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上官梓陌的快乐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660 2013-07-09 09:28:33

  回到学校的上官梓陌,这次的心情明显的不一样,嘴角始终带着笑意,一扫以前的悲观情绪,难道这真是恋爱的魔力吗?

一个人走回宿舍,上官梓陌以为路诗函应该回来了,谁知房间里空无一人?正当她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上官梓陌回头就看到了一脸错愕的路诗函。

“陌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路诗函边走入屋内边问道。

上官梓陌没有回答,而是放下手中的东西,忽然间转身,笑得很灿烂的慢慢走近路诗函。

路诗函突然感觉自己周身的温度瞬间降低,看着上官梓陌的表情,她深知这丫头开始算账了,边后退紧张兮兮的说道;“陌陌啊,我知道昨天是我不对,不该把你的秘密说出来,其实吧,除了金哲夜不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是傻子,他们几个都比猴还精,你和金哲夜之间的小暗流,他们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我替所有人说出来了。”

上官梓陌依旧步步紧逼,路诗函没辙了,眼看就要贴到门上了,“姐姐啊!我知道错了,我那不是看着你们俩着急嘛,我也是不想让你再伤心再纠结啊!”

路诗函睁着大眼睛看着上官梓陌忽然伸出手掌,顿时惊愕了,“上官,你不是要打我吧!”

上官梓陌依旧没有回应,手掌慢慢地下来。路诗函见状,闭上眼睛大喊道:“你们都已经在一起了,这还是我的功劳呢!”

等了好长时间,但是始终没有意料之中的巴掌,路诗函很奇怪,慢慢地睁开眼睛,只见某女捂着嘴巴笑得那个是春风得意啊!一脸报复得逞的爽快样!

路诗函突然间泄气了,“(#‵′)靠!把老娘我给吓的!还以为今天真的要吃你一巴掌,从此咱俩恩断义绝了呢!唉,虚惊一场!”

上官梓陌看她那样,边笑边说:“哈哈!笑死我了!真好玩!”说完,转身走到自己书桌旁坐了下来,仍然一脸笑意。

路诗函恢复精神,看着某人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只感觉小宇宙要爆发了。她走到上官梓陌的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仿佛要把她的床坐出一个坑来。

“喂!上官梓陌,你够了啊!你那奸计也得逞了,估计气也消了吧!”路诗函说。

“呵呵!你还知道我生气了啊!你丫的真够黑的,竟然连大姐我都敢算计,昨天晚上要不是我醉的不省人事,我肯定把你送回火星。”上官梓陌装着一副很恼怒的样子。

“大姐,幸好你醉了,这样才会失去自我嘛!说说昨天晚上你是怎么告白的?”路诗函一脸奸笑。

上官梓陌一听这话,脸顿时红了,“什么告白啊?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告白你们在一起了,难道是金哲夜先说的?不对啊!他典型的一闷骚男,绝对不会开口的,难道你俩***啊?”路诗函一副柯南破案的样子,似乎分析的头头是道。

“路诗函!”上官梓陌突然一巴掌拍到了她脑袋上,“臭丫头,你脑袋里能不能别那么黄啊?什么***啊?”

路诗函捂着自己的脑袋,一脸委屈样,“那什么都不是的话,你俩怎么在一起的啊?该不是昨晚碰到月老了?”

上官梓陌彻底无语了,这女人最近难道恋爱恋傻了,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我们也没有碰到月老。说实话,现在我也没搞明白,不过,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了?”上官梓陌一直都没有说,路诗函又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看出来的呗!”路诗函又开始卖起了关子。

“怎么看出来的?有那么明显吗?”

“哈哈,陌陌,你也太低估咱俩在一起的时间了吧!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了解自己之外,估计我就是第二个了解你的人,我指的是在同性当中,至于异性嘛,我就不知道了!刚刚我推门进来的时候,虽然你一脸笑得很阴森的样子,我知道你肯定要跟我算账,但是今天你的笑无论多么阴森,但是你眼睛里也带着笑意,那是欢快的,和你脸上的笑形成对比。还有,以前即使当你笑得最灿烂的时候,你的眼睛,你的眉间,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忧愁,而今天没有,那里都在彰显着幸福,所以,我猜测昨晚你们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上官梓陌听完这一长篇大论,瞬间笑得很开怀,她把自己整个人放松在座椅间,说道:“小鹿,我真是服了你了!啊!完了完了!以后我在你面前可怎么混啊!要是哪天咱俩闹翻了,估计我要算计你的话,那不是拿着鸡蛋跟石头碰吗?完啦完啦!”

