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一场不知结局的戏

我们的爱随沙漏愈行愈远 亦默涵 3170 2013-07-09 09:28:33

  有时候,男人之间的沉默实则是一场无声的交流,就像此时此刻房间内四位风华绝代的男人,即使彼此都不说话,但也懂得每个人心里的想法。

忽然,南宫夜开口说道:“近来组织里有没有什么动静?”

轩辕皓最近一直在忙着公司和家族指定的商业联姻的事情,对于美国总部的消息已经屏蔽,欧阳离和轩辕皓一样,虽然不是什么联姻,但是夹在两个女人的战争中,这种感觉也真是有够呛的,只有司徒辰每天闲的做大爷,所以对于总部那边的事情还是在掌握之中的。

“老大,据总部那边传来的消息,最近两天会从法国那边派人到东亚这边来协助上次的军火交易一事,说是东亚那边的TIGER集团有些蠢蠢欲动,想要拦下我们的这次生意。”

南宫夜一听,英俊的面容上寒霜一片,冷冷的声音直穿心脏,“呵呵,想要找死!还有,这次会派谁来?我们这里是谁去接应?”

司徒辰听到南宫夜的问话,忽然间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说道:“是冰!总部要求我们这里的你去接应。”

话刚出口,房间里的剩下的三人不约而同的望着南宫夜,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到点什么,结果还是失望了,因为南宫夜还是刚刚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南宫夜刚听到“冰”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神暗沉,心想:Elkan那老头怎么派她来?在打什么主意?但是还是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怒气。

再次倒了一杯酒,南宫夜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透过酒杯里的液体,他陷入了回忆.....

在去法国之前,南宫夜曾在美国呆了两年,那个时候的他孤身一人生活在加州,远离了中国的一切。和轩辕皓、欧阳离、司徒辰的相遇,南宫夜现在想起来心里面还是很欣慰的。有些时候,现实逼着我们不得不去相信我们从未相信过的东西,比如缘分。在南宫夜和他们未相遇之前,他对那种命理的东西是嗤之以鼻的,即使和上官梓陌的狗血相识,然而,和他们几个的不打不相识,却推翻了他那有些不成立的信仰。

那个时候的他们,年少轻狂,都是被家族扔到美国这个发达的地方进行学习、训练,目的是为家族培养更为卓越的继承者。他们都就读于加州一流的贵族学院,但是从不相识。在一次的业余车赛中,四个长相非凡的男生作为对手相聚在一起,一决高下。一场比赛,仿佛使他们找到了真正的自己,找到了真正的敌人或者是朋友,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惊讶,男人之间的情谊真的可以形成于那一瞬间,一个眼神的交汇,都能够明白彼此想要的是什么。

就这样,比赛结束后,四人相约进行一场格斗比赛,谁赢了谁就是老大!结果,可想而知,作为中国B市最大的财阀家族的大少爷,从小就接受特殊训练的南宫夜从此被剩下的三人称为老大,只是因为大家心服口服。原本以为像他们四人这种身份身处异国,只要本本分分完成家族交代的任务就行,谁知,一个人的到来却改变了每个人的命运。

这个人就是现在他们经常说的组织DARK的创始者ElkanSmith,作为美国黑白两道的枭雄,无人不知他的名号。当初Elkan找到南宫夜他们的时候,只是说了一句:“未来的王者不会只甘心于被圈定好的世界。”他深知这几个中国男孩的背景和性格,一句话便直击要害。

南宫夜犹记得当初他问了一句:“为什么会找上我们?”

Elkan当时笑得很无害的说:“因为我们是一类人。”

当时四个人再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一个可以称之为上帝的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切,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相信他,加入DARK组织,两年的训练,最终才有了他们现在的地位。

而和冰的相遇是一次任务中的意外。那是在西雅图时,南宫夜奉命去解决一起商业纠纷,在回程的途中,碰到十八岁的冰遭仇家追杀,也许是因为当初这个女孩倔强的眼神和冷漠的表情,让他想起了一个人,所以才会救下她,之后的几年一直把她带在身边,同时也把她培养成了DARK的第一女杀手。

和冰之间的相处,他一直把她当做妹妹,尽管在某些方面,她和某个女孩很相似,但是毕竟不是她,这个南宫夜是铭记于心的。他一直都知道冰对他的心思,所以为了阻止她越陷越深,在他从法国回国之前,他说出了他心里埋藏多年的秘密,只为让她死心,然而,这个倔强的女人却说:“喜不喜欢是我一个人的事,与你无关!即使你不接受我,我还会在你身边陪着你,我只要明白我的心就好。”

就这样,南宫夜不再多说,是啊!爱情是一个人的事,别人怎样说都无所谓,只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好。

然而,今天听到冰会来做这次的任务时,他是有些生气,虽然她的身手和头脑不错,但是这次的任务的确很危险,他不想让她犯险,出乎一种对朋友或亲人的考虑,他很在乎她!

