但也有一种轻松,“允景,对不起,但是谢谢你!你要的感情我给不了,然而你一直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这点永远不会改变。还有,对于你在机场做的事情,我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原来那个丫头也有人陪在身边了,不再总是一个人呆在自己的世界被悲伤淹没,虽然看着两个人的性格很冲,但是那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不是吗?至于你说的以后她在我身边,我想那是不可能了。”

“啊?”宋允景很吃惊,一向聪明的金哲夜什么时候变笨了,连那个两人演戏都没看出来吗?那俩人明显的不一样嘛,如果真是情侣的话,那表情会更幸福,姿势不应该是那样啊,明明就是上官梓陌被那个叫金哲夜的男人控制着嘛,唉,没想到哥哥真的相信了。“不是,哥哥,那两个人......”宋允景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金哲夜一副很累的样子,也不再说话了。唉,感情的事,外人说不了什么,只能靠自己去感悟。

一个小时后,车队到达金哲夜他们入住的皇朝酒店。南宫夜和上官梓陌走下车,还是一副亲密的样子,上官梓陌火大,低吼道:“南宫夜,你这又是干嘛?戏已经演完了。”

见到金哲夜他们下车,南宫夜笑笑,附在上官梓陌耳边说道:“别动!戏是我开始的,我说什么时候结束就结束,从这一刻开始到你今晚睡觉前,你都要陪我好好演场戏。”

上官梓陌抬眸看着南宫夜,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算了,懒得理他,他丫的南宫夜固执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见金哲夜向他们走来,上官梓陌便挣扎着要挣脱南宫夜的钳制,谁知,越挣扎他抱的越紧,并且笑得很大方的对金哲夜说道:“金先生,您和宋小姐先去酒店休息,晚上六点在本酒店参加为您准备的酒会,我们就不打扰您们休息了。”

“有劳,南宫总裁!”金哲夜礼貌的回道。

之后,双方便离开了。走之前,金哲夜看了上官梓陌一眼,恰巧四目对视,这一眼仿佛千年,这一眼有太多的秘密和辛酸。然而,金哲夜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可是这一笑却凌乱了上官梓陌那颗努力使平静的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