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上官梓陌,南宫夜,绝配的地狱使者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009 2013-07-09 09:28:33

  南宫夜在结束与金哲夜的合作会谈后,环顾会场发现没有上官梓陌的身影,便打算去寻找,谁知被一个记者拦住询问了几个问题,南宫夜也不好驳回便应了下来。在之后的几个记者采访中,他都以理由推掉了,把这一切交给了韩澈处理,自己便继续寻找上官梓陌。

南宫夜深知上官梓陌喜静,便向着会场外的阳台处走去。那里的灯光不是很亮,在这样一个月光皎洁的晚上,那里带给人一种神秘感。南宫夜在接近阳台休息处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神色冷凝,眼睛里像有碎冰一样,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月光下相拥的男女,远看真的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他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只见金哲夜放开上官梓陌逐渐走出了那个地方,留下上官梓陌一人黯然神伤,不对,她是哭了!南宫夜感觉自己的心在抽痛,但是他没有走过去,而是躲在了一个隐秘的角落里。看着两人相继离开后,南宫夜走了出来,月光下的他表情淡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官梓陌重回会场后,没有见到南宫夜的身影,心想可能在和其他人谈论事情,她由于心情不好,便走到餐桌旁,看到桌上放着一瓶红酒,便拿起酒杯自顾自地喝了起来。上官梓陌没有喝过酒,但是此时此刻的她心里很苦,想要借酒浇愁,人家都说借酒浇愁愁更愁,上官梓陌以前不信,可是现在的她感觉到了,随着喝的越多,心里的苦涩也逐渐放大。

上官梓陌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只是感觉头昏昏的,抬头发现屋顶上的挂灯也在旋转,她感觉有些好玩,便“嘿嘿”的笑了。正当她自娱自乐的时候,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美丽的小姐,怎么自己一人在这?怎样?要不要哥哥来陪你?”

上官梓陌回头,看到一个长相猥琐的人就站在自己身边,眼睛色眯眯的盯着自己,心里一阵恶心,懒得理他,便打算离去。

谁知,那人像是吃定了她似的,忽然抓住她的手臂,一脸色相的说道:“小姐别走啊!你不是感觉寂寞吗?让哥哥我陪你!”

“放开你的猪蹄!”上官梓陌这一刻很清醒,她冷冷的望着那个猥琐男说道。

男人看到他凛冽的目光,有一瞬间他被吓住了,这女孩虽然年纪不大,但身上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但是想想自己是堂堂企业老总,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更何况这样一个小丫头,“呦呵!性子挺烈的嘛!”猥琐男笑着说道,“你装什么清纯,看你好像是跟着南宫总裁一起过来的,是被包养的吧!跟谁不是一样,今天哥哥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上官梓陌听到那人说的话,心里很气愤,她堂堂上官家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但是还是神色冷静的看着那人,冷笑道:“如果你不想身败名裂,你最好拿走你的猪蹄,闭上你的臭嘴。”

男人见上官梓陌一副傲然的姿态和咄咄逼人的气势,自尊大受打击,突然狰狞的笑着说:“小丫头片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就要伸出另一只手去搂上官梓陌的腰肢,手还没碰到,就忽然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觉像是要断了一样,他龇牙咧嘴的看向肇事者,瞬间胆怯了,没有了刚刚的那跋扈的气势。

只见南宫夜阴沉着脸,眸光阴鸷,却笑得如撒旦般迷人,嘴角那个弧度是那样的熟悉,轻声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启明纸业的王董,您这是干嘛?”

那个王董看着南宫夜的表情,声音颤抖:“南宫总裁,没......没干嘛!我......我只是......和这位小姐聊聊天。”

南宫夜最恨说谎的人,望着男人青一阵白一阵的脸,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聊天?!呵呵,聊天需要动手动脚吗?我警告你,如果你不想英年早逝,最好不要招惹你面前的女人,最好不要招惹我,否则,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南宫夜突然冷冷的说道,继而又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说:“对了,据我所知,启明纸业如今正处在资金难以周转的境地,要不要我帮忙,帮你运转。”

男人望着南宫夜,又看了一眼面前那个笑得妩媚的女孩,心里一阵阵发怵,看来自己惹上大麻烦了,这两个人仿佛是地狱使者,让人敬畏,软软的说道:“南宫总裁,还有这位小姐,很抱歉,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还想有下次?”上官梓陌忽然望着猥琐男甜甜的说道。

“不是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求求您们放我一马!”男人恳求道。

“王董这是作何?”南宫夜忽然说道,“我们怎么没有放开你,是你还抓着这位美丽的公主。”

男人一听,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抓着人家的手臂,顿时惊慌失措,还想说什么,只听一个云淡风轻的声音传来:“姑姑,你好像喝醉了,呵呵,虽然这样,但是理智是最清醒的吧!姑姑,那你打算如何处置这个对你很礼貌的人呢!”

