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平安夜,有人欢喜,有人忧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228 2013-07-09 09:28:33

  此时此刻趴在金哲夜背上嘤咛的上官梓陌听到背自己的人说出那样的话,不禁感觉可笑,“呵呵,你,真会开玩笑,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金哲夜的想法?你也在骗我,骗我,对,你在骗我。”

金哲夜知道背上的丫头醉的不清,不禁有些懊恼,早知道她是一杯倒,就拦着不让她喝了。金哲夜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了,如果这个时候送她回家,肯定会让她爸妈担心的,于是他对迷迷糊糊地上官梓陌说道:“陌丫头,我带你回我家好不好?”

上官梓陌嘟囔道:“不要,你是谁啊?我干嘛跟着你回家?我不要!”

看着上官梓陌固执的样子,金哲夜无奈,只好把上官梓陌从自己背上放下来,他转过身,深邃的眼眸望着面前这个容颜姣好的女孩,上官梓陌不明所以,睁着迷离的眼睛望着眼前这个长得还蛮帅的男人,笑嘻嘻的说道:“嘿嘿,你长得真帅!真的很想把你扑到,呵呵!”

金哲夜听到某女说道这句话,不禁眉头紧皱,这丫头太没有危险意识了,看着面前这个口不择言的女生,金哲夜忽然一手搂过上官梓陌的腰,一手勾住她的脑袋,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唇。金哲夜原本想轻轻触碰,好让她清醒一下,谁知,她的味道真的很甜,让他不舍得放开,于是渐渐地加深了这样一个吻。

上官梓陌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这个吻着自己的男人,一时间忘记了反应,像块木头一样呆呆的,脑袋里一片空白。

金哲夜感觉到被吻的人睁着眼睛,没有任何的反应,忽的放开了她的唇,额头抵着她的,声音暗哑的说道:“上官梓陌,看清楚,我是金哲夜,是你现在很讨厌的人,而现在你讨厌的,打算放弃的人要吻你,所以,你专心点。”说完,没有给上官梓陌任何说话的机会,又重新吻上了她水嫩的红唇,这一次没有了起初的温柔,而是霸道狂野的,使上官梓陌只感觉自己的唇就要掉了。

其实,上官梓陌在金哲夜第一次吻上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清醒了,因为太过惊讶而忘记了反应,当她听完金哲夜讲的话,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跳不受控制,而此时此刻,她又再次被他吻住,只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静止了。她不打算推开他,就算从今以后两个人不可能成为恋人,但是把她的初吻献给他,她已经很幸福了,已经是一场很美好的回忆了。。所以,这一次在金哲夜的带领下,她也开始慢慢地回应他,尽管有些费力。

昏黄的路灯照在此刻两个正在激吻的男女身上,好像整个夜晚都有着白天的清澈。

当上官梓陌感觉自己就要窒息的时候,金哲夜放开了她。他低头望着怀中这个娇羞的女孩,脸上带着温柔地笑容,正当他打算开口说话时,上官梓陌突然间挣开了他的怀抱。

恢复自由的上官梓陌,看着面前的帅气的男人,想到刚刚的吻,虽然还是抑制不住的心跳,虽然自己的脑袋还是昏昏的,但是她还是假装冷静,笑得很飘渺的说道:“真好!金哲夜,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值得回忆的美好时刻,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个吻是什么意思,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希望我们到此为止,因为你已经有未婚妻了,你不能对不起她。我没事了,自己可以一个人回家,谢谢你!”

金哲夜明明感觉上官梓陌对他的吻是有感觉的,并且她已经亲口承认了自己心里最真的想法,而此时此刻听到她的这番话,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火。他看着这个即将转身离去的小女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上官梓陌惊讶,还没等她反应,金哲夜再次吻上了她,这次上官梓陌彻底不干了,这到底什么意思啊!

金哲夜感觉到怀中的人挣扎的厉害,忽然放开她,低吼道:“上官梓陌,你听清楚,这个吻是对你在过去的几年里把我当做空气的惩罚。”

说完,第二次覆上她的唇,“这个吻是对你擅自界定我们两个关系的惩罚。”

第三次,他放开她的红唇,“这个吻是对你和南宫夜演戏的惩罚。”

第四次,他霸道的说道:“这个吻是你对你放弃我的惩罚。”