“所以嘛,这辈子我们俩注定也是绑在一起的!”路诗函笑得很猖狂的样子,就那样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

“对了,今天晚上的圣诞夜你要和金哲夜一起过吗?”路诗函问道。

“还不知道呢!你呢?会和轩辕皓一起吗?”上官梓陌反问道。

“不知道。”路诗函突然间很平静的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上官梓陌总感觉路诗函和上官梓陌两人之间有什么事发生,但是路诗函却只字未提,上官梓陌也不好去问,看样子得抽个时间去向南宫夜打听打听了。

下午三点,南宫夜和冰一切准备就绪,轩辕皓、欧阳离、司徒辰和韩澈一行人送他们到达机场,临出发前,轩辕皓对南宫夜说道:“老大,到了那边,会有人接应你们,一切小心。”

南宫夜只是点点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忽然间转身对身后的冰说道:“冰,你先进去,我有些事要说。”

冰看了看众人,而后便离去了。南宫夜望着韩澈,交代道:“今天是圣诞节,如果爷爷奶奶打电话来,告诉他们我去法国出差了。”

“知道了,总裁!”韩澈严肃的答道,说实话,对于这次的任务,他的心里总是有隐隐的不安,总是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之后,南宫夜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前往机场大厅。临近安检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刚下课的上官梓陌正在收拾书包,忽然间手机就响了,上官梓陌看了眼来电显示便接通了。

“是我!”南宫夜用简短的两个字作为开场白。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上官梓陌淡淡的说道。

“我想说今天是圣诞节,能和我这个朋友一起过吗?。”南宫夜说道。

“那个,恐怕不行了!”上官梓陌想到了中午金哲夜打的电话,“我今天晚上和朋友约好了,抱歉!”

听到她的拒绝,南宫夜没有多大的情绪变化,仿佛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只是心里空空的,他忽然间笑着说:“没事!那希望你玩的愉快,还有,圣诞快乐!”

还没等上官梓陌反应过来,南宫夜已经挂了电话。上官梓陌望着手机,不禁奇怪:怎么回事啊?按道理来讲,他应该会问个究竟的啊!今天怎么什么都没问?难道脑子开窍了?

挂了电话的南宫夜,站在那里失神好久,直到安检员提醒,他关掉手机,径直走了进去。

走出教室的上官梓陌就看到课间出去上厕所的路诗函正悠闲自得的站在那里等着她,上官梓陌拎着她的包快步走向她,而后把包一下子扔到路诗函的身上,抱怨道:“你丫的路诗函,你怎么不掉在厕所里啊?竟然在里面呆了一节课的时间!我真是佩服你啊!”

“呵呵,那是!没办法啊!谁让那老头讲课像是催眠似的?好了,别气了,赶紧走吧!”

刚走出教学楼的两人,就听到迎面而来的两个女生之一兴奋地喊道:“哇塞!刚刚那个男生也太帅了吧!虽然带着墨镜,但是那气质可真不是盖的!”

“是啊!真是太帅了!”另一个女声附和道。

上官梓陌和路诗函听到,不禁嘴角抽搐,上官梓陌不以为然的说道:“哎,小鹿,你说现在的女生怎么那么花痴啊?”

“哎,陌陌,别说的你好像不花痴似的!你还不是一个样,看到人家韩国的明星帅哥,你不是照样两眼放光。”路诗函鄙视着说道。

上官梓陌像是被抓住了小辫子似的,反驳道:“我,我那是自我娱乐,懂不?”

听了这话,路诗函决定不再说话,别人不了解上官梓陌,她还不了解,上官梓陌就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就在她们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下,有一个帅气阳光的男人站在那里看着说说笑笑的某人,完全无视路人投来的艳羡花痴的目光。

正当上官梓陌和路诗函转弯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喊道:“上官梓陌!”

上官梓陌听到有人喊她,并且听着这声音特别像金哲夜的,不禁奇怪,环顾四周也没看到人影,对路诗函说:“哎,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喊我?”

“听到了,好像是金哲夜!”路诗函说道。

正当她迷糊的时候,又听到一声:“上官梓陌,这边!”

终于,上官梓陌循声望去,便看到站在梧桐树下带着墨镜的某男,一身休闲装,双手插兜,别有一番滋味。

路诗函也看到了,喊道:“我去,真的是金哲夜啊!靠,这厮真是越来越帅了!陌陌,你真是捡到宝了,这得嫉妒死多少少女啊!”

上官梓陌不理路诗函,便扯着路诗函向金哲夜走去。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上官梓陌问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六点的时候见面吗?你不上班?”

金哲夜看着一脸疑惑的上官梓陌,笑着揽过她的肩,说道:“想你了,所以来喽!至于工作嘛,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

路诗函看着面前甜蜜的两人,开玩笑的说道:“好啊!你们两个见色轻友的家伙,完全忽略我的存在啊!”

金哲夜笑着说:“怎么会?你永远在我们心中。”

路诗函笑笑,没有说话,真好,他们两个在一起了。路诗函看着上官梓陌快乐的表情,在心里说道:“陌陌,真心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但是在得到真正的幸福之前,你需要用时间来教会你一切!”

梧桐树下的三个人真的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引来了许多人的眼光,上官梓陌感觉有些不舒服,对他们说道:“我们换个地方吧!这里太吸引人了!”

“还是你们两个去吧!我可不想做电灯泡。”路诗函说道。

“你不和我们一起过圣诞啊?”金哲夜问道。

“算了,还是你们俩好好享受二人世界吧!我今天还有些事情要做。”

看着路诗函的眼睛,上官梓陌没有再说话,而后便和她告别,和金哲夜一起离去了。

路诗函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脸上带着好看的笑容,想到现在的自己,不禁一阵苦笑,看样子现在自己真的有事情要做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柔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