“老大,”忽然间,轩辕皓喊了一声,拉回了南宫夜的思绪,“我感觉这次的任务还是让冰放弃比较好。”轩辕皓明白南宫夜的忧虑,说实话,他也不同意这次的任务让冰出手,因为这次与他们交手的是亚洲最大的TIGER集团,实力可以与DARK组织相抗衡的。

欧阳离也不同意,“是啊,老大,等冰到中国以后,你还是让她放弃这次的任务,别人的命令她不遵从,但是你的话,她可是从来没有违背过的。”

南宫夜没有吭声,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想什么事情。的确,冰从不违背他的命令,可是这次,他有些不确定,或许,正是知道了这次的任务自己也会参加,所以,才不会轻言放弃,因为她说过:“我的这条命是你救的,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会陪着你。”

有时候,一个人的坚持也会让人很无奈。

像是想到了什么,南宫夜忽然说道:“司徒,任务定在哪一天?”

“哦,”像是刚刚反应过来,“圣诞节那一天!”

南宫夜凝眉,圣诞节!日子真好!还有两天!以往的圣诞节都是自己一个人过,想着今年会有所不同,然而世事难料!

南宫夜仰头喝完杯中的红酒,站起身,有些头晕,今天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他对剩下的三人说道:“我先走了,你们继续。”

剩下的三兄弟望着南宫夜离去的背影,没有说什么,只是举杯相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南宫夜走出酒吧,天已经黑了,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那么早,南宫夜仿佛又回到了以前,一个人站在黑夜中欣赏着那片暗黑的夜空,心里的空虚和孤独无人能知。

南宫夜发动车子,再一次一个人开这车在繁华的街道上游荡。想起最近发生的一切,自从和上官梓陌相遇,他的生活仿佛回到了八年前的丰富多彩,吵吵闹闹,才显得自己不是那么孤寂,所有美好的感觉都让他几乎忘记了自己如今所处的位置,自己如今的身份。想到这次的任务,他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心里一直不安,不是害怕,是一种史无前例的牵挂,一种思念,他知道,这份牵挂和思念来自于谁,尽管那个人不领情,也知道,这种牵挂和思念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讲是多么的致命,但是这种感觉却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南宫夜不想要再多想,打开车内的收音机,里面正放着陈晓东的比我幸福:“请你一定要比我幸福,才不枉费我狼狈退出,在痛也不说苦,爱不用抱歉来弥补,至少我能成全你的追逐......”忽然间,南宫夜笑了,笑得魅惑众生,笑得风花雪月:比我幸福!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想给的!然而,十五年的感情,就在一句话中放弃,的确是够狼狈的退出,因为她的追求不是自己,而是在特别的时期给了别人,成全了她,剩下的只是自己。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做无用功?自己又在期待着什么?或者说,自己该期待什么?

南宫夜打开车窗,夜晚有些凛冽的寒风吹着他,头脑也瞬间清醒了:既然所有的一切像表面那样已成定局,自己还等待什么,就这样吧!按既定的轨道走下去,顺其自然,没有人能够预测下一步会走向哪里,如果这一切最终不能由自己控制,那就交给命运,第二次选择相信命运,如果最后连老天都站在自己这边,那就绝对不会再放手,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上官梓陌,你选择的这条路究竟是对是错,让我们一起去探索,痛苦也好,幸福也罢,你的世界注定有我南宫夜的位置,你的生活注定需要我的参与。

这一刻,南宫夜仿佛是掌握人生死的地狱修罗,嘴角处那让人熟悉到寒心的弧度再次上扬,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在这个夜晚是如此的煜煜生辉,周身的气势与这个夜晚交相辉映。

这是一场不知道结局是什么的戏,所有的人都被设计在这部戏中,所有的人都上演着未知的剧情,所有的人都是演员,然而,这场戏的导演是谁,也许,只有时间能交代一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