第五次,在一个长长的深吻之后,他轻声细语的说道:“这个吻,是对你隐藏自己的心意,折磨自己的惩罚。上官梓陌,你听清楚,金哲夜,这个被你讨厌的人,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欢你,喜欢着你,但是也恨你,恨你不把他放在眼里,恨你不经他的同意一直占据着他的心,恨你总是在面对他的时候带着疏离的感觉。上官梓陌,我告诉你,金哲夜喜欢你,他没有未婚妻,所以,你别再误会他了,别再说要放弃他,不喜欢他了。”

上官梓陌望着一脸真诚的金哲夜,她真的不敢相信,虽然他说的话不是最动听的,但是也足以震撼她的心。她望着他,眼睛里酸酸的,忽然间她用拳头捶打着面前的男人,大哭着,“你丫的金哲夜,你这个混蛋,害我一不小心暗恋了你七年,害我自我折磨了七年,害我不敢去相信爱情,我恨你,我恨你恨你!你这个坏蛋!”

看着痛哭流涕的上官梓陌,金哲夜虽然很心痛,但是也很幸福,他从来不知道这个丫头的辛苦,他一直以为这么多年只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原来一切都只是误会。

他把哭得很伤心的上官梓陌抱进怀里,安慰着,愧疚着,“对不起,是我不好,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求求你,别哭了,你的眼泪让我心痛!对不起,陌丫头。”

慢慢地,上官梓陌止住了哭声,多久了,她没有这样放肆的哭过,好像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了似的,这真的不像自己。

金哲夜看着已经不再痛哭的上官梓陌,笑着说道:“那,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你的酒真的醒了吗?”

上官梓陌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道:“要你管!我要回去了!”

这一次,金哲夜更加眼疾手快,突然间弯腰抱住上官梓陌,对一脸惊讶的她说道:“以后你的事我管定了!还有,今天晚上,你那也别想去,我去哪你也去哪!”

上官梓陌从来不知道金哲夜还有这样无赖的一面,简直和南宫夜有一拼,听了他的话,也没有挣扎,而是大方的用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巧笑倩兮的说道:“呵呵,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就赖上你了!”

就这样,两人说说笑笑消失在夜色中。

南宫夜回到别墅之后,就一直坐在客厅里,空荡荡的房间里,一片黑暗,好不孤寂!南宫夜看着桌上的沙漏,忽然间笑了,这笑里带着无尽的嘲讽,不错,是对自己的嘲讽,是对自己傻傻等待的鄙视。

南宫夜仰躺在沙发上,深邃不见底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仿佛要透过这坚硬的天花板看到今晚的夜空。

真的很好笑!南宫夜第一次做了逃兵,从不会认输的他,第一次在感情的世界里选择了认输,难道真的是这样吗?他真的不甘心,他不想就这样被判出局,还没开始,就这样被判出局,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可是,今晚的他在KTV门口,看到醉酒的上官梓陌,他本可以继续假装以她未婚夫的身份把她带走,即使不这样做,他也一样有能力把她带走,可是,当看到金哲夜接走上官梓陌的时候,他突然间停止了一切的动作,停止了一切的想法。是的,那一刻,他想到了放弃,如果她对他真的有情,即使是在过十五年,她依然会接受他,可是,不管是什么时候,她却一直在拒绝他,难道一直以来真的是他在自作多情?他不相信,不相信!

躺着的南宫夜,此时此刻,周身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幽绿色的眼眸一片阴霾,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他,不是地狱使者,而是真正的主宰,狠绝残酷。是啊!这才是真正的他,在他的身上,只有狠厉,悲情不适合他,服输也不适合他,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为自己争取一回,他要为自己赌一把,无论爱,无论恨,他才是一切的主宰者。

这一刻的南宫夜决定忘却一切会影响到自己的情绪,这一刻的他仿佛在计划着某些事情,这一刻的他眼睛里只有胜利。

我们每个人都会告诉自己,人生能有几回,有些人,有些事,何不为自己争取一下?只有去尝试了,我们才会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是否适合自己,这就是生存之道。

想到明天的任务,以及明早要去机场接冰,南宫夜便重新整理好情绪,离开了客厅。临走前,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拆开的蓝色沙漏,我爱你,好美的意境,总有一天,它会回到自己主人的手里。再一次,他拿起那个沙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夜,还会一如从前的安静,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但是,在这样一个晚上,所有的一切早已发生了改变,所有的一切早已脱离了原定的自然轨道,冥冥之中,沿着那条看不到尽头的路走了下去......

PS:亲们,今天是七夕节,希望大家七夕快乐!最近手头上一直有事,所以更新会比较慢,希望亲们原谅!还有,作为第一次写文的默涵,希望亲们多多支持!希望多多收藏!我一定不会辜负亲们的期望,努力写出更好的文!跪求支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