上官梓陌望着南宫夜的眼睛,知道是想让自己出口气,转念一想,说道:“大侄子,他这种人天生一副色痞样,也不知道调戏了多少公司里的姑娘,这样吧,我想让他以后消失各种酒会和其他活动的地方。”

“明白了,姑姑!”南宫夜义正言辞的说道。

男人惊讶的看着两人,听着两人间的对话,顿时像焉了的茄子,这次完了,如果以后不出现在那些场合,他还如何为自己寻找商机。

南宫夜搀扶着上官梓陌准备离开,忽然笑着对一脸错愕的男人说道:“那王董,您好好的参加这次的宴会,我们先行一步。”

宴会依旧再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就连金哲夜也是。南宫夜向韩澈交代了一些事之后,就扶着上官梓陌走出了酒店。

此时的上官梓陌又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刚刚的理智完全没有了。她随着南宫夜坐进车里后脑袋昏昏的更是不知东南西北,一直在呵呵的笑。南宫夜看着上官梓陌一脸可爱但又不失妩媚的样子,心里忽然热热的,特别是那嘟起的小嘴很想让人亲一口。南宫夜像是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我在想什么?已经答应她做朋友,怎么会想到那种举动?真是疯了!南宫夜为上官梓陌系好安全带后便开车离去了。

车上,上官梓陌只感觉闷闷的,便吵着说开窗户,南宫夜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毕竟是冬季的夜晚,开多了也会冷的。

上官梓陌感觉到空气疏通多了,笑着说:“呵呵,大侄子,你真好!”说着,就要伸手去摸南宫夜的俊脸,南宫夜顿时一惊,连忙抓住上官梓陌乱摸的手。

上官梓陌不干了,“南宫夜,你丫的真小气!摸摸你怎么了?”

“是是是!我小气,你大方,别乱摸了,我在开车。”南宫夜无奈的说道。

“嘿嘿,南宫夜你承认我大方了!”上官梓陌乐呵呵的说道,望着南宫夜笑着的侧脸,忽然说道:“你丫的南宫夜,几年没见,你怎么越长越妖孽?都比我长得漂亮。”

南宫夜转头看着上官梓陌那有些不平的笑脸,失笑道:“怎么?喜欢上我了?”

“切!我才不会喜欢上你!就算打死我也喜欢不上你,你只会欺负我。”

南宫夜听着上官梓陌坚定地口气,不禁有些心伤,但还是说道:“怎么是我欺负你?平常都是你在欺负我,好吧!”

“哪有?”上官梓陌喊道,“是你欺负我!你欺负我!你一点都不温柔,没有金哲夜对我温柔。”

上官梓陌顿住了,之后又说道:“金哲夜?啊!不对,那混蛋也不温柔!你们都欺负我,欺负我......金哲夜,你这个坏蛋,你凭什么祝福我!你这个坏蛋!坏蛋!”

南宫夜听着上官梓陌的埋怨,心里苦涩不已,她真的很喜欢他。转头看着昏昏欲睡的上官梓陌,眼角处挂着泪滴,无奈的说道:“傻丫头!”

“南宫夜,你又骂我!混蛋!”就算是在梦里,你对我还是愤怒,呵呵!南宫夜笑了笑。

“陌丫头,你回学校还是家里?”南宫夜不能这样一直带着她兜风,况且上官梓陌又醉的不省人事,便询问道。

上官梓陌像是听到了,答道:“不回学校。”

“那我送你回家,好吗?”

“不回家.....家里太冷清了,他们去美国看望奶奶,不带上我......不公平。”南宫夜望着上官梓陌一副委屈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又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那去我那里,行不行?”

没人回答,南宫夜看着副驾驶座上熟睡的上官梓陌,便不再说话,驱车赶往自己的别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