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圣诞之夜,路边激吻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530 2013-07-09 09:28:33

  在上官梓陌的意识里,很早之前,她就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幸福。有时候,也许,在某些事情上,她是一个很理智冷静的人,但是,有些时候,在某些人或者说某些感觉上,她真的理智不了了,那个时候的上官梓陌只有一种感觉,就是迷惘,因为那个时候的她,有些东西她真的看不清了。所以,上官梓陌一直认为自己很冷情很麻木。

然而,有时候,事情总是会有所改变,比如现在的她,要是放在以前,她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她会真真正正的笑得这么开怀,这么幸福快乐。

走在街上的上官梓陌和金哲夜,望着街道两旁繁华的景象,心里很是兴奋不已。突然间,上官梓陌说道:“想不到,现如今在中国,圣诞节比春节还受欢迎啊!”

金哲夜听了她这样一句感慨,就那样停下了脚步,转身面对着上官梓陌,笑得很妖孽的说;“陌丫头,没想到你的爱国情结挺深厚啊!”

上官梓陌看着眼前这个长得人神共愤的男人眼中的嘲讽,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和某人斗来斗去,而是转身继续朝前走,顺着金哲夜的语气说:“那是!很早之前,毛爷爷就教导我们要忠于祖国忠于党,而今作为二十一世纪大好青年,更应该坚持不懈的贯彻这种思想,而对于你来讲,是很难理解我们这种境界的。”说完,还不忘回头朝着金哲夜吐了吐舌头,意为“看你怎么接”。

金哲夜上前拉住上官梓陌的手,使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其实,金哲夜的身高将近有一米八五,而上官梓陌仅有一米六五,所以此时此刻,上官梓陌只感觉脖子仰的难受,就在两人之间的氛围越来越暧昧的时候,她忽然很无辜的说道:“金哲夜,你长得太高了,我......脖子疼!”

只一瞬间,金哲夜很没形象的笑了起来,而后,他低下头,伸出手在上官梓陌的俏鼻上捏了捏,而后在她面前吐气如兰,“上官梓陌,你太可爱了!”

听到“可爱”俩字,上官梓陌突然没出息的红了脸,瞬间脱离了金哲夜圈着的范围,和他保持着绝对安全的距离。金哲夜看到上官梓陌一系列可爱的举动后,脸上的笑容更甚,上官梓陌从来都不知道一个男人的笑容也能如此迷人,以防自己一个不小心把金哲夜扑倒,上官梓陌突然喊道:“金哲夜,你继续笑你的,我走了!”说完,继续向前走去。

金哲夜见某个俏丽的女孩真的离去,赶紧去追。等追上之后,金哲夜再次拉住上官梓陌的手,温声细语的说道:“生气了?”

上官梓陌看着金哲夜有些紧张的神情,心里更加不好意思了,低声说道:“我没生气!”

“那你怎么突然间甩头就走啊?”金哲夜问道。

这次,上官梓陌真的给自己挖了坑逼着自己往里跳了,她在心里想,总不能说因为你笑得太好看,我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怕把你扑倒。这话要真是说出来,不怕人笑掉大牙,所以上官梓陌决定保持沉默。

金哲夜看上官梓陌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抬起她的下巴,使上官梓陌直视着自己,再一次问道:“丫头,你生气了?对不起,是我太混账,一直在那里胡笑,没有顾及到你的感受,你要是想骂我就尽管骂,可是千万不要不说话啊!你知道的,我最怕你的冷战了。”

上官梓陌看着某人一脸的紧张,真是有苦说不出口,听着某人的胡思乱想,她实在是为难,最后硬着头皮说道:“金哲夜,你别再发挥你的想象力了,我真的没有生气,真的。”

上官梓陌见金哲夜还是一脸的疑惑,继续说道:“金哲夜,你听清楚了,我没有生气。我喜欢你,或许,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只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可是等我了解到那是一种什么感觉的时候,我们已经天各一方。对于你,我一直都没有免疫力,你的一言一行,使我没有丝毫的抵抗力,或许,你会认为我很怂,但是没办法,从小到大,我从不会轻易认输,在我的世界,一直认为自己是王道,可是遇上你,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输了,没有任何原因的输了,有时候,我会嘲笑自己没出息,可是有种感觉越是压抑就越汹涌。所以,刚才我之所以会走掉,是因为你的笑真的让我招架不住,我怕自己像昨天晚上说的一样,因为你长得很好看,我想把你扑倒,虽然这只是一种想法,但是我怕自己真的会脑袋一发热,真的做了,所以,我没有生气,知道了吗?”

上官梓陌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只感觉心脏一直跳个不停,第一次向人告白,没想到自己还挺开放的。此时此刻,上官梓陌不敢抬头,她害怕看到金哲夜的眼睛,然而一直没有得到某人的回应,她不禁有些奇怪,抬起头发现金哲夜一直在对她笑,并且眼睛里有一种她看不明白的情绪,她有些奇怪。

“喂!金哲夜,你傻了啊!不是吧!难道你是第一次收到女生的告白?哈哈,你长得那么妖孽,怎么可能?还是我的告白太美了,你震惊的灵魂出窍了?”

