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王后的蜕变

第十四章 回忆纷扰

王后的蜕变 陌路清晨 2333 2013-06-26 16:05:56

  两年前的回忆还在继续……

“嫣嫣,我们回家好不好?”楚冽拍着蒲嫣的背,语气里满是心疼。

“哥哥,我是不是失去了一切?”蒲嫣一直在哭,不肯停下来。

楚冽声音温柔的想要碎掉:“怎么可能呢?我会陪着你啊,就算你失去了全世界,我也一定会在你身边。怎么啦?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哥哥,为什么落杨不要我了?为什么一个我以为会一辈子和我在一起的人说不要我了呢?他说和我在一起很累,如果当他说他很累想要休息是不是我应该让他多睡一会儿而不是吵着要他陪我逛街?当他有事要处理的时候我是不是应该一个人乖乖等他而不是说他不肯花时间陪我?当他满身是伤的时候我应该默默为他清理伤口而不是问他怎么会弄成这样?是不是我这样做了就会让他觉得我懂事一点,让他轻松一点?他说他很累啊,是不是我的错?”

听着蒲嫣断断续续的讲完这些话,楚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对蒲嫣的爱情关心不是太多,以致他此刻甚至找不到合适的态度来安慰她开导她,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她哭诉的时候紧紧将她抱住,他承认他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

蒲嫣哭闹个不停,直到夜幕降临才慢慢平息,楚冽带她回了自己的家,她一言不发,回到家便回到房间躺在床上。

楚冽见她沉沉睡去,轻轻地关上卧室的门。可没走几步,就听见屋里传来嘤嘤的哭声。

他急忙回身打开了房门,匆匆走到蒲嫣床边,问道:“嫣嫣,你还好吗?”

蒲烟不说话,眼神空空地望着天花板,任眼泪从眼角滑下,落入发际消失不见。

“嫣嫣,放不下他就去寻回他。他说他累了可他却坚持了四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觉得他跟你分手是有苦衷的,累不是理由。”楚冽很是心疼自己的宝贝妹妹,他不愿看着她就此消沉。

她依旧不语,渐渐地合上双眼,看起来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楚冽轻叹了一口气,将蒲嫣的两只手放进被子里,又为她掖好了被角,转身准备出去。

“哥哥,明天陪我去找他好不好?”寂夜里,蒲嫣声音轻得几乎要融进月色里。

楚冽回头,浅笑着道:“好‘”

第二天楚冽很早就开着车带蒲嫣离开了旋悦小区,在蒲烟的指示下七拐八拐到了落杨楼下。

蒲烟红着眼,满脸倦容,拿出手机熟练地拨打着他的号码。没人接,她一次一次机械地打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嫣嫣,不如我们上去看看吧。”楚冽夺下蒲嫣的手机,满眼怜爱地说道。

“我自己上去,他一个人住。”蒲嫣目光呆滞,打开了车门。

楚冽轻摇了摇头,从昨晚他就发现蒲烟不太对劲,但始终是孩子,任她去吧。

蒲嫣到了落杨家门口,像从前一样轻叩着门,没有过激的情绪,没有使劲拍打。

“是谁?”屋内传来一个似乎有些熟悉的女音,语气中满是慌乱。

蒲嫣的心仿佛被拽着一点一滴地往下落,什么东西正一点点走向毁灭。

门开了。门里站着夕溪,上衣的纽扣乱七八糟地扣着。蒲嫣的神色坦然,依旧红着眼。反倒是夕溪在一声惊叫之后拉住了蒲嫣的胳膊:“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蒲嫣甩开了夕溪,推开她强行进了屋,她熟练地找到了落杨的房间,甚至赶在了他惊愕的神情显露之前。落杨半裸着上身坐在床上,与她四目相对。那一刻蒲嫣却是在场最淡定的一个人,她没有表情,甚至站在原地动也没动,她嗅着满屋的酒味,听见了自己狂乱的心跳声,也听见了卧室门口的夕溪紧张的呼吸声,还听见了落杨使劲用手拍自己脑袋的拍打声,同样的,她也听见了承诺、回忆、美好、未来破碎的声音,稀里哗啦,将一切痛感瞬间淹没。

蒲嫣走到床边使劲用手扯掉被子,看见了床单上那抹红色血迹,眼泪却落不下来。那一刻,她坚强得不像自己。蒲嫣用手指着门口满脸羞红的夕溪,通红的双眼直逼落杨,说出了从进门到此刻的第一句话:“她就是你和我分手的理由。”她用的是陈述句,并非疑问句。

说罢,她转身走到夕溪面前,扯住她的衣领,将她向落杨的方向使劲一推:“滚去你男人那边!”或许从蒲嫣到蒲烟的改变,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蒲嫣的耳朵、眼睛在下楼走出楼道的那一刻失了灵,她听不见楚冽的说话声,她只知道往前走,越走越快,她知道那片湖在那个方向等着她,那是他们开始也是他们结束的地方,那么,就让一切在那片湖里结束吧。

楚冽看见出了楼道失魂落魄的蒲嫣,忙走上去问她出了什么事情,她一言不发的往前走,不肯停下来,问她什么都不说。楚冽很是担心,又只好跟着她往前走。终于走到了那片湖边,蒲烟沉默着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嫣嫣!”楚冽根本没想到蒲嫣会跳进湖里,他伸手去抓却没来得及,他立即跟着蒲嫣跳入湖中。楚冽游到蒲嫣身边,抓着她的手往上拽,蒲嫣对着他浅浅一笑,挣开了他的手,任自己往湖底坠落。

楚冽吓坏了,一个猛子扎进湖里,将蒲嫣的头托出水面,边向岸边游去边叫着她的名字:“蒲嫣!你怎么这么傻,我命令你,蒲嫣,你给我醒过来!”

蒲嫣的眼紧闭着,陷入了昏厥。上岸后楚冽马不停蹄地将她送到了医院,一路上心都提在嗓子眼,直到医生对她抢救成功并把她送入普通病房,楚冽才敢松了口气。

深夜,楚冽正趴在蒲嫣床边小憩,突然感觉蒲嫣的手动了动,他忙起身查看,看见蒲嫣渐渐睁开了双眼。

“嫣嫣,好点没有?”楚冽用手抚着她的头,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好,烧退了。”

“哥哥,让我去找妈妈吧,我想她了。”蒲嫣美目里荡出一层水雾。

“死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你现在去陪姑姑,她一定会怪你,嫣嫣,你才18岁,为什么不做姑姑生命的延续,为她活下去呢?”楚冽握着蒲嫣的手,一刻也不愿松开。

蒲嫣虚弱得像一击即碎的玻璃花,她提不起力气来回应楚冽握着手的力度,她用着近乎喘息的声音做出了一个决定:“哥哥,带我走吧。”

……

等到回忆暂停时,蒲烟已经坐在了楚冽家里的沙发上。楚冽不在家,蒲烟斜躺在沙发上,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本以为自己可以安之若素,本以为自己可以装作不认识他,可是一看见落杨,所有的方寸大乱,自己就像一个从滑梯上摔下来的小丑,落在忘不了他的圈套里。蒲烟,没想到两年之后,你还是这么没用,她在心里狠狠鄙视了自己一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