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南宫夜,像秋海棠一样苦恋着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863 2013-07-09 09:28:33

  “南宫夜!”正在欣赏那些珍贵的装饰品的上官梓陌忽然转身叫了一声南宫夜,“为什么你们家的建筑风格偏爱于中西合璧?”

南宫夜望着上官梓陌疑惑的眼神,也是陷入沉思中。

忽然间,听到客厅内响起爽朗的笑声:“哈哈,丫头,这个问题你算是问对了!”只见南宫老爷子招呼着上官梓陌坐到一旁的沙发上,“中西合璧,既具有中国传统的色彩,又不失西方世界的风格。就像我们家族,子孙后代一半有着炎黄子孙的血统,一半有着西方人的血统。有时候,人与人的相遇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然而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从相遇到相知相爱,更是一种百年修不来的缘分,所以,有时候,既然爱了,也就要做到爱她的一切,就像你南宫奶奶,就像夜儿的母亲。那么更何况本来就身在两个相同世界的人呢?有时候,缘分到了,感觉对了,就要努力的抓住,不要等到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南宫老爷子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上官梓陌和南宫夜一眼,虽然上官梓陌不是很明白老爷子讲这话的意思,但是她也算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见气氛有点沉默,南宫老夫人便招呼道:“陌丫头,来来来,喝点果汁,等会就可以午饭了。”

上官梓陌闻言,便起身走到老夫人身边端起一杯她爱喝的柠檬汁,对老夫人说道:“谢谢奶奶!您还记得我喜欢柠檬汁?”

“呵呵,那是当然的啊!你小时也常来我们家,我可是把你当亲孙女的啊!”老夫人笑着说道。

“恩,谢谢,奶奶!”上官梓陌甜甜的答道,却引来南宫夜一声鄙视:“切!上官梓陌,你可真会装乖乖女!”

上官梓陌即使听到了,也选择无视那厮的话,因为会有人替她训话的,这不,老爷子开口了,“你这臭小子,说话能不能别带刺啊!你要是嫉妒的话,就哪凉快哪呆着去!”

南宫夜见自己在这个地方没有自己说话的份。便选择了沉默,他那囧样引得上官梓陌和南宫老夫人一阵大笑。

不一会儿,江叔来到客厅对他们说道:“老爷,夫人,少爷,小姐,开饭了。”

就这样一行人便来到了餐厅就餐,期间的气氛还算欢乐,大家说说笑笑,一顿午餐很快就过去了。

午餐过后,南宫老爷子和夫人需要午休,便把上官梓陌交给了南宫夜照顾,南宫夜应允并说道:“放心吧!我又不会把她给卖了,您们就好好休息吧!还有,我们回去的时候就不打扰您们了,她也该回学校了。”

听到离开,两位老人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上官梓陌要经常到家里来玩,上官梓陌便答应了。

等老爷子和老夫人上楼休息后,还在客厅里的两人便又开始干了起来。

“喂!南宫夜,你今天说话的态度让我超不爽的,你可知道!”上官梓陌开始找茬。

“呵呵!我知道!但是,你今天的行为也是让我超不爽的,面具带的可真快!”南宫夜回击道。

“呵呵!彼此彼此!”上官梓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南宫夜见上官梓陌在屋里呆着有些无聊,便突然站起身拉着上官梓陌往外走,“带你去个好地方。”

上官梓陌被南宫夜突然地动作给惊到了,刚要挣扎,就听到他说的好地方,也放弃了,便跟着他的脚步向那个未知的地方走去。

当一片花海出现在上官梓陌的面前时,她真的是被惊住了!她放开南宫夜牵着她的手,一步步走向那里。那晶莹翠绿的叶片,娇嫩艳丽的花朵,给人一种艳而不俗,华美端庄的感觉。

正当上官梓陌沉浸在眼前的美景时,南宫夜温雅的声音传入耳际:“这片花海名叫四季海棠,是奶奶最喜欢的花。四季海棠又叫秋海棠,原产于巴西,在传统生产中是作为一种多年的温室盆花栽种的,喜温暖怕寒冷,而B市的气候正适合于这种花的生长,所以,当初建造这座宅子的时候,爸爸就专门从巴西空运过来秋海棠,说是奶奶的最爱。”

听着南宫夜的介绍,上官梓陌心里有个疑惑,“那秋海棠的花语是什么呢?一般情况下,钟爱一种花都是有道理的,奶奶为什么喜欢海棠花呢?”

南宫夜望着上官梓陌一脸不解的样子,嘴角弯起一个温柔好看的弧度,他同样望着那片花海,声音像是从远方传来的,“秋海棠象征苦恋,当人们的爱情遇到挫折时,常常会以秋海棠自喻,古人称它为断肠花,借此抒发男女离别的悲伤情感,所以花语也便有了苦恋了。”

“苦恋?既然如此的悲伤,为什么是奶奶的最爱?”上官梓陌问道。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等以后有机会了,你可以问问奶奶,我想应该和爷爷有关吧!”南宫夜没有直接回答上官梓陌的问题。就那样,两人并肩站在那里看着那一片深褐色的花海,若有所思。

下午,南宫夜把上官梓陌送回了学校,之后便离开去了帝都酒吧。

回到学校的上官梓陌瞬间感觉自己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对于他们这些家世不平凡的孩子来讲,学校这个地方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天地,纯净青春充满活力的气息深深吸引住她,比起外面的世界她更喜欢呆在这里。

上官梓陌并没有在校园里多做停留,而是一路朝宿舍的方向走去。回到宿舍,刚打开门的上官梓陌就听到某人一阵霹雳吼:“上官梓陌,你丫的你去死啦!干嘛一直不接电话?”