上官梓陌一大通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听到金哲夜的回应,“金哲夜,你要是再不说话,我走了,你自己一人过节吧!还有,走之前,我收回我刚刚的话,你就当是梦一场吧!还有......嗯嗯......”

上官梓陌一句话还没说完,就突然间被金哲夜堵住了嘴巴。她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突然放大的俊脸,脸红的要滴血,一想到此时此刻在大街上,上官梓陌不禁挣扎了起来,她试图推开金哲夜,并且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嗯......我们......现在,在......街上......啊!”

可是,金哲夜似乎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由先前的温柔辗转忽然变得狂野肆虐,他趁上官梓陌开口的瞬间进攻到她的口腔里,寻到她的丁香小舌,带着她的和自己的一起共舞。上官梓陌招架不住金哲夜霸道的强势,只好放弃挣扎,瞬间瘫软在他的怀里,与他纠缠到底。

街上的行人看着此时此刻正在激吻的两人,脸上不禁都露出友善的笑容,在这样一个节日里,有情的俊男美女在街上互相爱慕,其实也为这美丽的夜晚增添了不少的光彩。

然而,在两人正忘乎自己的深吻时,在街道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摄像机“咔嚓咔嚓”的抓住了这样的画面......

当上官梓陌以为自己快要晕过去的时候,金哲夜放开了她,她气喘吁吁,眼神迷离的看着眼前帅气的男人,小脸通红。再看看金哲夜一脸得意的笑容,上官梓陌不禁有些羞愤,“金哲夜,你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我们现在在大街上啊!”

金哲夜看着上官梓陌水汪汪的眼睛,红肿的粉唇娇艳欲滴,又情不自禁的在上面轻啄了一口,而后说道:“我知道我们在街上!”

“既然知道,那你刚刚还......还吻我?”说道这里,上官梓陌的声音轻的像风一样。

“呵呵!”金哲夜笑了,“陌丫头,你知道吗?刚刚是我听到过的最最动听最最唯美的告白,你说你对我没有免疫力,我更是如此,上官梓陌,我也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喜欢你,很喜欢你!”

上官梓陌听了他的话,挣脱了他的怀抱,心里很幸福,可是脸上却一脸寒霜,让金哲夜惊诧不已,还没等他问出口,就听上官梓陌别有意味的说道:“金哲夜,你听到过的告白?呵呵,看样子,你经验很丰富啊?”说完,又是甩头就走。

金哲夜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失口成千古恨,边追边喊着:“丫头,不是,你听错了,我刚刚是说......”声音渐渐地淹没在人群中......

然而,幸福的背后,谁都不知道有怎样的事情发生?他们拥抱的、脉脉含情的注视、激吻的画面却永远定格在了那个瞬间。

另一边,南宫夜和冰两人如约抵达了TINGER集团的老窝日本神户。日本TINGER集团和美国的DARK组织性质是一样的,同样的都涉及到黑白两道。TINGER集团表面上以经营酒店和汽车制造工业为主,总部在日本东京,而暗地里却涉及到毒品和军火交易,这个的窝点便是在神户。南宫夜和冰两人到达神户后,便和这边的负责人接上了头,就这样,两人被秘密护送到DARK组织在日本的分部。

日本分部的头目藤野英树虽然效忠于DARK组织,但是实际上他也是南宫夜除韩澈之外的得力部下兼兄弟,与其说他为ElkanSmith做事,不如说是为南宫夜做事,毕竟两人也是生死之交。藤野英树的另一个身份也是日本最大的科技龙头HY集团的现任执行CEO,即藤野家族的少爷,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身份,才使得DARK集团在日本经营的有模有样。

藤野英树在见到南宫夜的时候,一直以来帅气冷酷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真挚的笑容,他伸出拳头示意性的捶在南宫夜的肩上,笑着说道:“夜,好久不见!”

南宫夜也是同样的动作,或许这又是男人之间的一种默契,笑着说:“好久不见!”

当藤野英树看到冰的那一刻,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一直以来他和南宫夜一样,都是视冰为妹妹,虽然冰的能力每个人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组织里每个人也都是对她呵护有加,包括Elkan那个老头。如今看到冰也来参加这次的任务,藤野英树不禁冷着声音说:“夜,老头怎么把冰给派来了?脑子坏了?!”

还没等南宫夜回话,冰就先一步开了口,表情一副调皮样,“藤野,你就别再训我了,老大已经骂过了。这次我来,也是我自愿的,不管咱家老头的事,所以,你们也就别骂老头了!”

“那你知不知道这次的危险性?”藤野英树臭着一张脸,直视着冰。

而冰呢,直接忽视掉他的怒气,岔开话题,“老大,咱们还是赶紧研究一下今天的晚上的行动吧!”

藤野英树还想说什么,就被南宫夜给拦住了,然后对藤野说道:“藤野,不用说了,她的性格你还不了解,你说一下这边的情况!”

藤野英树看到南宫夜的态度,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担忧的看了一眼沙发上把玩手枪的冰,然后便领着他们进了议事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