上官梓陌见路诗函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看着自己,心中不免疑惑,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没电了!

正要回话,就听到路诗函又吼来:“死丫头,怎么不说话啊?你知不知道,我快担心死了!看到今早的报道,我在家里一刻都呆不下去,便急匆匆的赶往你家,结果阿姨说你回校了,于是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结果一个人影都没有,打电话也没人接,你干嘛去了?”

上官梓陌看路诗函一副要哭的样子,心想这丫头一定担心坏了,原想问她干吗吼她时,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而是走到路诗函身旁,安慰道:“嘿嘿,我最最最最亲爱的小鹿妹妹,别气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我的手机没电了,所以才会一直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今天早上从家里出来后,南宫夜领着我去了他爷爷奶奶家,所以没有回学校,这不现在刚到吗?所以,别气了!”

路诗函看着上官梓陌诚恳的眼神,怒火算是消了一半,她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情绪,“这件事就先放着!还有,那今早的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南宫夜给你打电话是不是就是让你去参加酒会的?他丫的南宫夜知不知道上官叔叔给你定的规矩啊?还有你有没有受罚啊?”

上官梓陌望着路诗函一口气问下所有的问题,好看的脸蛋憋得通红通红的,不禁失笑。路诗函看上官梓陌笑得前俯后仰的,心中又来气了,“呀!上官梓陌,你能不能严肃点,咱们现在再说正经事呢!”

听到喊声,上官梓陌停止笑声,但还是抑制不住的会笑,看着路诗函难看的脸色,便也开始严肃了起来,“好好好,我不笑了,我告诉你还不行嘛!”说完,上官梓陌就把这两天来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路诗函。

路诗函听完,忽然间喊道:“我去,南宫夜是有预谋的!他丫的,我本来还是挺挺他的,现在我放弃了!”

上官梓陌听后,不禁疑惑:“什么意思?”

路诗函感觉到自己说错话,便笑呵呵的说:“没,没什么意思!哎,对了!你说昨天你见到金哲夜了,怎么样?他现在长得帅不帅啊?是不是还和以前一样啊?他有没有问到我啊?”

“喂!路诗函,你能不能别一副花痴的样子,要是被你家轩辕皓看到你为另一个男人这样,估计又会发疯的。”

“管他呢!你快说快说!”路诗函催促道。

“恩,我看他挺好的,长得嘛,比以前还帅,和以前相比,似乎比以前成熟了,至于你嘛,他没有问到,因为我和他说的话还不到二十句呢!”上官梓陌淡淡的说道1.

“什么?”路诗函讶异,“不到二十句?那你们见面都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是互相祝福!”上官梓陌说道。

“互相祝福?这又是什么意思?”

“哦!我忘了告诉你,他在韩国订婚了,这次来中国他未婚妻也来了,长得挺漂亮的!”上官梓陌忽然间笑着说,像是一种自嘲。

“WHAT?”路诗函这次真的傻眼了,这是个神马情况?据她了解,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不管怎么说,他和金哲夜的关系也算是将近十年的铁哥们了,怎么可能连他有没有订婚都不知道?除非......

路诗函正想要开口说金哲夜订婚是骗人的,谁知却听到上官梓陌很大方的说道:“算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抢也抢不回来,估计这辈子我和他注定不会成为恋人的。对了,我和他约好了,这几天咱们那些个还留在B市的同学聚一下,小鹿,这次的聚会地点我来定,至于联系他们几个人就交给你了。”

路诗函听到这个消息,虽然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开口,心想也许这次的聚会是个转折点也说不定。所以,对于上官梓陌的要求变应了下来。

到了帝都酒吧老地方的南宫夜一进门,就听到早到的三个人调侃的声音:“老大,这次做的不错嘛!”

南宫夜没有回答,想必他们也看到今天的报道了,径直走到以前的老地方坐下来,拿起倒好的酒便一饮而尽。

轩辕皓看南宫夜只管喝酒,一句话都没有,不禁有些担忧:“老大,你这次做的好像有点过了,如果被上官梓陌知道的话,估计不好收场。”

“是啊!老大,以你的能力不可能压不下所有的消息,更何况那张照片呢!”欧阳离也附和道。

“说的就是,老大,你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花边新闻的,而这一次上报无疑就是在告诉公众上官梓陌就是你心里的女人,以你的身份,你这真的把她这个大学生给推到了yulun的风口浪尖啊!”司徒辰也不同意南宫夜的做法。

南宫夜放下酒杯,脸上带着笑意,只是风淡云轻的说了一句:“我自有打算!”

剩下的三人听到这句话,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喝着酒。

南宫夜不得不承认,这次的报道是他给南宫家族旗下的娱乐公司的权利,他本可以消除所有的消息,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把自己和上官梓陌卷到了yulun中去,他是存有私心的,即使他和她做了朋友,但是他也要让两个人之间的朋友关系有着说不清的暧昧,即使以后她会和金哲夜在一起,但是他也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上官梓陌和他南宫夜是有关系的,他不想就那样被她驱逐出她的感情世界,他一直坚信,上官梓陌这辈子注定是他南宫夜的女人,即使她说不可能,但是谁又能确定未来?即使他的心思最后被她知道,但是他不后悔!想着自己今天向她讲的秋海棠,而自己何尝不是一株海棠花,苦苦恋着,即使堵上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